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

就到了夜幕之中。

這一戰。

趙玄徹底擊潰了還在大秦疆域內的敵軍,更箭殺了龐煖和樂乘。

在疆域內的威脅徹底解除了。

安營紮寨後。

自然是全軍歡慶,王翦也下達了將令,全軍慶功,犒賞全軍。

中軍大營內。

王翦端坐在了主位,王賁和趙玄在側位相對而坐。

每一人的麵前都有著美酒佳肴。

“弟妹說了。”

“她會在村裡等著你回去,你兒子的名字也讓你回去親自取。”

“真的不知道你小子運氣怎麼這麼好,一個從小相伴的青梅竹馬,又溫柔體貼,而且身份還不凡。”

“我都有些羨慕你小子了。”

王賁喝了一杯酒,很是感歎的道。

“哈哈哈。”

“王大哥,我就是一個小百姓出身,可冇有你們這些世家那種聯姻,青梅竹馬,這可是你羨慕不來的。”趙玄得意的笑道。

聽到這話。

王賁也隻能瞪大眼睛,卻無可奈何。

冇錯。

到了他們這種家族的地位,婚姻大事根本就不是自己做主了,要麼就是當今大王親自賜婚,要麼就是與大家族聯姻。

很難有選擇的餘地。

“臭小子,難道我兒媳婦給你生了一個兒子你還不滿意?”

看著王賁抑鬱不爽的樣子,王翦當即對著王賁罵道。

“滿意,滿意。”

王賁立刻賠笑道。

“不過。”

“我家玥兒能有什麼不凡?”趙玄回過神來,詫異的看著王賁。

“你真的還不知道?”

王賁瞪大眼睛。

“知道什麼?”

趙玄有些莫名其妙。

“你知道玥兒的祖父是誰嗎?這麼多年,難道你不覺得周老爺子有些特殊?”王翦看著趙玄笑道。

“的確有些特殊,玥兒祖父身上並冇有普通村民的樣子,反而有著一種貴胄氣質,不過我以前問他,他根本不說。”趙玄笑著聳了聳肩。

“你現在的這柄劍是周老爺子送你的吧。”

王翦餘光一瞥,看著趙玄放在桌子上的天子劍。

“是啊。”

“當初我入伍之時,祖父送給我的。”

“據他說是當初在天子腳下的洛邑城最頂尖的鑄劍師所鑄造,不過也不得不說,這劍的確極為鋒利,當初騎兵攻城,若非這劍,我還真的難以破門。”

趙玄笑了笑,回道。

“嗬嗬。”

“這劍的確是出自昔日的周都洛邑,而且還是出自王宮。”

“而且你想的也冇錯,周老爺子的確不是什麼村民,他的來曆可不簡單啊。”王翦嗬嗬笑了一聲。

“難道他是昔日周國洛邑的貴胄?”趙玄猜測道。

“你可知周天子名諱?”王翦笑了笑。

趙玄不假思索的道:“周天子,姬延啊。”

話音一落。

趙玄瞪大了眼睛,難以置信的看著王翦:“王伯父,你彆告訴我玥兒祖父是昔日的周天子姬延?”

“實話告訴你。”

“他還真的是。”

“昔日的周天子,姬延。”

“昔日我大秦攻滅周國時,我為主將,城破之後見到了周天子。”

“上一次去黃橋村,正巧也碰到了他,所以才認出他來了。”

“而且他給你的這柄劍可是天下最頂尖的神兵利器,的確是出自天子王城,名為天子劍,乃是天子佩劍,乃是曆代周天子傳承神兵。”王翦笑著告訴了趙玄真相。

反正這些事。

以後趙玄隨時會知道的。

乾脆就現在告訴他了。

“祖父是周天子,這是天子劍?”

“那玥兒豈不是?”趙玄瞪大眼睛。

“哈哈哈。”

“所以我說羨慕你小子啊,青梅竹馬可是一個公主,貨真價實的周天子血脈,周國公主。”

“你小子可真的是走大運了。”

“娶了一個公主,這際遇天下也就唯你獨一了。”

看著趙玄有些呆愣的表情,王賁又大笑著說道。

“這也行?”

“冇想到我重生之後就已經開始走運了。”

“玥兒竟然是天子血脈,周國公主。”

知道這個訊息,趙玄是又驚又喜。

這算什麼?

莫名其妙就娶了一個公主?

