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繁體小說 >  攀附 >   208 身世

-

“你對好男人的定義是什麼?你這樣抹黑徐寧桁的樣子,你自己不覺得醜陋嗎?”聞柚白聲音淡淡,甚至帶著些微譏諷,“噢,謝延舟,從前我和你在一起的時候,就算溫歲再怎麼,我也冇跟你說過她壞話吧,你的心眼可比我小多了,小肚雞腸,嫉妒心旺盛,麵目醜陋。”

謝延舟聽到了,如果放幾年前,讓他承認自己是這樣的男人,他怎麼也不敢想象,但現在的事實明晃晃地告訴他,他就是這樣的小人,以前他身邊總是圍著許多女人,他見慣了女人爭風吃醋的模樣,並且覺得厭煩,他對自己未來妻子的要求就是大方得體不善妒,而現在他已經成為了他所厭惡的一類人。

聞柚白還在電話那頭淡漠道:“我和徐寧桁的事情是我和他的事,我比你更瞭解他,何況,你發的這些照片是什麼時候的,是以前的吧,是我不在的這幾年的吧。”

謝延舟微微擰眉:“柚子,我隻是說,徐寧桁說的深情,根本冇有他說的那樣深情,這幾年他相親過好幾次,差點就結婚了,他也跟彆的女孩戀愛過,有一個女孩是他實驗室的同僚,就在你回來的前不久,我還看到他們從酒店出來。”他平靜地繼續道,“這幾年我身邊冇有其他女人,我一直在等你回來。”

他大言不慚,也冇有羞恥心了:“我應該比他乾淨吧。”

聞柚白聽笑了,懶得再多跟他說什麼了。

謝延舟又道:“你不喜歡我派人跟著你們,現在我已經冇有讓人跟著你們了。”

她早就猜到了,如果他還讓人跟著的話,不可能不知道她已經答應了徐寧桁的求婚,也不可能會如此平靜。

她正要掛斷電話,又聽到謝延舟說:“你想跟我見麵嗎?關於溫元鶴的事情。”

*

溫先生回國也隻是當一個短暫的度假,他大多數時間都是去看小驚蟄,放學的時候,他會跟照顧她的阿姨,一起去接小驚蟄回家。隻是,最近她總看到小驚蟄的外婆,聞陽的太太,似乎叫許茵。

他很難說出他看到她時的感受,偶爾會有些胸悶,偶爾會突然心悸,像是有什麼被遺忘掉的記憶即將復甦,他還發現,這位聞太太總是會偷偷看他,還會突然紅了眼睛。

所以,他們曾經認識?

小驚蟄跟許茵不熟悉,看到許茵也很驚訝,她禮貌地打了招呼:“奶奶。”

許茵表情淡淡:“嗯,走吧,今天我帶你回家裡,你媽媽晚上也會回家。”

小驚蟄說:“那我先打電話問下媽媽。”

溫先生摸了摸小驚蟄的頭髮,觸感絲滑,他讓保鏢先看著小驚蟄,然後對許茵道:“聞太太,我們從前認識?聊聊嗎?”

許茵冇想過,溫元鶴會主動跟她說話,她心尖緊緊地顫抖著,緊繃得難以呼吸,眼皮發燙,幾乎控製不住要落淚。

溫先生選的是一家茶室,他坐在許茵的對麵,溫和地笑著,慢條斯理地泡茶,他說:“聞太太,我不知道你喜不喜歡喝茶,但我喜歡……”

“君山銀針。”許茵說。

溫先生神情一怔,手上的動作也頓住了,然後抬起頭,笑了下:“我們以前是朋友?很抱歉,聞太太,我不記得以前的事情了。”

許茵一動不動地盯著他看,眼睫毛一顫,眼淚就落了下來,她也不去擦,就任由眼淚滾落:“我以為你不在了,我以為你真的被溫元厚害死了,你還活著,你居然還活著。”她目光微移,落在了他殘缺的腿上,“這是溫元厚做的吧,你不在了之後,我很害怕。”

溫先生知道他是溫家的養子,溫元厚是溫家現在的當家人,聽她這話,當年他掉下山崖是溫元厚害的。

許茵深呼吸:“你冇事就好,你快點離開南城吧,溫元厚要是看到你了,他絕對不會放過你的,當初你跟我說,溫老太太想讓你繼承溫家,而你並不想,可惜冇多久你和溫老先生就一起出事了,溫老太太重病一場後,也冇能撐多久,溫元厚是一個變態,你鬥不過他。”

溫先生眼皮一直跳,他活到這個年歲,對這類的警告並不以為然,如果命真的該絕,那就絕了吧,他更好奇:“聞太太,我們以前是情侶?”

但從他所查的資料裡顯示的時間線,他當初“死亡”的時候,這位聞太太已經和聞陽糾纏不清了,甚至已經懷上了聞柚白。

許茵收回了看他的視線,深呼吸:“你都忘了,說這些已經冇有意義了,我隻是想告訴你,現在一切都很平靜了,你趕緊離開吧,如果你不想死在南城。”

溫先生:“謝謝你的提醒,不過我並不會離開。”

許茵被他無所謂的態度激怒了,她本就不是什麼好脾氣的人,忍了又忍:“叫你離開你就趕緊走,彆回來害我們了。”

“我們?我在南城會害了你和……聞柚白?”

許茵臉色微微蒼白,她不知道要不要說出那個被她藏了這麼多年的秘密,她一個人守著這個秘密,扮演了許多角色,用了多少辦法,她真的好累,她對聞柚白說的每一句話都是真的,聞柚白冇有資格怪她。

聞柚白一直以為她是想利用孩子嫁進聞家,但冇人知道,她是因為有了聞柚白纔要想辦法賴上聞陽,聞陽是這一群人裡最愚蠢最自大的傻子,門檻也最低,她隻需要扮演好一個低俗的無腦女人形象就好了。

當年,她和溫元鶴談的戀愛一直很隱蔽,因為溫家不同意,溫元鶴跟溫老太太提過很多次,他會帶著她離開溫家……結果呢,她等來的是他的死訊,還有她腹中的孩子。

她一個人養不起孩子,她也捨不得打掉……這是元鶴留在這世上唯一的血脈了。

許茵知道自己殘忍、自私,但那時候她才明白,她還是不夠狠,隻要冇有了孩子,她的未來一樣可以過得更好,要生下聞柚白,她就要揹負一輩子的罵名,被迫捲入那群瘋子男人的鬥爭,甚至還會被自己的親生女兒厭惡、埋怨。

但她彆無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