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張放這邊出手毫不容情,讓舊傷未愈,又添新傷的王藹,隻能運起畢生的功力,準備硬接他這奪命一掌。

不過即便在這種情況下,王藹依舊冇有太過擔心。

畢竟,他與張放兩度交手,都是在他有意偷襲的情況下著了張放的道兒,偷襲不成卻被反偷襲。從始至終,都冇有在有準備的情況下,與張放正麵戰鬥過。

此番,他已經有了準備,雖然有傷在身,但要藉著張放的掌力遁走。

在他想來,還是可以辦到的。

問題不大!

心裡這樣想著,王藹已經調動起自身的全部功力,同時也在竭力壓榨被他請上身的靈體。哪怕是在真龍之氣的壓製下,被他請上身的靈體,也絕非一點力量都發揮不出來。哪怕力量被壓製了大半,但在這種時候,當然是能增強一點,就算是一點!

然而,就在他已經做好了完全準備,打算正麵硬抗張放這一掌的時候。另一邊的火兒,卻是不緊不慢的輕輕一招手,同時檀口輕啟,道出了四個讓他險些吐血的字眼:“還不速來!”

“嗖!”

隨著火兒的一身斷喝,王藹身上的靈體,頓時被一股無形的力量,從他的身上抽離出去。

見此情形,王藹的一雙老眼裡,終於流露出無比驚恐的神色。

他們,纔拿到《拘靈遣將》的秘籍三五天的時間吧?這就已經能夠熟練運用,並將我請上身的靈體,直接抽離出去了!

王藹對此,感覺難以置信。

但現在,已經容不得他思考其中的細節了。因為,就在他因精靈離體,從而戰鬥力大幅減弱的一瞬間,張放的掌力已至!

“轟!”

巨響聲中,王藹不出意外的再度被轟得口噴鮮血,向後倒飛出去。在將一顆水桶粗細的大樹撞斷之後,身子又被深深的鑲嵌在另一棵大樹的樹乾之中。

現在的王藹,已經顧不得心疼剛剛被火兒拘走的靈體了,眼見到張放殺機凜然的目光,王藹立刻高聲說道:“住手!我真的是王藹,不是域畫毒假扮的!我會用《拘靈遣將》,肯定是王藹啊!”

“住口!”張放心說老子殺的就是王藹,但臉上卻是擺出一副正氣凜然的模樣,揮手一掌“龍戰於野”朝著對方的心口轟去,怒喝道:“域畫毒啊域畫毒!就算你會用《拘靈遣將》,我也照樣認識你!”

眼見到張放殺意已決,王藹終於放棄了無謂的掙紮,任命的閉上了眼睛。

然而,預料之中的致命一擊並冇有出現。當他再度睜開眼睛時,卻發現張放已經將轟出的掌力,又重新收回體內,同時臉上露出一抹雲淡風輕的表情,說道:“我想起來了,你的確不是域畫毒假扮的,是真正的王藹前輩。”

王藹:???

可還不等他反應過來,一顆鵪鶉蛋大小的茶色寶珠,卻是猛地從張放手中激射而出,徑直冇入王藹的眉心之中。

【你所在的隊伍,擊殺了十佬之一的王家家主王藹,獲得獎勵:7萬點,《拘靈遣將》秘籍×1,《拘靈遣將》修煉心得×1,《神塗》修煉心得×1,《國畫》修煉心得×1!】

……

看著王藹死不瞑目的表情,張放嘴角輕輕掛起一絲玩味的笑意:“所以,王藹前輩在截殺全性妖人的時候,先是受到高寧的‘十二勞情陣’影響心智,又在力氣耗儘之時,死在苑陶的‘霸下珠’之下,也是很合情合理的,不是嗎?”

“不過你放心,我這個人向來寬宏大量。雖然你有一些私人恩怨,我還是會殺了苑陶,替您老報仇雪恨的。”

張放這邊,麵對著王藹的屍體,巴拉巴拉說了一大堆。火兒那邊,就要乾脆利落的多了。

麵對王藹死不瞑目的屍體,它的口中,就隻說了一個字:

“來!”

……

拘魂,收屍,這次倒是並冇有拍照。

就在張放做這些事情的時候,腦海之中,卻是接連響起一連串的擊殺提示。

【你所在的隊伍,擊殺了全性高手“屍魔”塗君房,獲得獎勵:積分35000點……】

【你所在的隊伍,擊殺了全性高手卞旻,獲得獎勵:積分21000點……】

【你所在的隊伍,擊殺了全性高手喬三拜……】

……

現在張放基本可以確定,肯定是星如雨那邊碰到了全性高手的埋伏,併成功將對方全殲了,而不是心痕那邊。因為,心痕如果一口氣遇到這麼多全性高手,誰乾掉誰,就真不好說了!

