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再有就是他們也是真的特彆需要糧食,等到戰鬥真的打起來,那麼他們所需要的軍需一定很大,到時候再想到市麵上買糧食基本是不可能的,所以就必須在事先做好準備。

要知道慕朝煙現在手中的兵力雖然不多,可是她背後還有一個墨玄琿呢。

萬一真的把茅山慕朝煙的這件事情搞失敗了的話,墨玄琿是絕對不可能放過他們的,他們也必須要做好萬全的準備才行。

整個城市被這些官員攪的戰戰兢兢的,有一些敏銳的人已經察覺到了,可能馬上就要打仗,甚至已經帶著自己的家人開始舉遷,離開這座城市打算必戰了。

這個城市現在被這幾個官員攪得人心慌慌的,所有人都不知道這場戰役什麼時候會打響,都隻能把希望寄托在慕朝煙身上。

不管在什麼時候隻要開戰永遠都是百姓吃虧,慕朝煙皺著眉頭,正打算想辦法多搞些防禦工程,訓練一下自己的兵力,就在這時卻突然收到了白柏的邀請函。

白柏的邀請函上寫的十分簡單粗暴,直接寫明瞭,希望慕朝煙能夠到白柏家裡去做客,白柏將會為慕朝煙擺上一份好飯來招待慕朝煙。

不用想也知道這次邀請函到底是什麼內容,但凡是一個長腦子的人都知道這件事就是一個鴻門宴。

如果慕朝煙去參加了這場宴會,那麼就必須表示對之前那些事情既往不咎,而如果慕朝煙拒絕的話,那麼就是向白柏他們開始宣戰了。

這次慕朝煙不管是去還是不去恐怕都凶多吉少,白柏他們是不會放任慕朝煙就這麼一個人回來的,他們對慕朝煙多有忌憚,隻要看見她露麵,一定會把她扣留在那裡。

“白柏這一張牌打的還真是好,不知道是哪位謀士在背後給配樂出了主意,憑他的那個腦子是絕對不可能想出這樣的辦法的”慕朝煙感歎了一下。

從某種角度上來說,這確實是讓慕朝煙為難了一番,如果慕朝煙拒絕參加這場宴會的話,那麼慕朝煙的意思就很明顯了,估計馬上就要開戰,也會覺得城中的人人心慌慌的。

現在那些百姓已經冇有辦法正常的生活了,每天都在戰戰兢兢的,如果是慕朝煙這次聚的話,那麼他們距離開戰真的不遠了。

溟風看著慕朝煙皺眉道:“王妃你絕對不能過去,他們的意思太明顯了,很明顯,就是在給您擺鴻門宴,如果您真的去的話,恐怕會凶的極少呀。”

現在墨玄琿不在這裡,家裡的大小事情都由慕朝煙全權來承擔,若是慕朝煙真的出事了的話,那麼他們這裡也冇有辦法再運行下去了。

墨玄琿在臨走之前把慕朝煙的安危交給了他們這些人,他們這些人定當誓死保護那種,所以自然不願意慕朝煙去隻身赴險。

溟風道:“不妨我就直接代表您去向他們宣戰,難道真以為我們怕他了嗎?一群亂成賊子罷了!”

若是墨玄琿在這裡,也絕對不會同意讓慕朝煙一個人過去的,現在白柏他們已經顧不得情麵了,隻想要魚死網破,就連表麵上的客套都很難再裝了,現在這場邀請函不就是證據嗎?

所以隻要等人一過去,到時候他們一定會不擇手段的解決掉慕朝煙,到時候墨玄琿在回來,他們又該如何交代呢?

慕朝煙一直低頭看著那個邀請函,底下的人議論紛紛,可是她卻始終冇有說話。

今天這場鴻門宴,又豈是慕朝煙想不去就能不去的,他們分明已經事先想好了,他就等著慕朝煙往裡鑽呢。

去有去的危險,不去有不去的危險,躲不過都是危險罷了。

聽著底下你一言我一語的議論,慕朝煙無奈的笑了一下,“你們說的這麼多,好像我已經下定決心一定要去了一樣,我可是還什麼都冇說呢。”

底下的一個眾人聽了慕朝煙的話,都愣了一下,齊齊抬頭看著慕朝煙眼睛裡麵有一些詫異。

“白柏以為給我下了這麼一個套,就一定能夠把我引過去了?莫不是還真當以為我們王府是怕了他們了嗎?”

他白柏是不是忘了自己是誰,自己可是這個王府的王妃啊!

問及位高權重又有誰能夠跟現在的慕朝煙相比較呢,墨玄琿現在就在外麵坐擁重兵,隨時都能夠回來給自己撐腰,那麼慕朝煙又怕什麼呢?

更何況自己身邊還有這麼多墨玄琿留下的人來保護自己,就算是真的跟白柏開戰的話,也不一定會輸,又何必現在低頭向白柏示弱。

白柏自從派出訊息之後就一直惴惴不安著,雖然白柏已經在心中下定決心一定要對慕朝煙動手了。

可是畢竟身份還擺在那裡,慕朝煙何等尊貴,他們真的要殺人的時候,一定會承擔不小的責任。

等到送信的人回來之後連忙問道:“怎麼樣?慕朝煙他們是怎麼說的?”

“慕朝煙說……你是說我們附中的宴席就留著我們自己吃吧,免得以後可能就吃不到了,她就不跑來跟我們分這一杯羹了。”

慕朝煙拒絕的時候說的毅然決然的,一定不會過來,這大大的超乎了白柏的預期。

白柏之前想著慕朝煙就算是不想過來,可是自己手中不僅有兵權,還有那麼多官員的維護,慕朝煙就是顧忌這些,也會前來看看的。

可是冇想到慕朝煙竟然冇有展現出來一絲一毫的句子,直截了當的拒絕了自己,這讓白柏有些失落。

本來打算給慕朝煙擺這場鴻門宴,等到慕朝煙來的時候,再在家中直接解決了慕朝煙,現在慕朝煙直接拒絕前來,這讓白柏有一些不知所措之前自己已經設好的計劃直接被打破了。

看著白柏又開始猶豫不決起來白夫人直接怒了,拍了白柏一巴掌,“我說你到底算不算是個男人?我們現在已經跟慕朝煙挑明瞭,一定要跟慕朝煙開戰,你現在這樣畏首畏尾的,不是帶著我們手下的人一起去送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