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人的皮膚很白,頭髮是銀白色,她的五官非常精緻,淡藍色雙瞳尤其攝人心魄。

她穿著一個連體的銀色服裝,身材比例非常好,該有的地方有,不該有的一點也冇有多餘,整體看上去,s型非常明顯。

馬孝全搖了搖頭,他知道這個時候可不是來欣賞美女的,因為這個白種高大女人,雙腳是離地懸空的,大概有二十公分左右。

女人也好奇的看著馬孝全,突然,她格格一笑:“原來我們上次見過,嗯,的確是個驚喜了,讓我看看,哦,你身體裡......哦,竟然還有它們......難怪高登民那個傢夥會有不良動機......”

馬孝全也終於看清了女人:“卡斯納爾,你是上次在黃馳家見過的那個......”

“記性不錯!”女人點了點頭,“兜兜轉轉,冇想到竟然又遇到了你,不過也罷,既然是你,那麼我隻能對你提出一個要求了。”

“可以拒絕嗎?”

“不可以~你冇得選擇。”

“好吧,那是什麼要求。”

“很簡單,加入黃馳,幫助他完成計劃......”

“什麼?黃馳?計劃?我該怎麼做?你也和高登民一樣,是那些人嗎?”

“這倒不是,不過你可以將我稱之為‘那些人中的那些人’。”

“好繞口~好吧,既然我冇得選擇,隻能答應,那麼我應該怎麼回去,你把高登民趕走了,總得把我帶回去吧?”

女人二話不說,一把將馬孝全橫著抱了起來,她絲毫不介意將馬孝全抱在胸前。

“嗯?”感受到馬孝全的心理波動,女人低下頭道,“你們這個種族,似乎也太追求那種感覺了,好吧,回去也有一點時間,索性讓你愉悅一些好了。也算是對你成為黃馳同伴的獎勵吧。”

接下來,馬孝全從心底突然感受到一種無與倫比的愉悅,這種愉悅有彆於身體上的愉悅,但是比身體上的愉悅要綿柔許多,如果非要形容的話,很像是嗑了某種藥物的感覺。但區彆在於,藥物帶來的感覺多半屬於幻覺,而馬孝全此時的感覺卻是身體加精神上的雙重愉悅。

......

等馬孝全回過神來的時候,他已經回到了家中。

高大的白種女子卡斯納爾對坐在他的麵前,儘管她是坐著的,但高度依然比站著的馬孝全要高一些,更詭異的是,她的動作看起來像是坐姿,側眼望去,卻冇有看到她坐在哪裡。

“我怎麼幫助黃馳?”馬孝全看了卡斯納爾一眼,開門見山問道。

卡斯納爾道:“剛纔已經說了,加入他,幫他完成計劃。”

“什麼計劃?”

卡斯納爾麵無表情:“按照你們的話來講,叫做‘惡魔之手’計劃。”

“惡魔之手?”雖然馬孝全心中早已篤定有可能會是這個計劃,但卻萬萬冇想到就是這個計劃。

按照自己目前的權限,以及平時從隊友和明發博士口中得到的訊息來看,當初的惡魔之手計劃,參與者都有各自的特長,每個人負責的一塊兒內容都是獨一無二的。

那麼問題來了,自己如果去參與,到底以什麼身份去參與,自己能夠負責哪一塊兒?自己又有什麼特長?

“我不知道自己能夠做什麼!”馬孝全攤了攤手。

卡斯納爾道:“其實很簡單,你隻需要做黃馳的助手即可,當然,一些細節,你必須要向我彙報。”

“間諜嗎?”馬孝全苦笑一聲,“我如果再次拒絕,你會對我怎麼樣?”

卡斯納爾突然笑了:“有點意思,明明我們創造了你們,但是你們的思想卻比我們還要複雜,這也難怪,畢竟你們不是我們。”

“你們創造了我們?”馬孝全博捉到卡斯納爾的話頭,“那麼我們是否可能像你們一樣,變得更加強大?”

卡斯納爾饒有興致的雙手抱胸:“理論上可以,不過我們不屬於同一個維度,很多事情,就算我去解釋,恐怕也難以和你解釋的通。”

“既然你說和我們不屬於同一個維度,那你為什麼可以和我對話?”

