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人都已經在眼皮底子底下了,總不能就這樣無功而返吧?

這感覺就好像是到嘴的鴨i子,已經送到嘴邊,就差一口咬下去。

可冇想到,居然咬了個空氣,就這麼飛掉了。

厲召咬牙,珍妮姐這必然是意識到了危險,知道樓下有人監視,所以果斷轉移了人。

所以珍妮姐到底是如何知道的?為什麼突然就知道被人監視了,她一開始肯定是不知道的。、

到底誰告訴她?

厲召腦海中飄過一個人,但是這個念頭隻有一瞬,他趕緊搖了搖頭。不敢去想。

忽然,厲召停下腳步,轉過頭問,“你說當時有幾個人已經倒在客廳裡了?”

那倆人點頭,“對。好像是喝多了。”

厲召又問:“那他們的臉,你們看到了嗎,長什麼模樣?”

那倆人想了一下,再次搖頭,“有男有女,兩個男的倒是看清了,可是有個女的模樣冇有看清,臉被頭髮遮擋住了。”

“那個女人個頭高嗎?”

“蜷縮著腿,冇辦法辨彆具體身高,但是,應該不低。”

厲召咬牙,“就是了,肯定是這個人,人家在你們眼皮子底下玩了一個障眼法,怪不得都說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你們進去之後看到那麼多人,肯定不會想到他會把人藏在這麼多人群裡,第一反應是去房間裡那些好藏人的地方,反倒是那些一眼就看到的不會去搜查。”

那倆人你看我,我看你,兩人眼底都寫滿了震驚。

“不是吧?她膽子這麼大嗎?居然把人堂而皇之地藏在客廳裡?他就不怕萬一我們進去之後,掀翻客廳嗎?”

厲召反問。

“所以你們翻嗎?他隻是利用了正常人的邏輯心理,普通人進去之後,都不會去人多的地方,因為他覺得不可能把那麼重要的人就藏在客廳裡讓所有人都能看到的地方。這就是打了一個心理差。”

厲召此時心中感慨,怪不得是夫人的朋友,這手段還真是厲害。

人就在跟前,可偏偏他們愣是冇有找到。

兩人吞了吞喉嚨,“那怎麼辦?要不我們現在再進去找?”

厲召冷笑一聲,“進去找什麼找?你現在進去,直接去翻那個人,這不是直接要跟他撕破臉嗎?”

兩人麵麵相覷,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可是如果不進去,我們就這麼眼睜睜看著嗎?”

“我跟大少爺彙報一下情況,你們繼續守著,這棟樓裡,不管是誰如果出來時,帶著能藏人的物件,必須要攔下來。”

兩人連連點頭。

厲召轉身給厲卿川發訊息,說明瞭一下情況。

厲卿川看著厲召發來的訊息,冇有立刻回覆。

他望著宋錦書,如果,她知道,他此時正在監視她最好的朋友,準備動手,她肯定非常憤怒吧?

思考之後,厲卿川還是覺得,不能和珍妮姐直接撕破臉。

他給厲召回:【繼續等,尋找時機,非必要,不要和她起直接衝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