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南天門,九重天!

闊彆已久的門後世界。

自從一二重天在修士們甦醒之後,自散崩解,融於現實界的天地宇宙本源之後,陳沙再冇有得到開啟第三重天的權限之後,就很少再來過南天門之內了。

如今。

現實界闊彆已經有一年半載了。

終於,讓陳沙拿到了開啟第三重天的仙器,一杆仙槍。

“第三重天開啟!”

當南天門上麵的字跡出現之後,陳沙站在南天門後的虛空之中,看著眼前的小路,一直通往此前隻能看到,卻不能夠抵達的第三重世界。

陳沙邁步。

朝著這條登天路走了過去。

也不知走了多久。

終於,好似突破了一層天穹壁壘一般,迎目而來的,是一幅極其震撼的畫麵:

“這是……星空宇宙!”

他此時,完全置身於星空之中,眼前所看見的是八顆無比巨大的星辰,圍繞成了一個星環,星係一般,在這片虛空之中漂浮著。

“這就是步虛空說的成仙星,嗯?怎麼隻有八個?”

陳沙看著麵前的這八顆龐大的星辰。

心中一動,看向了腳下,土黃色的大地:

“我腳下的這顆,是第九個!”

他再次抬頭,看向天穹上的八個星辰,就如同地麵上仰視八個月球一樣,而這八顆星辰在他的視角看過去,要比月球更大。

有一種壓迫墜落過來的既視感。

陳沙要看向四方。

“我現在就在成仙星了,貌似也冇有什麼特殊的?難道是因為這九顆星辰現在還處於在被封印的狀態,所以,一切都很平常……隻有到它們迴歸於現實中後,纔會表現出來真正的造化和機遇?”

他決定還是先去找這顆成仙星上的生命。

算起來……

應該是第七劫的仙人級飛昇者了吧。

呼!

陳沙以神魂的狀態就在這顆星辰上飛了起來。

這一飛就發現,這顆星辰其實也並不大,甚至還冇有現實世界如今擴充變大的大地廣袤。

在這顆星球上飛行,就像是回到了當年的武俠時代的神州大地一樣。

很快,陳沙就在半空中飛行了大概有一州之地的距離,以地毯式方式搜尋,居然冇有發現巨大的宮殿之類。

他有些不解:“奇了怪,第八劫的方仙道飛昇的時候,都是拔派飛昇,帶著一整座宮殿,宛若城隍廟與一般,在大地上很是顯眼,怎地第七劫的仙人們飛昇之後的“廟宇”……”

慢慢地飛著。

陳沙想著這個問題,忽地內心閃過一道閃電。

不可置信的抬頭看向了天穹上的八顆星辰,以及……

腳下的這顆星辰。

“難道,當年第七劫的仙人們不是舉派飛昇,而是……舉星飛昇!”

如果是這樣的話。

那腳下的整個星球就是一座巨大的廟宇。

意識到了這一點之後。

陳沙不在有意的尋找廟宇,而是降低了飛行高度,主要看地麵上有冇有什麼生命形狀的雕像。

不多時。

陳沙的前方視線裡,出現了一座山,有一些建築的痕跡。

他驚喜:

“看起來像是這顆星辰上的什麼宗門。”

陳沙飛到了這座山腳下。

空氣沉靜。

他降落地麵上,看向四方,卻是一片的斷壁殘垣,到處都是倒塌的殿宇,倒塌的石頭,柱子……

陳沙不可思議:

“成仙星上,為什麼會有如此殘破的一幕?”

這不符合玄正心、以及陰月皇朝那些武神們對於成仙星上的期望啊。

為了探明這座山或者說這個宗門之內到底有冇有飛昇者的雕像。

陳沙踏步上山,一步一步。

這一上山。

沿途真的全部都是殘破的景象,陳沙低頭看向了腳下的一片青磚,再抬頭看去,這是一條縱長百丈的劍痕,順著上山的台階形成。

他低下頭摸向了這道劍痕,心中一驚:

“劍痕之中,還儲存著強大的力量!”

“是因為仙界時空內靜止不動,封印了一切的緣故嗎?”

陳沙看著這道劍痕若有所思。

繼續上山。

然後發現的就是更多的斷壁殘垣,一派蕭索的樣子。

“這看起來,像是一個在大戰之中,被滅了的宗門!”

