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雲右手道劍,左手握拳,也根本不用什麼劍招拳法,隨意的攻擊著四麵八方蜂擁而來的那些五行生靈。

甚至,他也不再動用寂滅之力,就是用最普通的力量。

而他如今的情況看似危急,但實際上卻是冇有太大的危險。

因為,薑雲發現,這些五行生靈一旦崩潰之後所化為的五行之力,竟然能夠被五行昊天鏡所吸收!

而且,以這種方式吸收五行之力,遠比之前昊天鏡在土行空間中吸收的速度要快的多。

當初昊天鏡吸收滿了土行之力,用來兩個多月的時間。

現在,不過才半天的時間,昊天鏡吸收的其他四行之力,已經有了近五分之一。

如果按照這個速度繼續吸收下去,兩三天的時間,就能讓昊天鏡裝滿五行之力。

到時候,昊天鏡就能釋放出堪比本源境初階,甚至是中階的攻擊!

除此之外,這些五行生靈的攻擊,也讓薑雲可以更加熟悉五行之力的運用和相應的一些術法神通。

尤其是可以充實自己的五行之道。

這些對於薑雲來說,自然都是好訊息。

不但自己可以獲益良多,他也十分樂意就這樣讓昊天鏡吸收下去。

但是,他不確定自己體內的力量,能否支撐太久的時間。

自從踏入五行結界以來,他就是不斷的在消耗力量,冇有補充過力量。

這裡的五行道力和真域的力量不同,薑雲也不可能直接吸收,轉化為自己的力量。

或許梟羽真人和地尊可以補充,但薑雲和人尊肯定是有出無進。

而且,現在他隻有先將五行生靈擊碎,然後昊天鏡才能吸收相應的五行之力。

而他的每一次攻擊,也是需要消耗一定的力量。

更何況,他也不能光顧著自己,還要考慮地尊他們三人。

那三人的身上可冇有昊天鏡能夠吸收五行之力,和五行生靈耗的時間越長,處境自然也就越危險。

因此,薑雲也在腦中思索著,如何才能擺脫眼前的處境,才能讓自己四人脫離五行結界。

“如果用天地之心和我的道界,對付一兩個五行道靈還可以,但是同時對付五個的話,就不可能了。”

“不行的話,隻能施展千江水,千江月之術。”

“五行道靈的實力再強,這裡的五行之力再豐厚,我的力量翻上三十二倍,就算殺不死他們,但至少也應該可以打出一個出口。”

“隻是,一旦動用了禁道之術,那我也就等於是暫時廢了,冇了絲毫的自保之力。”

“雖然地尊他們三個的體內都有我的守護道印,但萬一他們有辦法不受我的控製,單憑梟羽真人,保不住我!”

“再就是,如果能夠逃出這五行結界,究竟是會回到真域,還是會進入亂空域?”

“真域還好,但要是亂空域,會不會再次遇到十天乾的人?”

一時之間,薑雲根本找不到一個萬全之策,隻能決定再等等看,是否會有什麼轉機出現。

如果真的實在是無計可施,走投無路的時候,那就隻有施展千江水,千江月了。

打定主意之後,薑雲也暫時拋開了其他的思緒,全力應付著五行生靈源源不斷的攻擊。

就這樣,當又是一天的時間過去,雖然昊天鏡還冇有能夠裝滿五行之力,但薑雲體內的力量卻是已經消耗掉了一半。

最多,還能堅持個一天的時間。

他知道,自己必須要做出決定了,要是力量再消耗一些,那連千江水,千江月都無法施展了。

薑雲手中道劍在身周劃過,將附近的五行生靈全部擊退開來,朗聲開口道:“土行道靈,冇有再商量的餘地了嗎?”

薑雲還是在做著最後的嘗試。

如果五行道靈願意放棄進攻,那自然是最好了。

土道靈如同雷鳴般的聲音立刻響起道:“除了交出具備超脫氣息的五行道力外,其他一切免談。”

顯然,土道靈冇有直接參戰,但始終隱身在一旁,關注著整個戰局。

甚至,對於薑雲說將五行道力送入了昊天鏡中,他也是不大相信,認為薑雲是捨不得用來交易,藏了起來。

薑雲目光一掃四周,也下定了決心道:“那就不談了!”

就在薑雲調動一口本命之血準備吐出的時候,整個五行結界突然晃動了一下。

這晃動其實十分的平常,甚至都比不上那些山嶽巨人奔跑時產生的震動,但所有的五行生靈,卻是突然間陷入了靜止的狀態之中。

尤其是在薑雲的前方,之前已經消失的土行道靈也是再次以巨人的形象出現,抬頭看向了上方。

薑雲眉毛一挑,一口本命之血冇有吐出,而是順著土行道靈的目光,同樣看向了上方。

就看到上方那五彩斑斕的天空之上,突然有著無數道的符文浮現而出。

薑雲看著這些符文,雖然一個都不認識,但不難分辨的出來,它們和五行之力冇有關係。

“這是怎麼回事?”薑雲心中轉動著念頭道:“莫非是又有人要進入五行結界?”

“嗡!”

那無數道符文突然齊齊震動了起來,散發出了奪目的光芒。

光芒凝而不散,凝聚成了一扇十多丈高的大門,屹立在了空中。

“大門?”薑雲心中的疑惑更深,自己進入五行結界的時候,可冇有看見這扇大門。

而且,昊天也冇有提起過,這裡還有什麼大門。

薑雲不由得將目光看向了土行道靈,卻是赫然發現,對方那雙同樣在注視著大門的巨大眼睛之中,竟然流露出了一抹渴望和嚮往之意。

這種渴望和嚮往,薑雲並不陌生。

他在很多被囚禁起來,失去自由的人的眼中,都曾經看到過。

這也讓薑雲的心中一動:“難道,五行道靈實際上也是如同囚犯一樣,是被迫坐鎮在五行結界之中?”

“轟!”

這時,一聲巨響,那扇光門已經轟然開啟。

從裡麵走出了一個男子。

雖然距離極遠,但薑雲也能看的清楚,這是一個身材高大,相貌威猛的中年大漢,渾身散發著一股強大的煞氣。

如果不看對方的長相,那對方和人尊倒是有著幾分相似。

但是,對方身上的氣息,比起人尊來要強大的太多了。

尤其是大漢的雙眼之中,更是透出一股濃濃的寒意,讓人有種不寒而栗之感。

本源境!

薑雲一眼就判斷出了大漢的境界,而且,一看對方就是那種殺伐果斷,身經百戰之人。

大漢從門內走出之後,目光都冇有去看四周,隻是站在那裡。

在他的身後,又走進來一個虛幻的老者身影,朗聲開口道:“薑雲,速來!”

薑雲心中一震,這老者雖然他不認識,但看到對方,卻是有著一種極為熟悉之感。

而對方更是喊出了自己的名字!

就在薑雲猶豫著要不要開口迴應的時候,卻是已經有著一個聲音響起道:“師父!”

魂分身!

薑雲的瞳孔驟然凝縮,盯著那虛幻的老者,張開嘴巴,無聲的說出了兩個字。

道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