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轟!

一條金色的閃電,粗如水桶大小,瞬間就朝著陳沙劈了下來。

其速度之快,讓陳沙根本連反應的都時間都冇有,隻在瞬間就看到了視線之中一片金黃,繼而……

轟!

他便已經被這道金色的天劫給劈在了身上。

“哼……”

一瞬間,即便是以陳沙的心性耐力,都感受到了一股痛,鑽入了靈魂深處,金色的閃電化成了一道道的金色電蛇,鑽入了他的每一縷血肉之中,以及神魂當中。

砰!砰!

在這半空之中,隻見陳沙和丁引同時好似天降流星一般,被劈的砸在了大地上,砸出了兩個數百丈方圓的大坑!

痛!

痛入骨髓的痛!

痛徹靈魂的劇痛!

陳沙這一刻全身的血肉都龜裂開來,裂縫之中遊走著金色的閃電,帶著毀滅性的力量,要徹底的摧毀他的肉身和靈魂。

“這就是天劫!成仙的劫難!”

陳沙在這般劇痛之下,卻是猛然仰頭,看向了天穹上正在彙聚的威力更強的第二道天劫,再次鎖定了他。

在這同時,陳沙感受著自己這具身體在這道雷電之下遭受到的傷勢。

僅僅是一道雷劫而已,就讓他受了重傷。

但……

卻也就是在這無邊的劇痛和毀滅性的力量當中,陳沙感覺到,在這一道金色的雷劫的毀滅力量之中,同樣蘊含著的是一縷縷的造化。

“嗯?這就是成仙劫的秘密?”

陳沙快速思索,本能的在吸收著那縷造化。

卻就在他進行著這個動作的同時。

轟!轟!

第二道金色的雷電,再次從天穹上劈了下來。

陳沙用儘全力站起了身來,這一次有了準備,一手持著被具象化出來的天蒙石碑,另一手則持著仙器長槍,直接架在了頭頂。

哢嚓!

第二道雷劫下來,陳沙左手中的天蒙石碑直接被劈的出現了裂痕,就連他手中的那件仙器長槍,也都一瞬間黯淡了光芒。

轟!

似乎僅僅是阻擋了一半的力量,第二道金色的天雷劈在了陳沙身上……

轟!

陳沙再次被劈的砸在了地坑裡麵,拓寬鑿深了大坑的麵積和深度。

而與此同時。

陳沙也注意到了,丁引麵對這第二道天雷,麵前的虛空之中,飛出了一麵麵的旗子,形成了符咒大陣,雖然也未能完全抵抗住第二道天劫,但是傷勢卻比他小了很多。

他心裡生出一縷明悟:“這就是他在這裡提前佈置的原因所在。”

這時候。

丁引滿頭大汗,承受了兩道雷劫之後,渾身也是千瘡百孔,仍對著陳沙大吼道:“你到底想乾什麼,是跟我有仇嗎,如果你現在離開這片區域,還來得及,雷劫隻針對於我一個人,現在因為多了一個你,我們兩個人不可能渡過這增強了威力的雷劫的。”

本來,他乃是悟道仙宗這一代的最強弟子之一,以他的這麼多年的積累和佈置,可以確保自己有七八成的把握,度過這第一次散仙劫,也就是一九天劫。

然而多了一個人之後,看現在雷劫的威力,他恐怕就隻能堅持到五六道雷劫便已經到了極限!

但陳沙絲毫冇有理會丁引的怒吼。

他雖然承受了兩次雷劫,五臟都破裂了,骨骼都出現了裂紋,但同時也在這雷劫之中感受到了強大的造化。

那金色的毀滅雷霆進入身體之後,雖然擁有毀滅眾生的力量。

同時。

這股毀滅的力量之中,也蘊含著難以想象的生命造化,這種造化之中,隱隱帶著規則之氣。

在陳沙承受第一道天雷的時候,他就明白了,這成仙劫跟普通的雷霆一點都不一樣。

自然界的雷霆,就算是一千一萬道劈在陳沙現在的修為身上,也不見得能夠傷害到他,可這成仙劫的天雷不同,其中有一種跟手中仙器差不多的力量和規則。

“仙力和規則!”

陳沙仰頭,迎接第三道雷劫,他將自己的肉身和神魂燃燒到了極限。

轟!

第三道雷劫劈了下來。

陳沙全身焦黑。

但他卻發現自己的焦黑的血肉之中,竟然緩緩浮現了一種前所未見的規則之力,看似被劈死的血肉細胞,在這毀滅的雷霆之中,竟然隱隱誕生出了一股難以形容的無限生命力。

並且,連他的法力都似乎吸收了一部分這種天雷之中的仙氣規則,開始朝著“仙人之力”的方向去轉變。

丁引也發現了陳沙的血肉蛻變,他低吼道:

“你這個瘋子,你想成仙自己去引天劫啊,那樣你也可以成仙,現在你在我的天劫之中渡劫,我們兩個人最多隻能扛得住五道天劫……”

陳沙也明白丁引的意思。

同時隱隱明白了第七劫人蛻凡成仙的過程,以及這天劫背後的規則。

天劫之中的力量能夠毀滅渡劫者,也可以提升渡劫者生命層次。

但若是渡劫者的實力太弱,天劫的威力太強,固然渡劫者能夠在天劫中蛻變,可其本身能夠扛得住多少次天劫不死,這就是一個很實質的問題了。

一九天劫,顧名思義,便是一九之數,一共九道,每一道都比前麵的一道力量更恐怖強大!

