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千六百八十章

棋盤

侯生雖然是道祖分身,但他如今的修為隻有仙台境三重天,他也不可能使用更高層次的力量,因此麵對楊波時,難免束手束腳!

如果楊波真是斬過火道祖的分身,侯生感覺以自己目前的狀態,恐怕很難戰勝楊波!

侯生朝前邁出一步,開口道:“楊道友,這世界並非是非黑即白!”

“我曾經作為古修士一脈的福地之主,自然更加傾向於古修士!”

楊波搖頭,“侯前輩,你應該明白,我所需要的不是傾向!”

“這個世界雖然是非黑即白,但是大道之爭即將開始,無論是法則修士一脈,還是古修士一脈,必然發生一場大戰!”

“這方世界哪怕是成為祖星,但是資源是有限的,能夠承載的修士,也是有限的!”

侯生點了點頭,很多下層的修士,一直不太明白,為何會發生大道之爭!

大道之爭,本質上是資源爭奪戰,無論是哪一方道統,最終都需要掌握足夠的資源來發展!

不管是古修士一脈,還是法則修士一脈,都想要把資源獨占!

正是出於這個原因,纔會出現大道之爭!

侯生曾經作為大羅金仙,如今又成為道祖,因此他對這件事情的本質看得很清楚,冇想到楊波也明白這些!

好一會兒,侯生開口道:“既然如此,那就戰一場!”

“我倒是想要看一看,威名赫赫的楊道友,究竟有多少實力!”

侯生朝前邁出一步,天地震動,這座山脈,竟然如同潮汐一般,湧動了起來!

緊接著,空氣也如同潮汐一般,跟著湧動起來!

現場眾人,猛然麵對潮汐,大家站立不穩,不少人都倒在了地上,地麵的潮汐湧動,空氣也如潮汐湧動,哪怕是飛起來,也會被晃倒在地!

侯生作為潮汐道祖,他已經掌控了潮汐法則的本源之力,因此他所施展的潮汐法則,比尋常修士強太多!

楊波盯著對方,腳下卻如同生了根一樣,紋絲不動!

侯生盯著楊波,見到楊波紋絲不動,不免詫異!

楊波盯著侯生的方向,開口道:“侯前輩,我也學了一門淺顯的潮汐法則,施展出來,請你鑒賞一番!”

“重力潮汐!”

侯生所施展的潮汐法則,這是真正的潮汐,山脈、土地、樹木、空氣,都會如同潮汐一般律動!

但楊波所施展的重力潮汐,並不相同,他所施展的潮汐,是重力法則的一種,重力如同潮汐一般湧動!

重力法則因為輕重緩急有所不同,從而形成如同潮汐一般的效果!

果不其然,楊波剛施展出來,潮汐法則修士就開始晃動了起來,他們站立不穩,摔倒在地!

哪怕是侯生,也感覺到,自身站立不穩,一波又一波的重力襲來,如同滔天巨浪打在身上!

楊波轉身看向身邊眾人,開口道:“重力法則!”

重力法則施展出來,大家感覺感覺到,雙腿重若千斤,整個人完全被地麵吸附住了,身體隨著地麵潮汐而動!

楊波這一方,所有人都站穩了下來,但是地麵和空氣如同潮汐湧動,卻讓大家感受到了雙重壓迫,兩者相撞,現場頓時哀嚎一片!

楊波稍稍一怔,隨即醒悟過來,地麵的潮汐,與空氣的潮汐並非是同一頻率,因此他把眾人固定在地麵上,大家必然要受到空氣潮汐的擠壓!

楊波之所以能夠承受空氣中的潮汐,那是因為他對空間法則有研究,能夠利用潮汐間隙,躲避空氣潮汐的擠壓!

在楊波的背後,輪迴之海出現,一道金色長劍陡然出鞘!

哪怕是空氣如同潮汐湧動,也冇有辦法阻攔金劍,金劍在半空中穿梭,朝著侯生斬了過去!

侯生盯著金劍,麵色大變,“這怎麼可能?”

正常來講,潮汐法則施展出去,空氣完全被潮汐所覆蓋,很多手段壓根冇有辦法施展出來!

金色長劍非但冇有被空氣潮汐彈開,反而眨眼之間,就已經到了侯生的麵前!

侯生身體搖動,在他背後,輪迴之海出現,在輪迴之海上,則是另外一片汪洋大海,大海上有日月,日升月落,潮汐湧動!

“嘩!”

大海法相陡然朝著楊波的方向湧動過來,波浪發出了巨大的聲響。

金色長劍斬在大海法相上,如同針如大海!

侯生輕笑了起來,他是潮汐道祖,是大羅金仙,如果今天被一個天象境後期修士所傷,恐怕以後再也冇有辦法見人了!

不過,他終究是技高一籌!

滔天巨浪席捲而來,在海浪之中,有一條金線,這條金線並不起眼,但卻穿梭在海浪之中,不受海浪影響!

眨眼間,金色長劍破開波浪,飛躍出去,直接到了侯生的麵前,直直地斬殺過去!

侯生麵色大變,他死死地盯著金劍上的金絲,完全震驚,因為他感受到了本源之力的氣息!

金劍上竟然不止一種本源之力!

侯生從乾坤袋裡掏出了一張棋盤,在棋盤上,黑白棋子點綴其上,白子若一條大龍!

金色長劍斬在棋盤上,這條白色大龍陡然飛了出來!

“吼!”

金色長劍斬在大龍上,白色大龍發出一聲哀鳴,在半空中消散!

金色長劍卻失去了大部分威力,斬在棋盤上,並未造成傷痕!

兩縷本源之力朝著楊波的方向飛回去!

侯生卻陡然興奮起來,他伸手朝著虛空一抓,“給我回來!”

這兩縷本源之力被侯生抓住,無法動彈!

楊波神色大變,他冷哼一聲,身上金光閃過,整個人消失不見!

侯生抓住了本源之力,就要把本源之力收起來,但他陡然感受到一陣風拂過,抬頭見到楊波出現在麵前,他再次祭出棋盤,擋在了麵前!

楊波皺眉,在他背後,金色長劍再次出現,熊熊烈焰在金劍上燃燒,一縷青色本源之力,一縷雷法則本源之力,相繼落在金劍上!

金劍朝著漆盤斬了過去!

侯生麵色大變,大吼道:“不要!楊道友手下留情!”

現場其他修士看不到本源之力的存在,但侯生卻非常清楚,金劍裹挾本源之力,很有可能斬斷他的棋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