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楊華明說:“頂頭三尺有神明,你不信,但也彆張口就來啊。”

劉氏撇撇嘴,“你有酒喝,有席席吃,還能正大光明的續絃,我把位置讓出來,多好?”

楊華明黑著臉直搖頭。

楊若晴在一旁聽得一愣一愣的,至此,也算聽明白了。

這兩人啊,在撒狗糧呢!

“嗯,我看四嬸這說話中氣十足,應該是無恙了。”

楊若晴拍拍手,站起身。

“那啥,我也該回去了,四叔四嬸好好相處,彆再為了我小堂哥屋裡那點破事鬧彆扭了,不值得。”她說。

楊華明連連點頭:“對對,不值得不值得。”

確實不值得,先前差一點把這婆娘給搭進去了,他可不想做老鰥夫。

劉氏對此也不反駁,確實不值得,也不曉得咋回事,突然就聯想到自己身上來了。

現在回想起來先前昏厥那一陣子身上的感覺,真是不舒服,快要死了呀。

原來要死的感覺,那麼嚇人,那麼難受,身上就像被幾根鐵鏈子給捆得嚴嚴實實的……

楊若晴見這屋裡的氣氛還不錯,而孫氏也安頓好團團圓圓後趕回來了,於是楊若晴趁此機會離開了這裡,回了駱家陪孩子們去了。

忙碌一天,喧鬨的一天,有歡笑,有團聚,也有爭吵和眼淚。

但好在這最後,都以歡喜的結果劃上一個完美的句號。

端午節之後的第二天,小安準備帶著何蓮兒回慶安郡了。

小安也不騎馬了,陪著何蓮兒一起坐馬車。

後麵跟了第二輛馬車,第二輛馬車裡,滿滿噹噹都是孫氏和楊華忠為他們小兩口準備的東西。

這些東西裡,主要是給何蓮兒的補品,捎給何父何母的東西,然後剩下的馬車空間裡,便都被小孩子的衣物所霸占。

從尿布到各種換洗的小衣裳,小帕子,小墊被,小抱被,薄毯子厚毯子小枕頭,搖籃裡的被子……

“娘,你一下子給準備這麼多小孩子的衣物,這是打算讓蓮兒生幾個啊?一個孩子哪裡用得了這麼多東西嘛!”

小安和楊華忠負責裝車,裝車的時候看到這車廂都快要被塞爆掉,小安忍不住調侃了句。

結果,小安剛說完這話,就被孫氏‘狠狠’瞪了一眼。

孫氏瞪完,還不解氣,又說:“就算小蓮這胎生一個,還有下一胎,下下一胎,你們這麼年輕,隻要不懶,能生一大窩呢!”

小安咧著嘴嘿嘿笑。

何蓮兒則在一旁紅了臉。

楊若晴笑眯眯過來扶住何蓮兒,並對小安說:“這些東西,老大用完老二用,老二用完老三用,用處大著呢,多多益善。”

“你呀,一個男人家就彆管那麼多了,反正你也不懂。”

同時,楊若晴用眼神示意小安。

意思就是,你不懂就少說話,免得招來咱孃的惱怒,你個大老男人說話又冇啥忌諱,咱娘可是一肚子的忌諱,就盼著啥都順順利利,討個好彩頭呢!

小安也明白了楊若晴想要傳遞的意思,撓了撓頭,訕訕一笑,接下來就隻剩下乖乖的跑腿搬東西了,再不說其他話。

孫氏拉著何蓮兒的手,上上下下打量著,那是一千般的不捨啊。

“這月份,應該還能在家裡多住個十天半月的,蓮兒你說呢?”

麵對著孫氏這小心翼翼的挽留和試探,何蓮兒也是依依不捨,但同時也有些為難。

這種時候,楊若晴這個大姑姐就有必要跳出來說話了。

“娘,你的心情咱都能理解,但咱要考慮現實啊,蓮兒這個月份回慶安郡是最理想的,剛好小安也回來,順道一起回去,娘你就彆再說那些兒女情長的話了。”

孫氏勉強笑了笑,目光繼續在何蓮兒身上徘徊,滿臉的不放心。

何蓮兒說:“娘不要擔心,這馬車很舒服呢,路上累了我們就找驛站落個腳,天黑之前肯定能到慶安郡。”

孫氏嗯嗯著輕輕點頭。

“到了慶安郡之後,你平時飲食起居要多加主意,尤其是月份深了,就更要留心,之前我跟你說的那些話,你可都要記住啊……”

何蓮兒點頭,“娘放心,我都記著呢!”

小安忍不住好奇,探個腦袋過來問:“你們到底都說了啥悄悄話啊?這麼神秘,說兩句我聽聽啊!”

何蓮兒立馬紅了臉。

孫氏也哭笑不得,數落小安:“你呀你呀,都快要當爹了,還這麼不沉穩!”

楊若晴則笑嘻嘻說:“我倒覺得小安知曉那些,也是好事兒,本身懷孕生子也不是我們女人一個人的事,得夫妻倆一塊兒去麵對。”

“姐,你彆說呀,我會不好意思的……”

何蓮兒看到楊若晴這架勢,生怕這位大姑姐要當麵傳授小安那些關於女人備孕期間,身體發生變化的相關事情,當即就臉紅心慌了。

楊若晴按住何蓮兒的手,給了她一個放心吧的笑容。

“要傳授的內容實在太多太多,得說上三天三夜呢,我就不口頭傳授啦!”

聽到這話,何蓮兒鬆了口氣。

然而,楊若晴卻變戲法似的從身後拿出一本小冊子來塞到小安的手裡。

“呐,懷孕寶鑒,借給你的,好好看,看完了還得還我呢!”

小安將楊若晴遞過來的小冊子拿到手裡隨手翻了幾頁,不由得睜大了眼,彷彿打開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門。

“姐,你這是從哪裡搞到這樣的好東西啊?”

小安一目十行,邊翻邊看邊砸吧著嘴讚歎。

“這也太神奇了吧,竟然還有這樣的書,有了這樣的書,就算是我這種大老粗男人都懂咋樣去照顧孕婦和小孩子啊!”

楊若晴莞爾,確實,這是一本類似於現代的孕產婦保健手冊,裡麵詳細記錄了懷孕期間的注意事宜。

以及產後的護理,新生兒的餵養,以及產婦和新生兒一些常見疾病的處理。

“姐,你可彆說,這麼齊全的書是你撰寫的啊?”小安驚詫的問。

在他看來,自家姐姐可是寫出了好幾本暢銷的小說呢,慶安郡的那些條件許可的人家的小姐們,哪個不是人手一本《紅樓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