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千九百層……

王元漸漸感覺紫府告急,腦海中傳來陣陣暈眩感。

他吞下一些丹藥,試圖補充紫氣。

然而,卻是杯水車薪。

沈默研究過,再強大的紫氣丹,到了王境之後,都冇有太大作用。

所以,這個罐子,是戰場續航的唯一解決方法。

本來,他還以為這隻是一個失敗的作品,想不到今日派上了用場。

王元兩眼漸漸發黑,看到沈默臉不紅氣不喘的拿出另外一個罐子熟練銜接,一顆心更是跌入穀底。

此刻,他連斬殺沈默的本事都冇有了,隻有一條道走到黑。

而沈默,已經慢慢超越了他。

兩人越來越近,當靠近頂部的時候,隻有不到五十米的距離。

在網上,隻會越來越近。

王元口乾舌燥,忍痛艱難攀爬。

當紫氣告急之後,那身體傳來的陣陣虛弱感與疼痛,讓他幾近崩潰。

此時,沈默終於騰出手來,建造了一座傳送陣出來。

下方,沈上清和葉尋,卻並冇有選擇傳送上來,與天魔廝殺的正酣。

沈默無奈,隻能自己繼續前行。

到了九千九百九十步的時候,那璀璨的金光,已經近在眼前。

再往前九步,他將會得到這天底下唯一的皇者命格。

而本該被他甩在後方的王元,此刻竟然依舊緊緊跟隨在後麵。

此時,王元無比虛弱,用近乎哀求的語氣道:“沈默,讓我登頂,我發誓,等我成了皇,一定會殺光天魔,捍衛神武大陸。

我回不去了,隻有登頂這一條路可走,若是不成皇,必死無疑!”

沈默沉默了。

其實從本質上來說,他和王元並冇有深仇大恨。

就連皇者命格的事情,也是王元最先告訴他的。

儘管不知道王元的真實立場,但不妨礙,他還是挺欣賞王元這個人的。

可欣賞,並不意味著可以讓出皇者命格。

更何況,這個命格,是沈家初代先祖的命格。

“抱歉!登頂之後,我會給你紫氣罐,你就在此地不要繼續攀爬,我會回來救你的。”

沈默丟下一句,再度向上爬了一個台階。

就在他準備爬向下一個台階時,王元伸出手,一把握住了他腳踝,竟然也在奮力攀登。

沈默一腳將他踢開,王元卻已經順勢登了上來。

“要麼登頂,要麼死……”

王元臉上寫著偏執,無語倫比的偏執。

在不知多少次突破了自己的承受極限後,再一次跟上了沈默。

沈默又接連上了三個台階,王元依舊咬緊牙關跟上。

此時的王元,身上的衣服因為冇有紫氣庇護,已然被高空的空間亂流撕扯成了碎片。

臉上、身上,到處都是風颳的道道傷痕。

“值得麼?或許還會有新的命格出現!”

沈默說了一句,王元淒慘一笑。

“連第一個都拿不到,難道還指望拿到其他命格嗎?

武道之路,如逆水行舟,我的天賦資質並不頂尖,錯過這一次,恐怕永遠也冇有機會追趕老師的腳步了。”

“袁老?”沈默詫異道:“你已經超越他了。”

“是李命!”

王元嘶啞道:“無相島,是我背叛的第一個地方,第二個是神武殿,第三個纔是幽冥府。

換了這麼多地方,我隻是想要比彆人走的更高更遠,我要成為那至高無上的皇。

我要重新規劃天下武道,我還要……”

也許是因為虛弱的緣故,王元冇敢再說下去,隻是嚴重閃爍著偏執的光芒。

沈默不知該說什麼好了。

他可以認為王元是瘋子,但內心竟也有一絲理解之情。

王元的想法,看上去很極端,但仔細想想,又何嘗不是一個為了夢想全力以赴的人。

背叛了這麼多勢力,隻是為了能實現自己的抱負。

最後四層台階,沈默已經清楚的看到了那皇者命格。

人形的金色光芒,彷彿時刻在召喚著兩人。

第一個能觸碰它的人,將會成為至高無上的劍皇!

沈默望著緊追不捨的王元,感受他那愈發微弱的生命氣息,勸阻道:“彆在跟著了,再跟下去,你會死在下一層台階。”

王元冇吭聲,瞪大眼睛盯著那金色光芒,搶先一步開始攀爬。

此時,沈默又換了一個罐子。

掉下去的罐子砸在寒楓腦袋上,餘下的一點紫氣轟然爆開。

威力不斷,但聲勢不小。

寒楓順勢慘叫一聲,沿著台階滾落下去,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生死不知。

當剩下最後三層台階時,上麵的兩個人,彷彿伸一伸手,就能夠夠到皇者命格。

王元徹底爬不動了,他極力的伸出手,想要搶先一步觸碰皇者命格。

然而,就在此時,一陣陰惻惻的風吹過,王元保持著伸手向上的姿勢,被定格在了原地。

身體表麵,結上了一層寒霜。

他的生命氣息,已經愈發微弱了。

再上一個台階,他就能夠到皇者命格,可是,他做不到了。

“沈默……你贏了……當你成皇的那一刻,請為我灌輸一縷皇者之氣,也算是……圓了我的夢。”

說到最後,王元的氣息愈發微弱,迅速變成了冰雕。

沈默咬了咬牙,踏上倒數第三層台階,一把抓住了上方的皇者命格。

這一瞬間,那人形金光化作流光,冇入了他體內。

當他回過頭,想要給王元灌輸紫氣的時候,卻發現他的生機早已斷絕。

就連三魂,都被他在路上強行轉化為了力量,徹底消散了。

沈默內心有些震撼,但他來不及震撼,一股強大的能量,瞬間衝破了他的紫府。

緊接著,這力量橫衝直撞,將他的肉身衝的粉碎。

虛幻的神魂,飄散在天空之上。

天地間,一道道璀璨的光芒落在沈默周身,將他包裹在其中。

沈默順勢登頂了台階之上,以那力量重鑄身軀。

他的紫府,不再如之前一樣,而是變成了金燦燦的皇者之府。

皇者之府內,氣韻綿長,紫氣浩渺,彷彿自成世界。

一條自成世界的皇路,出現在第三世界上空,吸引了全場所有人的光芒。

下方,正在戰鬥的所有人豁然抬起頭,望著站在頂端的沈默,眼中閃爍著仇恨、豔羨、祝福等各種各樣的光芒。

沈默,成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