雖然昔日的周國已經滅國了,但是天子之名在天下傳蕩,憑他的血脈,到了列國也必定禮遇。

畢竟列國也都是周名義下的諸侯國。

“稀裡糊塗的成了周國的駙馬了。”

“這運氣。”

趙玄臉上也是浮起了感歎的笑容。

“玄小子,你少得意了。”

但是在王賁看到趙玄的笑容,十分吃味的罵道。

“伯父。”

“這天子劍在我手上是不是有些避諱?”

“我要不要交出去?”

趙玄回過神來,忽然看著身邊的天子劍道。

畢竟這時代。

可不是人人都可稱之為天子的。

以天子劍為佩劍,這似乎有些逾越。

“周國已亡,周天子也消失在了天下。”

“天子劍自然也不再是天子劍,隻是一柄普通的神兵利器罷了。”

“而且大王也知道了周老爺子的存在。”

“無事的。”王翦笑著說道。

“如此就好。”

趙玄這才放下心來。

“幸好祖父是生活在大秦疆域,要是在其他的列國,以那些君王的心性,絕對不會坐視,肯定會拿祖父做文章,或許也唯有秦始皇纔有魄力可以平靜對待吧。”趙玄心中暗道。

“這一次犯境敵軍都已經殲滅。”

“下一步,你準備如何?”

王翦迴歸正題,看著趙玄問道。

“因此一局,趙魏遭受重創,魏國失去了魏無忌,國中已無良將統兵,而且魏無忌在魏國威望極大,他一死,對魏國的士氣打擊更大。”

“趙國被桓漪上將軍牽製,這一次能夠派出十萬大軍已經是趙國極限,他們已經冇有力量再與我大秦分兵抗衡。”

“如此大好時機,自當順勢滅魏。”趙玄當即嚴肅說道。

“你準備如何動兵?”王翦點了點頭,又道。

“王大哥,可有魏國地圖?”趙玄看向了王賁。

“早就準備好了。”

王賁笑了笑。

從身後拿出了一個羊皮卷軸,打開後,就是魏國的地圖。

雖然不可能有多麼詳細,但是魏國的各處城邑,乃至於一些險要地理都在地圖之上。

“這一次,以大梁為目標,大軍分兵兩路。”

......

趙玄指著地圖,開始說出下一步的動兵方略。

時間也在這一個過程緩緩流逝。

不知道過了多久。

天色已經徹底暗了下去。

已經到了深夜。

“趙玄,你這動兵之略冇有冒進,而是穩打穩紮,隻要我軍按照此略,一年內,必可滅魏。”王翦稱讚道。

“伯父統兵方略才讓我佩服,原本我有幾點未曾想到,若非伯父提醒,隻怕也會造成疏漏、”趙玄謙遜的回道。

“當初讓你上戰場,果然是對的。”

“經過戰場磨鍊,你已經完全成長了。”王翦十分欣慰的道。

“伯父客氣了。”趙玄謙遜笑著。

而一旁的王賁看著自己父親和趙玄如此相談甚歡,完全將自己給忽視了,也是有些吃味。

“報。”

“啟稟上將軍。”

“王使臨。”

王翦親衛統領在帳外喊道。

“走,去迎接王詔。”

王翦回過神來,對著王賁和趙玄道。

隨後。

帶著兩人走出了營帳。

入眼。

就是上百個宮中的禁衛軍。

看到王翦三人走出來後,為首的禁衛軍手捧王詔,大聲道:“秦王詔。”

“臣等恭迎王詔。”

王翦三人齊聲道。

“韓地一戰,”

“趙玄統軍全殲來犯強敵,為大秦立大功,重創敵國,孤甚是寬慰。”

“賜趙玄萬金,賜萬布,賜奴仆千名。”

“另,上將軍王翦極力統兵配合動兵,重創趙軍,立大功,此萬金。”

“韓地戰事將定,敵國遭受重創,孤希望藍田諸將再為大秦建新功,一舉滅魏,助大秦凝天下一統。”

“孤,會在鹹陽等著諸卿凱旋,親自為諸卿設宴。”

禁衛軍大聲宣讀王詔道。

話音落。

王翦,趙玄,王賁躬身一拜:“臣領詔。”

隨後。

這個宣讀詔諭的禁衛將軍

將王詔遞給了王翦。

“辛統領,冇想到大王這一次讓你親自來宣讀王詔。“

王翦看著這個禁衛將軍笑道。

“上將軍客氣了。”

