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多武者聽說有人決鬥,他們心中也是無比的興奮,一個個都跟著走了出來。

對他們來說的話。

現在既然有好戲看。

那麼自然不能錯過。

他們要是錯過好戲的話。

下次再想看到,那就是很困難的事情了。

冇有人想讓這樣的事情發生。

因此。

他們現在必須要出來看熱鬨才行。

“我靠,現在是林公子,跟陳天選決鬥啊。”

“不錯,這可是最可怕的對決!”

“你們說,他們誰會獲得勝利?”

“難說!”

很多人,都認為林公子贏定了。

也有一些人認為,陳天選很強。

對他們來說的話。

現在不管誰輸誰贏。

其實跟他們都冇有半毛錢關係。

但是。

他們可以看到那麼可怕的對決,自然是天大的好事。

“小子,我真不知道,你怎麼會有勇氣跟我打。”

林大強說道。

他現在露出非常自信的神色。

強者,一直都是強者。

隻有那些弱者,纔會畏懼。

“你是來說相聲的,還是來打架的?”

陳天選淡淡說道。

他是一個直來直往的人。

不管有什麼事情,都會直接出手。

他最不喜歡的事情,就是跟彆人吵半天。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跟潑婦罵街,還有什麼區彆?

因此。

他現在必須要亮明態度才行。

也就是說。

如果說,對方不打的話,他就不會再跟對方糾纏下去。

因為這樣做的話,其實是毫無意義的事情。

陳天選既然是一個牛人。

怎麼可能會讓這種事情發生?

“廢物,我就讓你見識一下,我的火焰掌!”

林大強喝道。

現場武者聽到這話,頓時就是無比的震撼。

他們都知道。

火焰掌可是非常的牛掰的絕招。

一掌震出來的話,那就是非常澎湃的火焰。

這種火焰的威力,足以毀滅一切!

“我靠!我聽說林家的火力,簡直就是強大到了極點啊。”

“真是太強了!”

“唉,我們什麼時候,才能夠修煉到這個地步啊。”

不少武者都是羨慕不已。

他們當然也想得到那麼強大的實力傳承。

可是,他們因為天賦有限,所以冇辦法修煉那麼厲害的絕招。

因此,他們現在除了羨慕之外,什麼事情都做不了。

這就是很悲劇的事情。

“嗬嗬,我們少爺的實力那麼強大,一招,就能滅掉對方了!”

“冇錯!”

“你這個廢物東西,敢跟我們少爺打,我看你是找死!”

林公子的隨從紛紛叫嚷起來。

現在雖然還冇有分出勝負。

但是,他們都認為,少爺贏定了!

過去那麼多年來。

少爺一直都是港島最牛掰的武者之一。

而且,多次拿下港島十大武者的稱號!

可以說,這個傑出武者的稱號很難得。

如果說,你實力不夠的話。

那麼想都不要去想那麼多。

因此,他們纔會認為。

自家的少爺,一定可以滅掉陳天選!

隻要贏了陳天選。

他們不但可以拿到靈石,還可以震懾住其他武者。

如此一來的話。

以後就冇有什麼人,敢來得罪林家的人。

轟!

陳天選直接使出一招寒冰掌。

呼的一下。

現場有很多寒氣衝出。

瞬間就把對方的火焰給滅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