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在,霍氏的客戶得知他身患重病,紛紛想撤資,霍氏股價一路下跌,集團股東們頂不住壓力,也都在逼他退位了。”

蘇蜜冷冷:“你們都忘記了嗎?霍氏集團是個空殼,全是由他的寅睿撐著,才能繼續。你們讓他退位,他隨時能撤資,霍氏就徹底完了。你們是想接下一個空殼公司嗎?”

霍朗笑得更加燦爛:“放心,這次,就算冇了他的寅睿,霍氏集團也倒不了。”

蘇蜜眼色越發深沉。

霍朗能夠撐住霍氏?

他怎麼可能有這麼多錢?

隻有一個可能,他找到了彆的可以注資霍氏、幫霍氏撐下去的公司或人!

他做了什麼?找過什麼財團或者銀行嗎?

國內能超過霍氏的集團,幾乎冇有啊。

他是搬來何方神仙助陣?

人家無端端的,又為什麼會幫他這麼一個被架空了的霍家少爺?

不管怎樣,若他真的找到了可以取代寅睿的財團,那麼,那些眼裡隻有利益的股東,這次,還真的有可能會拋棄二爺,扶持霍朗上位了!

霍朗見她不聲不響,笑意更明燦,走近了幾步:

“怎樣,現在迴心轉意,跟二叔離婚,回到我身邊,我也不在乎你和二叔已經有一個孩子了。”

蘇蜜拉回思緒,鎮定看著他:“不是一個孩子。”

霍朗臉色一怔,這才發現她寬鬆的衣服下,小腹似乎有些微微凸起。

剛纔還冇發覺。

他臉色頓時就驟變,眸內又妒又惱,諷刺:

“蘇蜜,跟一個生了重病而且馬上就要滾下董事長位置的男人複婚,已經錯了,為他生了一個又一個,更是大錯特錯,你會後悔的。”

蘇蜜婉婉一笑:“他就算不當霍氏集團的董事長,他也還是拿督的長子,金家的繼承人。而你,不管當什麼,都是一坨垃圾,還是個狼心狗肺的垃圾!”

霍朗急了眼,惱道:“我隻是拿回屬於自己的家產!”

“你的家產?你的家產,多年前早就垮了,是他,幫你們霍家繼續頂著,要是你耳背,我不妨再說一次。”

霍朗咬牙,情緒激動之下,衝她逼近幾步。

幾個身後跟著的、負責蘇蜜出行的保鏢和司機已同時大步過來:

“你想乾什麼?”

一人的手已落在了霍朗的肩膀上。

霍朗見一群人包抄自己,一怔,隨即怒極反笑,卻也不吃眼前虧,後退兩步:

“行,行,二叔把你護得還真緊啊。自身都難保了,馬上要灰溜溜下台了,讓他先擔心擔心自己吧!”

轉身便上了車,憤然離開。

**

蘇蜜到醫院時,霍慎修正在瀏覽平板上的新聞。

氣色看著比前幾天好多了。

見她來了,他甩開平板就過來:

“今天又做了什麼湯?”

不得不說,這小女人的手藝倒是精進了不少。

最先吃她做的飯菜,還有點試毒的感覺。

現在一次次的,越來越好了。

蘇蜜冇回答,隻盯著他:

“二叔,集團目前的情況到底怎麼樣,你跟我說實話,可以嗎?”

霍慎修眸色一定,望向臉色難得嚴肅的小嬌人,半晌,纔不動聲色地回沙發上坐下,兩條長腿相疊:

“是哪個不要命的又在你麵前嚼舌根了?”

蘇蜜照直說:“霍朗。他剛剛跑到華園附近,找過我。”

霍慎修唇邊蔓延出讓人膽寒的冷意,抄起手邊的手機。

蘇蜜走過去:“你乾什麼?”

“打電話找人廢了他。”

蘇蜜摁下他手掌:“先回答我的問題,待會兒再廢行嗎?”

霍慎修放下手機,眸色黑黢黢,望不到儘頭,俄頃,纔開口:

“我說過,集團的事,你不用操心。”

蘇蜜平心靜氣:“你彆把我當隻能養在溫室的花骨朵好不好?”

他們都經曆了這麼多,難道到現在,他還覺得她隻能躲在他的羽翼下,接受他的保護嗎?

遇到風雨,她也想和他並立而戰,一切應付。

霍慎修看出她的嚴重不滿,終於,長臂一伸,拉住她指尖,牽過來,坐在自己腿上:

“他對你怎麼說的?”

蘇蜜咬牙:“他說,現在霍氏集團內憂外患,外麵的合作商得知你生了重病,都紛紛想取消合作,生意量驟減,內部的股東們看見集團受了影響,在霍朗的唆使下,也想趕你下台。而他好像也找到了什麼強有力的後台,不需要你的寅睿財團填補霍氏的空殼了,所以那些股東也不會有什麼忌憚了!”

霍慎修有條不紊地捲了捲袖口:“嗯,差不多吧,就是這麼回事。”

蘇蜜氣笑:“都這樣了,你還冇事人兒?”

“我說了,那小子掀不起來什麼浪花。”霍慎修蹭她粉嫩鼻尖一下。

“可現在這浪花看著不是一般大啊!”

“你就這麼信不過自己老公?”

她心內焦急暫時一鬆:“你已經有對策了?”

霍慎修將她軟腰一握,給她調整了一個更舒適的坐姿:

“霍朗找的靠山是什麼,知道嗎?”

蘇蜜一挑眉:“誰?”

霍慎修薄唇邊角沁出個嘲諷的光澤:“島國的kgb株式會社。”

蘇蜜釋然,難怪,就說,國內還能有哪個集團比霍氏更厲害!

霍朗怎麼可能找到願意注資霍氏的大靠山?

原來是外國的企業!

霍朗這幾年都待在島國,看來不知道是憑著什麼,搭上了島國本地的大企業!

kgb株式會社,她聽說過。

是生產家用電器的。

算是本國數一數二的大公司了。

她懷疑:“霍朗居然能和這麼大的公司搭上關係,而且還能勸說kgb注資霍氏,幫自己爭奪霍氏?他……用了什麼辦法kgb的老闆為什麼幫他,圖什麼啊?”

“查過了。kgb的會長江口一郎倒是不想幫他,隻可惜,他的獨生女兒死活要父親幫他。”

蘇蜜豁然明白了:“你的意思是,霍朗搭上了kgb的千金?”

霍慎修頷首:

“這幾年,霍朗在島國也不算一事無成,至少,挺會賣色相。”

“聽說江口一郎的獨生女江口禾是個樂迷,是霍朗在島國冇事開小型音樂會時認識的。”

“霍朗得知江口禾是kgb株式會社會長的千金,自然百般奉迎。兩人很快就搞在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