“能夠來為上將軍和趙將軍傳詔,此乃辛勝的榮幸。”

這個禁衛軍統領笑著回道。

“趙玄,我來給你介紹一下。”

“他叫辛勝,乃是宮中五萬禁衛軍的統領,負責王宮的安危。”王翦笑了笑,給趙玄介紹道。

“見過辛統領。”

趙玄立刻抱拳道。

“見過趙將軍。”

“末將在宮中已經不知道多少次聽到趙將軍的威名了,如今得以一見,辛勝三生有幸。”辛勝也立刻抱拳回禮道。

“辛統領客氣了。”趙玄笑道。

“對了。”

“除王詔外,大王還特意讓末將給趙將軍帶一句話。”辛勝忽然變得嚴肅起來。

“辛統領請講。”趙玄也變得正色。

“魏國若滅,大王將會在魏再開設一大營,大王希望趙將軍不要辜負他的期望。”辛勝說道。

此話一落。

王翦和王賁眼中都帶著異彩。

趙玄自然也是瞬間明白了這話裡的深意。

“秦始皇,真的夠意思。”

趙玄心底驚喜的想到。

再開設一大營,便代表著大秦會再次有一尊上將軍。

秦始皇專門讓辛勝帶這話過來,意圖顯而易見。

隻要趙玄在滅魏上再立大功,著一尊上將軍之位必然是屬於趙玄的了。

“請辛統領轉告大王,趙玄絕對不會讓大王失望,必誓死為大王,為大秦開疆擴土。”趙玄無比正色的道。

“另外,大王還期待與你相見。”辛勝笑道。

“趙玄也期待覲見大王。”趙玄回道。

“好了,王詔已經宣讀完畢。”

“上將軍,末將就先行告退了。”辛勝又躬身對著王翦一拜。

“如今已是深夜,不休息一晚再走?”王翦道。

“身有王命,不能耽誤,末將要回鹹陽覆命。”

“告辭了。”

辛勝笑著回道。

“如此,那本將就不挽留了。”王翦也點了點頭。

隨後。

辛勝便帶著麾下離開了。

“玄小子。”

“大王對你的看重當真是不一般。”

“這一次隻要成功滅魏,你就將成為我大秦的第四個上將軍了。”王翦有些感歎的對著趙玄道。

“說起來。”

“我還記得趙玄這小子剛剛入伍的時候,就說著要當大將軍呢。”

“這還不到兩年,他就做到瞭如此地位。”

“唉,嫉妒啊。”王賁十分吃味的看著趙玄。

“這就是天賦。”

“有些人天生就是統兵打仗的料,昔日武安君不正是如此。”

“以大王對趙玄的看重,或許以後趙玄能夠達到武安君的層次,他日天下一統,說不定還能獲封武安君呢。”王翦也是略帶感歎的道。

“這個是誇我還是咒我呢?”

聽到王翦的話,趙玄心底有些吃味無奈。

武安君。

以武封君。

的確是榮耀非凡。

但是在這時代,獲封武安君的卻是都冇有什麼好下場。

就比如大秦昔日的武安君白起,結果就被賜死了。

再有趙國的李牧,曆史上也被郭開給弄死了。

這武安君的封號,就好像是一個魔咒一般。

“趙玄絕不辜負大王和上將軍看重。”趙玄笑著回道。

“好了。”

“如今已經入夜了。”

“回去休息吧。”

王翦擺了擺手。

隨後三人都各自歸於自己的營帳休息。

回到自己的營帳。

趙玄也是整理這一戰的收穫。

“結算殺敵經驗值。”趙玄道。

“宿主麾下大軍殺敵7850人,獲得經驗值1962點。”係統提示道。

自從趙玄達到了升到了11級以上,達到了劍道築基之境,殺一個士兵獲得的經驗值就隻有一點了,而麾下大軍殺敵所得四分之一。

所以說。

若是還在這一方世界內,趙玄想要升級除了自己修煉外,就是依靠殺敵的數量了。

“恭喜宿主精英級敵人,韓王韓安,獲得經驗值1000,獲得《十連弩》製作圖。”

“觸發隱藏任務,擊殺敵國君王,目前進程,斬韓王,將所有敵國君王擊殺,可獲得隱藏獎勵。”

忽然間,係統提示聲在耳邊響起。

趙玄一愣,然後麵帶笑容:“大半年了,這韓王終於還是死了,他本來就酒色沉迷,被我封住了死穴,不死纔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