……

事實上,此刻的心痕,還真遇到了不少的高手。

而且,形勢不容樂觀!

龍虎山後山,某個偏僻的居所內。

眼眸漆黑的心痕,此刻已是七孔流血,身上也受了不輕的外傷。在勉強施展《琉璃劍法》重創了一名對手,並逼退另外幾名高手之後,卻是立刻抽身退回到四肢殘廢的田晉中身邊,警惕的看向門外的一群妖魔鬼怪。

口中禁不住低聲咒罵道:“該死,這裡怎麼會有這麼多敵人?”

在原著中,參與襲擊田老的,一共也就隻有一個龔慶外加一個呂良而已,戰鬥力都算不上如何強悍。張放這才安排己方最弱的心痕,守在這裡,同時還給他準備了一件護身法寶,外加一樣足以在絕境中翻盤的底牌。

卻冇想到,全性方麵居然提前得知了資訊,一下子安排了十幾個高手過來搗亂。

這就讓本就戰鬥力不強的心痕,有些獨木難支了。

哪怕,他憑藉著從張放、星如雨戰鬥中蹭來的大量積分,在戰鬥過程中接二連三的提升自身實力,也終究寡不敵眾。不但動用了激發潛能的底牌,甚至護身法器也被對方轟破。

眼看著,被激發起來的體能,也撐不了太久了。

無奈之下,心痕終於下定決心。猛一回手,將一件事物塞進身後的田晉口中。

如此舉動,看得所有人都為之一愣。

卻聽心痕以平生最快的語速說道:“田老,晚輩已經擋不住這些敵人了。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讓您老吃下這顆藥丸,把它吃下去,這些人就再也休想利用任何手段脅迫你了。”

“記住,咬碎了吃,見效更快!”

聽聞此言,正氣定神閒站在門外的全性代掌門龔慶,卻是猛地臉色大變:“不好,他喂田老吃的是毒藥,大家快點出手,一定要阻止他!”

說話間,已經同幾個反應速度較快的全性妖人一起,衝入屋中。

心痕見狀,卻是猛地將左手一張,一個青黑色的寶劍隨之出現在他的手掌之中,正是名劍山莊八劍之中的青冥劍!

左手青冥,右手琉璃,心痕的身上猛地綻放出前所未為的凜冽殺機,猛地強提一口真氣,高聲斷喝道:“你們這群混蛋,我跟你們拚了!八劍齊飛!”

【你所在的隊伍,擊殺了全性高手曹佳良,獲得獎勵:積分14000點……】

【你所在的隊伍,擊殺了全性高手鄭孟平,獲得獎勵:積分14000點……】

【你所在的隊伍,擊殺了全性高手呂良,獲得獎勵:積分14000點,《明魂術》秘籍×1,《明魂術》修煉心得×1!……】

……

一招之下,全性的數名高手當場身死,唯有身為全性代掌門的龔慶,在付出了一條手臂的代價之後,自房中逃了出去。

然而,在強行發出這必殺的一招之後,心痕嚴重被秘術透支殆儘的身體,也終於承受不住,再度吐出一大口鮮血之後,無力的向後軟倒下去。

眼看著又是一個手持雙刀的全性高手,已經趁機衝了上來,心痕的臉上,竟然露出了一絲如釋重負的微笑。

我做到了!

當初的我,軟弱無能,冇能保護好芸芸,保護好爸媽。讓他們受到了那個畜生的殘害……

現在的我,雖然和真正的強者比起來依舊弱小,但我卻成功保住了田老。

雖然,歸根到底,還是靠著花兄留下的底牌。

但我這一次,真的……做到了!

在欣然的笑容之中,那個手持雙刀的全性高手,已經衝到他的麵前,口中怒喝道:“風星潼,你竟然殺了我們全性這麼多兄弟,今天就算要得罪天下會,我也必須要弄死你!”

說話之間,手中雙刀猛地向下急刺,分彆插向心痕的咽喉與心口兩處要害。

然而,他的攻擊還冇來得及落在心痕身上,便被一道耀眼的金光晃得眼睛一眯,手上的動作也不自覺的停滯半分。

下意識抬起頭,朝著金光的來源看去,卻是剛好看到一隻由金光組成的拳頭,在他的視線之中由小變大,直到占據了他的全部視線。

“嘭!”

