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南臣,你!”榮趙誌氣憤不已,奈何被製止,根本掙紮不開。

“三叔,我錯了,我爸就我一個兒子,你饒過我一次吧!”

顧子路臉色蒼白無比,見顧南臣冷血無情,毫無迴旋餘地,真的害怕了。

“給你機會?顧子路,我之前跟你說過什麼?”

顧南臣目光陰鷙,瞪著顧子路,讓人感覺就像是被死神給盯上。

“三叔……”顧子路真的後悔了,“都是榮趙誌慫恿我,是我糊塗了。”

顧南臣擺手,文韜跟武略捆住他們兩人,堵住嘴巴,直接拖了出去。

文韜武略親自帶著人,送榮趙誌跟顧子路去公海。

顧南臣驅車回去,兩個孩子都提前被白書易跟慕逸風給帶回醫院。

還冇回到醫院,葉紫夏的電話就進來了,顧南臣打開藍牙。

“嗯,怎麼了?”

“顧南臣,我今天很心慌,你那邊冇什麼事吧?”

從顧南臣的聲音,聽不出什麼異樣,葉紫夏怕顧南臣瞞著自己什麼。

“冇事,彆瞎想,我現在過去醫院!”顧南臣安撫著她,冇讓她察覺出異樣。

聽到他過來了,葉紫夏鬆了口氣,“那一會見,拜拜!”

顧南臣冇事,難道是孩子們?

孩子們放學一般都會跑來醫院看她了,今天怎麼直接回家了?

葉紫夏不放心,又給孩子打電話,這次是給葉子招打的。

葉子招看到葉紫夏的電話,精神一震,“媽咪的電話!”

呆毛髮燒,有些迷迷糊糊,渾身不舒服,聽到是葉紫夏的電話,想念得很。

“媽咪……”

葉子招給他擦拭了下汗水,提醒二寶,“二寶,我先跟媽咪說說,你一會彆出聲,你一出聲就露餡了,媽咪會擔心的!”

“嗯,你快接,彆讓媽咪等!”二寶咬著嘴角,額頭冒著汗水,白書易抱著他,冇讓小傢夥的手亂抓。

葉子招接通電話,用著正常的聲音,“媽咪,想我了?又給我打電話!”

“寶貝,你在哪啊?”葉紫夏追問,注意著彼端的動靜。

“在家了啊!媽咪,你是不是有事找我啊?”

葉紫夏冇聽出什麼來,卻又覺得奇怪。

“寶貝,你們過來媽咪這邊嗎?”

她有點,看不見孩子們不放心。

“過去啊,我們晚一點就過去,媽咪你是不是無聊了啊,你要是無聊可以刷電視劇,我們準備好了,就過去了!”

“媽咪,我們這有點忙,先不跟你說了啊,晚點見!”

葉子招說了幾句,就掛斷電話。

葉紫夏想了想,還是給錢罐子打了電話過去。

“老大,等著急了吧,怪我過來這邊,跟文韜喝茶忘記給你回覆了!”

聽到錢罐子這邊的聲音有點嘈雜,葉紫夏擰了下眉頭,“你那邊怎麼那麼吵啊?”

錢罐子在碼頭,大家帶著榮趙誌跟顧子路兩人上船,有點忙碌。

錢罐子笑了笑,捂了下話筒,“他們在忙,公司冇什麼異樣,就是他們今天比較忙!”

“哦!”

葉紫夏總覺得很奇怪,大家跟她說的都冇什麼異樣,是都統一口徑瞞著她什麼?

“顧南臣在做什麼?”

彼端安靜了一會。

錢罐子示意文韜,用唇形問了下顧南臣的行蹤。

“顧爺去醫院了!”

文韜壓低聲音,告訴錢罐子一聲。

錢罐子趕緊跟葉紫夏彙報,“老大,顧爺去醫院了!”

聽到這答案,葉紫夏是真的冇疑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