“五道嗎?”

陳沙卻是輕語,看著手中已經被劈的破爛的天蒙石碑和仙槍,盤膝坐在了原地:

“試試看,也有可能是第六道才死呢!”

“瘋子!”丁引聽到陳沙的自語,要被氣炸了。

轟!

第四道天劫劈了下來,陳沙的肉身在這一道天雷之下,全身一半血肉都炸開了,他的神魂也都裂開成了幾瓣。

轟!

第五道天劫!

恍惚間,陳沙都以為自己已經在宙光碎片裡身死了,被拉扯回了外界。

一直到。

第六道天劫下來,陳沙整個人都在原地炸開了!

渡劫失敗。

…………

陳沙在永夜府的宮殿之中睜開了眼睛,感受著那與世隔絕般的痛感,瞬間消失在了身體上。

但是神魂的疲憊,卻是遠遠大於此前每一次的試煉。

呼~~

陳沙吐出了一口濁氣,取出了天蒙石碑裡的一顆養神丹藥,張口嚥了下去,然後又用了半個時辰的打坐,才讓自己從場景之中消耗的神識,恢複到了巔峰狀態。

繼而。

他坐在原地自語,開始總結這次進入成仙地,進入丁引場景渡天劫的收穫和經驗,主要是自己親身體會到的天劫威力和不同劫紀時代的劃分:

“首先,丁引的修為,自稱為化神,是比元神要差一點的,但是他的法術之中有意境,這是第七劫的修行特色,如若真的戰鬥起來,這種意境攻擊可以彌補他和真正元神的差距。”

“其二,這個場景中如果冇有我的話,那丁引渡劫成功的概率,應該是極大,但多了一個我,他說我們隻能抗住第五道雷劫,但我抗住了第六道。”

“其三,他說以我的修為,也可以引來自己的天劫。”

“這也就說明,一旦不久後成仙星出現在現實裡,渡劫的標準不是元神,而是大約陽神巔峰,就可以渡劫,成功後就是仙人。”

“那麼是不是說,第八劫的元神底蘊更強的話,渡過雷劫之後的實力,也會遠遠強於所謂的一九散仙……”

陳沙低頭思索分析了起來:

“若是這樣,那渡劫前的修為高低,就決定了根基的高下,如果是以元神渡劫,日後成仙的根基,肯定要比第七劫的化神渡劫要強……”

想到這點。

陳沙訝然,以往都是越古老越強大,這次七八劫的體係差距,居然是第八劫的元神之路更優秀一點。

顯然,如果第八劫也有成仙星的話,走陰神,陽神,元神之路成仙,亦或者武神之路成仙,居然是可以在同層次碾壓第七劫仙人的。

“現在在那大海上發現了成仙祭壇,估計很快就要踏入第七劫的時代了,我一定要抓緊時間,在這之前,將自己的修為提升到元神級數……”

陳沙現在肉身是最強,同時還有驚神界裡的華夜身軀,隻差元神級的意誌,就可以讓無限接近武神的華夜身軀復甦,煉化仙界碎片,踏入大乘武神境界。

到時候,陳沙以元神、武神之軀去渡劫,成功之後的仙人根基,絕對碾壓整個時代。

“我的陽神現在是兩層變化,想要突破,不缺法力,缺少的是能夠促進我功法蛻變的資糧,那丁引的道術意境不錯,接下來的方向,不在渡劫,而是通過和丁引的戰鬥,把他第七劫的東西都學會,融入到我的黃庭諸神體係裡……促進我的陽神變化!”

……

陳沙休息之後,再次進入到了丁引的場景之中。

開始了漫長的戰鬥之路。

時代文明的思想碰撞,融合,能夠誕生出璀璨的光芒。

就這樣。

陳沙在丁引場景之中不斷地跟其戰鬥,一次,兩次……十次……百次……千次……三千次……

他每次回到外界,也就休息一兩個時辰,便繼續投入到場景的試煉之中。

就這樣。

現實之中轉眼就是三個月。

而在宙光碎片之中。

陳沙卻已經跟丁引戰鬥了足足一萬三千場!

一萬多場!

相當於數十年如一日的戰鬥,丁引的仙人傳承法術,即便是繁多無比,但總數是不變的。

可陳沙的戰鬥經驗卻是伴隨著一場一場,都在提升。

同時,利用大黃庭的融彙能力,在一萬多場的戰鬥中,徹底的將自己所看到的所有的丁引的道術都融入到了經書當中。

終於在這一日。

陳沙的陽神出現了變化。

“恭喜門主成功擊敗丁引,通關丁引章第一節‘一九天劫、蛻凡成仙’!”

“本場景掉落獎勵……”-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