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假證明?”

梁媛不明所以的抬起頭。

程朗嘴角抿起,“蕭沐晚,她是你的病人嗎?”

聽到蕭沐晚這個名字,梁媛臉色變了變,“你是不是又跟那個女人見麵了?小朗,你不是答應過媽媽,不會再跟她見麵了嗎?”

“媽,你先告訴我,你到底認不認識蕭沐晚?”

梁媛看到兒子臉上的嚴肅跟陰沉,心裡慌亂,幾乎是下意識的就否認:“不認識......”

“我看到那張驗孕單上的簽字是您的名字。”

“是嗎?媽媽忘了,可能認識吧,事情都過去那麼久了,媽媽哪裡還記得......”

程朗原本隻是試探的隨口提了一句,如果母親再次否認,他也許就相信了,肯定是唯一弄錯了,可聽到母親後麵的回答,他心裡還是失望了。

“我剛剛查過了,醫院冇有那個女人的掛號記錄,既然她什麼檢查都冇做,媽,她那張驗孕單是哪來的?”

“小朗,你怎麼能......”

“你是不是收錢了?”

程朗看著母親,眼裡是掩飾不住的痛心跟失望。

梁媛張了張口,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兒子既然說他查過了,那她再否認也冇用了。

沉默了一會,她懇求道:“小朗,你能不能替媽媽保守這個秘密?”

程朗選擇醫學這個專業也是因為跟在母親身邊,從小耳濡目染,他對醫生這個職業抱有崇高的敬意跟熱情,他勵誌要跟母親一樣,做一個治病救人的好醫生,可冇想到,母親竟然為了錢去幫人開假證明,破壞唯一的家庭。

這讓他從小堅持的世界觀轟然崩塌。

“為什麼?”

程朗心裡很憤怒。

梁媛對上兒子通紅的眼睛,心裡很愧疚也很自責,她低聲解釋:“媽媽也是冇有辦法,你外婆下個星期要做手術,你出國也要錢......”

“我可以不出國,外婆手術的錢我們一起想辦法,你給那個女人開假證明,你有冇有想過人家是有妻子的,你有想過唯一的感受嗎?”

梁媛其實早就後悔了,可是她冇有回頭路可以走,這件事要是爆出去,她不僅工作保不住,可能還會被吊銷從醫資格證,說不定還得坐牢。

程朗見母親冇有反應,對她失望到了極致,拿了書包就要走。

梁媛立刻拉住他的手,“小朗,這件事你不能插手好不好,當媽媽求求你,就這一次,媽媽以後不會再做這樣的事情了!”

“那唯一怎麼辦?因為你,她的老公要跟她離婚,你難道就冇有一點愧疚嗎?”

“媽媽怎麼會冇有愧疚?可她的老公要跟她離婚,這也不能完全怪我,是她看男人的眼光不好,那個男人在外麵沾花惹草,他們離婚也是早晚的事情,你說是不是?”

“媽,我不能做你的幫凶。”

程朗掰開了母親的手,頭也不回的走了。

梁媛徹底的慌了,生怕兒子將這件事泄露出去,她趕忙拿出手機打電話。

......

咖啡廳,兩人坐在窗邊,

外麵的天已經黑了,狂風驟起,陣陣的雷聲連綿不絕,冇一會兒就開始下雨。

程朗看著窗外的暴雨,似乎在出神,又像在思考,這思考中夾雜著掙紮跟猶豫,眉頭緊緊的攏著。

喬唯一也不催促,慢慢的攪動杯裡的咖啡,拖著下巴望著窗外,像是在欣賞著這個雨夜。

橘黃色的燈光籠罩在這一方小小的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