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之前她已經嘗試著調查了,可是朝廷對於這件事管控的一向很嚴,所以即使是慕朝煙此時也不太清楚。

那些家主們的口風都很嚴,對於這件事情也是瞞的十分隱蔽,慕朝煙用了各種辦法都冇有打聽出來一個具體的數字。

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可是現在慕朝煙對於他們到底有多少人還不瞭解,若是人數不多還好,如果是人數大大的超乎了慕朝煙的預料,到時候慕朝煙他們可就措手不及了。

慕朝煙沉思著道:“溟風之前朝廷規定的,每家每戶可以養的護衛和私兵的數量是多少來著?”

慕朝煙這段時間忙著這些事情,腦子煩亂的很,甚至連這些基本的事也忘了,溟風抬起頭恭恭敬敬的回答了慕朝煙。

朝廷對於官員府中的護衛數量管控的十分嚴謹,這些年來凡是被抓到超標的人處置都十分嚴格。

“五品以上的官員,可以在府院中養二百名以上的士兵,而五品以下的人,隻能在府中培養一些護衛,而且護衛的數額也是有限製的。”

由於前朝造反的事情層出不窮,所以這任皇帝登基之後,對於府中的護衛人數多加管控,每隔一段時間都會抽取底下的人進行調查。

底下的那些個官員自然知道這件事情不好糊弄,所以養了私兵的時候,都把自己腹中的那幾個人藏的嚴嚴實實的,對待這件事情格外的仔細,深怕被人察覺出來有什麼不對勁。

慕朝煙皺著眉頭

微微思索的片刻之後,派出了自己府上的一個小廝,裝作送信的樣子,去各家府上探聽一下。

慕朝煙派出去的這個人實打實的是一個人精,隻要能夠進入到對方的府邸裡麵,就能夠探查清楚那裡到底有多少人。

過了大概半天之後,這個小廝回來回話,可是這次抱回來的數量卻遠遠超出了慕朝煙的想象範圍之內。

因為這個小子這一次直接直白的告訴慕朝煙,那些官員府上的家丁人數遠遠超過了朝廷規定的人數,隻不過掩護的很好,而且他們的武器都藏起來了,埋的很深,所以朝廷的人始終冇有察覺。

“朝廷裡麵的人,到底是誰負責管控這些官員們府上的士兵的?那些官員個個養了這麼多的護衛,難道朝廷中的人這麼久竟一點冇有察覺嗎?”慕朝煙有些惱怒,麵容不由嚴肅起來,眉頭緊皺。

報回來的護衛數量,遠遠要超過慕朝煙的預期很多,現在馬上就有可能展開一場大戰,冇想到他們直到現在纔對那些人府上的私兵數量有一個大概的瞭解。

“王妃,這些人府中的那些侍衛個個都配帶著武器估計不好對付,這次我們可能要麵對一個不弱的敵人了”

現在白柏他們已經漸漸的有了狗急跳牆之勢,隻要找到一個契機,立刻就能夠發兵造反,而現在兩方實力學術差距如此之大,這讓慕朝煙也覺得有些惆悵。

時間終究還是太過緊急了,自己派出去的那些阻擋信件的人根本阻礙不了多久,很快他們就會察覺出來鍛鍊,在這之前一定要想到一個萬全辦法才行。

慕朝煙思索了片刻之後,給墨玄琿寫信,這件事情非同小可,慕朝煙擔心就憑自己手中的這點勢力冇有辦法跟那些人相抗衡。

現在墨玄琿不在慕朝煙身邊,所以慕朝煙做起事來也多有顧忌,一來怕連累到墨玄琿,二來怕自己出了什麼意外惹的墨玄琿擔心。

這段時間慕朝煙給墨玄琿寫信,向來都是報喜不報憂,可是這次也是不能再糊弄過去了。

但凡是出了什麼差錯的話,你所擔心自己一個人應付不來,所以就隻能老請墨玄琿來幫忙。

底下的這些官員們手中養了那麼多的侍衛,並且在暗自打造武器,這件事情他們直到現在才調查清楚,現在大戰一觸即發,慕朝煙怎麼能夠不著急?

若是在隱瞞墨玄琿的話,慕朝煙冇辦法把這件事情圓好,可能就會惹出大亂子。

慕朝煙是一個謹慎的人,自然知道什麼話應該知道什麼話,應該跟墨玄琿說什麼話,不應該跟墨玄琿說。

那種收到了信之後,看著慕朝煙上麵的內容也很震驚,其實之前墨玄琿對官員養私兵這件事情也是有一點瞭解,可是冇想到他們的膽子竟然這麼大。

若是隻是多養了一些,那倒也冇什麼,可是他們竟然試圖謀逆,在家裡養了那麼多的人。

墨玄琿也覺得有些頭疼這件事情必須得立刻重視起來,如果是真的被他們做了空子的話,那可就真的不好收場了。

這件事情也幸虧慕朝煙反應快,冇過幾天就給他發來了訊息,如果真的等到白柏他們跟慕朝煙動手的時候,慕朝煙才跑過來發現,到時候墨玄琿就算是想要回去也來不及了。

墨玄琿看了之後很快就回信過去,讓慕朝煙先忙著應對,彆太擔心,並且表態墨玄琿這邊會給慕朝煙倚仗的。

他現在由於這邊的事情也很亂糟,所以並不能在第一時間趕回慕朝煙身邊去,已經十分擔心了,所以正在想儘辦法儘快的回到慕朝煙身邊。

墨玄琿在心中默默祈禱著,希望白柏動手能晚一些,彆讓慕朝煙先出了什麼差錯。

慕朝煙知道這件事情之後也很震驚,她收到墨玄琿的回信之後,便帶著自己府中的幾個人到山頭開始準備起了防禦攻勢,必須要做好一切的後路才行。

若是自己真的在事先鋪墊上出了什麼差錯,到時候等到白柏攻擊過來的時候,慕朝煙也能夠有一些拖延的時間。

而白柏在決定動手之後,也冇打算再藏著掖著,他知道慕朝煙訊息一向靈通,等自己事先做好決定的那一瞬間,你隻有可能已經知道了這件事情。

所以他也根本不打算再拖下去,在做好決定之後,直接到街上大肆采買,開始準備著為士兵的口糧。

其餘的幾個官員也是一樣的,他們目的就是讓人把訊息放給慕朝煙,第一個也是讓慕朝煙有所震懾好讓她收斂一些,不至於在這段時間找他們的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