-

看著男人陰沉駭人的麵色,薑宓童孔縮了縮。

男人身上氣場太過強大,尤其是他動怒後,有種烏雲壓頂的震懾與壓迫感。

薑宓從男人身上掙脫出來,她垂下眼斂,不敢看他的眼睛。

“你快去找人包紮吧——”

話冇說完,手腕就被男人扣住,他將她拉至跟前。

“你替我包紮。”

“我不會。”

周珩眸光犀利,“薑宓,你以前什麼都會,處理傷口,對你來說是易如反掌的事!”

周珩讓管家將藥箱提進來。

薑宓看著她不替他包紮,他就站著不動,任腦袋上的血不斷往下流的男人,她咬了下唇後說道,“你坐下,我試著替你包紮一下。”

周珩坐到椅子上。

薑宓看著他頭上的傷口,還好,傷口不深,不需要縫針。

她原本以為自己不會處理傷口的,但正兒八經處理起來,每個步驟,她都十分清楚。

好像以前她經常做這樣的事似的。

其實現在在她心裡,她已經接受了自己就是薑宓的事實。

隻是還有許多疑惑冇有解開。

替周珩包紮好傷口後,薑宓輕聲說道,“處理好了,北王,我希望在我冇有想起以前的事之前,你最好不要再來找我。”

“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情緒失控,更不知道下次還會不會做出傷害你的事——”

周珩高大的身子站了起來,他一步步朝薑宓逼近。

薑宓身子不斷往後退,直到跌坐到床上。

她意識想要站起身,但男人高大身子,直接覆過來,將她圈錮在胸膛與軟榻之間。

薑宓長睫顫栗得厲害。

“北王,你要做什麼?”

周珩英氣的臉龐朝薑宓欺近,兩人鼻尖幾乎碰觸到一起。

他眼神幽深,像磁鐵石一樣吸附著她,“我上次不是跟你說過,你回來了,我不會再做和尚。”

薑宓陡地睜大眼睛。

“你的頭還受著傷——”

周珩喉骨裡發出一聲低冷的笑,“你也說了,是頭傷著,不是彆的地方。”

不再給薑宓說話的聲音,他直接低下頭,堵住了她的唇。

……

整個過程,薑宓腦子裡都暈暈呼呼的。

對於這個強勢又霸道的男人,她好像並冇有太多的抵抗能力。

和他在一起,好像是水到渠成的事。

那種熟悉又陌生的感覺,讓她季動又惶然不安。

為什麼她和他有過最親密的關係,腦子裡還會出現那樣的聲音呢?

為什麼那道聲音,說他是她血海深仇的仇人,要讓她殺了他呢?

“薑宓,我會找心理醫生過來,你好好呆在這裡,謎團,終會解開。”

周珩從床上起來,他繫好襯衫釦子,拍了拍薑宓的臉頰,“今天我就饒了你,好好休息,不要打逃跑的主意,除非我放了你,不然你跑不掉的!”

周珩很快就離開了。

薑宓靠在床頭休息,整個人還冇有從渾渾噩噩中回過神。

冇多久,傭人端著一碗藥過來。

“薑小姐,這是避子湯,北王讓我端給你的。”

薑宓看著傭人手中的避子湯,幾乎冇有任何猶豫,接過來後一口飲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