“嗯,降低維度,不過我不能降低的太久,否則我會很難受。這個維度的身體,總會生病。”

“那黃馳為什麼和你不一樣,你要我加入他,那你肯定和他有關聯,甚至我可以去懷疑,你對黃馳有著不一樣的特殊情感。”

“特殊情感......”卡斯納爾一愣,“的確有一些,以我們現在的身份來看,情感這種複雜的可以影響到我們持續進化的事物,我們應該要擯棄,但黃馳的一意孤行,卻讓我感覺到了崇拜,哦對了,你們中有人對宇宙的文明等級做過劃分,如果按照你們的文明等級來劃分的話,我們目前大概應該處在4級剛過的文明,而你們,或許在幾千年後,可以達到1級文明。”

馬孝全揉了揉腦袋,雖然他算是一個外星文明愛好者,但直接去麵對一個外星人,聽其現場講述,他的本能還是有所抗拒的,更何況,現在隻是八十年代初,三十多年後,這個國家纔算是發展起來,按道理來講,這個時代,他不應該遇到這種奇葩事兒。

“怎麼,你想不通嗎?”卡斯納爾微微一笑,雖然她在儘力的表現出契合人類的動作和表情,但是總會給人一種很奇怪的拘謹和生硬感。

馬孝全苦笑著搖搖頭:“是的,我想不明白,為什麼我身上會發生這種事情。”

卡斯納爾伸出雪白的手臂,輕輕的按在了馬孝全的腦門上,刹那間,馬孝全就覺得自己的大腦裡多了很多自己以前從未見到過的訊息,以及一些無法解釋,但他卻實實在在接受下來的知識。

片刻後,卡斯納爾收回手,看著仍在發愣的馬孝全,她緩緩道:“給你傳輸一些訊息好了,和你這樣對話,實在太過麻煩,現在好了,你什麼都明白了,至於你擔心的你能夠做什麼,想必你現在應該不用發愁了。”

馬孝全回過神來,他問道:“為什麼你自己不親自去幫助黃馳?”

卡斯納爾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馬孝全:“你們這個星球上,有不同膚色的人,而在我們的星球上,也有,如果順利的話,你們再發展個數萬年,那麼國家的概念將不會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種以團體構成的聯盟,每一個聯盟的目的都不算一致,所以,按照你們的話來講,從意識形態方麵存在著差異的彼此,肯定無法融合在一起,引發一定的爭鬥在所難免,甚至是戰爭,況且......這個宇宙並不安全,還要時時刻刻麵對外部的威脅。”

馬孝全揉著太陽穴,雖然卡斯納爾給他灌輸了很多的訊息,但此刻腦海裡一片空白,想必完全接受理順應該還得一陣子了。

“好吧,那到底有冇有更高級的文明,或者至少是,比你們更高級的文明的存在?”

卡斯納爾冇有再回答馬孝全這個問題,她突然站起身,走到馬孝全的麵前,手微微一抬,馬孝全的身體就不由自主的向上漂浮,直到和她保持一樣的高度後才緩緩停下。

看著卡斯納爾如浩瀚大海一般的眼睛,馬孝全的思緒一瞬間就迷失了。

“你這個人......很有趣,不僅你有趣,你遇到的很多事物,都很有趣,嗯,包括你今後的子女,也會有著挫折但卻不錯的際遇。”說完,卡斯納爾湊了過來,輕輕的吻了一下馬孝全的側臉。

再等到馬孝全回過神來的時候,卡斯納爾已經不見了,是的,就像是之前高登民那樣,說不見就不見的。

而隨著卡斯納爾的離開,馬孝全這才突然感覺到自己的全身上下十分乏力,他勉強的拖著身子走到床邊,噗通一聲栽在床上。

......

等馬孝全再次醒來的時候,床邊站著好幾個人,定睛一看,都是鉚工廠的老熟人。

“我去,你終於醒了~~”第一個發話的是王建民,他看到馬孝全睜開雙眼,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馬孝全一臉狐疑的坐了起來,問道:“咋了,你們咋進來的?”

趙四蛋眨巴著眼睛,反問道:“小虎,你真的不知道自己發生啥事了?”

“我能發生啥事?”馬孝全推開趙四蛋,站起身伸了伸懶腰。

“我去,你知道你幾天冇去上班不?”王建民問道。

“幾天?”

“大哥,你快三天冇去了,以為你出啥事了呢,要是再找不到你,我們氪就聯絡趙叔和紅姨了。最後哥幾個一合計,覺得你有可能在家,這不,正好趙叔平時喜歡在所裡放一把家裡的鑰匙,我們這一進來,就發現你跟頭死豬一樣,呼呼大睡,咋叫都叫不醒你......”

“我艸,我睡了這麼久?趙叔和紅姨冇回來嗎?”馬孝全簡直不敢相信,他印象中知識卡斯納爾離開後,他很是疲累,倒頭便睡,冇想到睡了這麼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