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卿川說不讓他們和珍妮姐起正麵衝突,可冇有說,不讓他們追珍妮姐邀請來的客人。

厲召的人,二話不說,立刻開車去追。

厲召告訴他們,不用有任何顧忌,必須要把車攔下。

“那召哥,這邊咱們還要守著嗎?”

厲召抬頭看一眼,外麵的高樓。

思索幾秒道:“守......”

珍妮姐這個人不能小覷,她昨晚到現在一連串的手段,證明,她的確是個很有手腕和心計的人。

所以,厲召此時不敢百分百確定走的那些人中一定會有綁匪。

誰知道,這會不會又是珍妮姐玩的一手瞞天過海。

所以,那邊要追,這邊也不能鬆懈。

厲召留下一部分人守著,自己則親自帶人去追!

那一行十幾個人三輛車,此時都是直接去錦盛公司,所以,並冇有分開。

厲召將車開的極快,一路上風馳電掣,用了20分鐘左右的時間,將三輛車全部攔下。

那三兩原本正常行駛的車,被突然追上來,衝到他們前麵,突然那一個打橫停在路中央的車,給嚇得差點被心臟病發作。

一個急刹車堪堪停下。

年輕人熬了一夜,火氣旺。

碰到這種事快氣炸了。

落下車窗,對著前麵的車邊大喊。

“乾什麼的,是不是想找死啊?”

可話音剛落,前後左右,五六輛黑色轎車,齊齊停下,將他們的車團團包圍了起來。

車上的人下來,走向他們。

年輕人嚇得臉色一白,“你們......你們乾什麼的?”

厲召抬手,他的人直接衝上去打開後座車門,將後麵的人,全都拉了下來、

......

醫院裡,宋錦書睜開眼,看見厲卿川趴在床邊。

他的確是守了她一夜。

宋錦書瞥一眼他手邊旁邊螢幕閃爍的手機。

手機上顯示的名字是厲召。

宋錦書此時心情有些緊,昨夜,珍妮姐那邊到底是什麼情況還不知道。

她拿起自己的手機,看了一眼、

冇有訊息。

現在時間已經早上7點多了,宋錦書猶豫之後,輕輕推了一下厲卿川。

“你醒了,要不要去洗手間。”

宋錦書搖頭:“不去,厲召一直在給你打電話,可能有什麼事,你還是接了吧。”

厲卿川這才低頭看手機,他冇有出去,直接當著宋錦書的麵接通。

“什麼事?”

宋錦書不知道電話那頭厲召說了什麼,厲卿川的臉色變得很差。

“好,知道了。”

厲卿川掛斷電話。

宋錦書狐疑問:“怎麼了?出事了嗎?”

厲卿川抬頭,對上宋錦書疑惑的眼神。

他不該懷疑宋錦書,但是,珍妮姐那邊,厲召接連受阻,讓他心中總是不免會想多。

他安排人手去監視珍妮機,這件事如果冇有人告訴她,她不可能知道的。

而能告訴珍妮姐這些的,其實,隻有宋錦書。

厲卿川露出個微笑,“冇事,厲召自己辦事冇辦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