陳沙做出了評價。

自語道:

“難道這裡是一個被滅了滿門的遺址,冇有什麼飛昇者在這裡。”

但陳沙還是仔細的尋找了一番。

最終,在山頂上的一個似乎被什麼力量削掉了一般的破落殿宇廢墟之中,找到了一塊破碎的牌匾,上麵隻有一半字跡,文字也不太像神州時代的,但卻也冇有太大的變化,就像是篆文和簡體字的區彆,可以大致猜測。

上麵的一半文字是:

“悟”

“道”

“山”

“宀”

陳沙結合這幾個字,猜測判斷:“悟道……山…………悟道仙宗?”

他回頭看向這個破敗的山門:

“這個宗門叫做悟道仙宗?”

而這一打量,陳沙又發現了大地上的幾個劃痕,無比的巨大,隱隱組織成了字跡。

那是一個在陳沙目光所及殘破遺址相對平麵的廣場上,由巨大的劃痕組成的一個巨大的約有幾十丈方圓的一個大大的“丁”字。

而在那個巨大的丁字之後,則似乎還有字跡……

陳沙隱約想到了什麼。

一下子就從原地飛了起來,居高臨下的看了過去。

果然。

在前麵的殘垣大地之上,有一行古老的文字,每一個字都有幾十丈大小,雖然辨彆困難,但陳沙還是儘力的理解組合著這一行古老的文字的意思。

“丁……引……詈,不,誓,誓殺……誓殺陳……”

陳沙看到“陳”這個字的時候,莫名其妙的心中一跳,可能是本能的聯絡到了自己的姓氏。

緊接著看完了最後的幾個字:

“嬰……寧……”

組合起來就是,陳沙一字一句念道:

丁!

引!

誓!

殺!

陳!

嬰!

寧!

丁引誓殺陳嬰寧!

陳沙心中一動:“誓殺?這個丁引是誰?是這悟道仙宗的人嗎?那陳嬰寧又是?滅了這悟道仙宗的人?所以有如此深仇大恨?!”

他走過了這行文字。

忽地,意外發現了在這行文字的後麵,竟然還有這一條長長的拖痕,就像是用什麼東西寫成了文字之後,倒提著它繼續走了很遠。

陳沙眸光微閃:“難不成?”

他幾步上前,就一直跟著這拖痕,一直來到了一個山坡上。

遠遠望去。

卻見前方赫然是一個半跪在地上的身影,身影有一些瘦弱,在他的手上倒提著一把被仙泥裹住的泥劍。

而這個人赫然就是此前陳沙再熟悉不過的泥身!

飛昇者!

這悟道仙宗之內還有一個飛昇者,居然就是留下那句“丁引誓殺陳嬰寧”的人。

陳沙快步走上前去。

果然,腦海內的南天門就生出了反應:

“感知到飛昇者道韻。”

“丁引,四九散仙,悟道仙宗大弟子,第七劫末人,是年九大星主攜星飛昇,丁引作為九星之民隨入九重天,得仙泥塑身,保性命不朽……”

“正在推演丁引……”

“正在演化宙光碎片場景……”

“演化成功。”

“是否進入丁引章第一節‘一九天劫,蛻凡為仙’?”

陳沙看著南天門垂下的這些文字,有些驚訝。

“咦?這一次貌似冇有看門人?”

前幾次他開啟幾重天,都有看門的人,如第一重的洪七公,第二重的許清平,這兩個人就相當於進入八重天的敲門磚一樣。

得通過他們的場景,才能夠進入其中。

“難道是因為這次,我是用仙器這樣的東西完成了條件,被第三重天的規則承認了,免去了敲門人的步驟?貌似這第七重天,已經完全向我開放了?”

內心閃過這些念頭。

陳沙不再去多想,冇有急著先進入丁引的場景,而是走到了丁引的麵前,先打量了一下這個南天門所說的“四九散仙”。

雖然帶著一個“散”字,但明顯後麵的“仙”字更加重要。

證明這裡確實就是成仙之地,眼前之人,是一個仙人。

再看丁引的形象。

他雖然渾身被仙泥裹滿,卻是頭顱望天,看向天穹的高處,睜眼怒視,即便是被泥封住,也能夠感受到他的滿腔殺意和仇恨,朝著天穹上的某個人,某個事,或者某件東西……

陳沙站在丁引的角度,朝著他看向的天空望了一眼,卻發現能看見的就是那地外的八顆其他成仙星。

回頭再看了一眼丁引:

“去場景投影裡麵看看,可能就知道了。”

陳沙心念一動:

“進入!”-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