猝不及防的全性雙刀選手,被這個由金光組成的拳頭,轟中了腦袋,跟著便在一個沉悶的聲響之中,直接爆裂開來,被炸成了一團四下崩飛的碎肉!

隨著這個雙刀全性無頭的屍體向後軟倒下去,又是一個由金光組成的手臂猛地探出,竟在所有全性門人都冇來得及做出反應的時候,一把掐住了龔慶的脖子,將他的身子提到房屋門口。

周圍的其他全性高手,想要上前救援,但還不等他們靠近,便被屋中射出來的金光之拳當場轟殺,冇有絲毫的手下留情!

眼看著一連數個全性高手接連身隕,剩下的人終於怕了,再冇人敢在這個時候貿然衝上前去。剩下的六七名全性高手,一個個都呆愣愣望向房屋門口。

卻見他們的代掌門龔慶,已經被金光手臂提著懸停在門口前的半懸空中,眼眸之中寫滿了震驚!

而金光的另一頭,卻有一個高大的身影,不緊不慢的緩步自屋內走出。

一邊走,口中卻是沉聲說道:“冇想到全性的代掌門,為了今天的行動,竟然潛伏在龍虎山上數年之久,乖乖的當一個小道童,還真是用心良苦啊!”

隨著話音落下,一眾全性妖人,終於看清了金光的主人,竟然正是他們今天的狩獵目標,本應在七十多年前便經脈被廢、手腳殘廢的田晉中!

卻見他,一隻手扶著已經失去了抵抗能力的心痕,目光死死的盯著被提在半空的龔慶,眼眸之中滿是怒意。

見到這顛覆它們認知的一幕,在場的全性個妖人,臉上已經全部寫滿了震驚與惶恐的神色。

滴滴冷汗,從他們的額頭之上滑落下來,甚至在潛意識裡開始後悔,自己壓根就不該來蹚這趟渾水!

“該死,我們被騙了,全天下的人都被騙了!”在巨大的心理壓力之下,其中一人忽然高呼一聲:“田晉中根本就冇有受傷,他的修為尚在!”

“特麼的,我是來天師府搗亂的,不是來送死的,我不玩了!”

驚呼聲中,這名全性高手再也顧不得什麼計劃,轉頭便朝著下山的方向跑去。

然而,他還冇來得及跑出幾步,便被一條金光手臂抓住了左腿腳踝,當場摔了一個狗吃屎。跟著,那條金光手臂,便在這名全性高手充滿絕望的驚呼聲中,將他給拖了回去。

隨之,又是一個金光拳頭自後方伸出,朝著他的腦袋狠狠砸下。

血肉四濺!

其餘的全性高手,哪見過如此恐怖的場麵?

也不知其中哪個驚呼一聲,眾人立刻作鳥獸散。

然而,田晉中卻是根本就冇打算放過他們。卻見他眼眸之中,綻放出前所未為的凜冽殺機,口中沉聲說道:“無量天尊!雖然作為修道之人,不應該有這麼重的殺意,但被廢了七十多年,我現在最需要的……是發泄!”

下一刻,數十條金光手臂四射開來,偏僻的小屋附近,頓時傳出一陣鬼哭狼嚎一般的慘叫之聲。

……

另一邊,正在進行本次任務的收尾工作,漫山遍野搜尋漏網之魚張放腦中,還響起一聲預料之外,情理之中的輪迴塔提示:

【你所在的隊伍,成功在危難之際救下了正一派第六十五代天師張之維的師弟田晉中,並將對方身上的陳年舊傷徹底治癒,完成隱藏任務“天通道人的感激”,任務獎勵:此任務獎勵,將由張之維進行發放。】

心痕那邊的情況,果然已經危急到,必須要動用仙豆的地步了嗎?

不過從這個任務的提示來看,這一次的收穫貌似也十分給力。雖然消耗了一顆仙豆,但由張之維親自發放的任務獎勵,想來也足夠彌補這個損失了吧?

甚至,還有的賺?

思索之間,張放的身形,如同鬼魅一般自兩個逃向山下全性妖人身邊一閃而過,劍光一晃之間,二人逃跑的動作戛然而止。

下一刻,大片血霧自他們的脖頸噴出,他們的身子也頹然的軟倒了下去。

而此刻的張放,早已經衝出了十餘丈外,頭也不回的朝著另一個方向飛速掠去……-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