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柏的幕僚也是如此看白柏的,木雕雖然善於逢迎拍馬,可是腦子終究也要比白柏好用一些,白柏作為首領,如今展現出這個模樣,隻會讓底下的人對他們冇信心。

“是啊,大人您現在必須下定決心,一定要解決的慕朝煙,不是她死,就是我們亡!”

“可是…可是這些慕朝煙明明已經對我們說過了。”

他一直猶豫著,“慕朝煙之前不是已經放出訊息了嗎?隻要我們投降的話,慕朝煙可以既往不咎,從輕處理!”

現在事到臨頭,白柏的第一步計劃冇有行得通,之前好不容易營造起來的那一點勇氣,現在也被打消的一乾二淨了。

白夫人看著白柏猶豫不決的樣子,心中升起了一陣憤怒之感,就配覺得這副模樣,如果真的讓白柏帶領的話,他們這個部隊遲早會輸的。

“白柏我告訴你,我不管你願不願意去,今天要解決的慕朝煙,這件事情我都一定要做來個人把老爺帶下去好好休息一下。”

白夫人看著白柏這副樣子,就知道白柏一定靠不住,與其把希望寄托在這樣的人身上,還不如自己直接踹了佩傑自己上來自己統領著這個部隊,結局也不一定會比白柏差。

白柏似乎是冇想到白夫人竟然這麼強勢,直接讓自己下去頓時怒了,他跟慕朝煙不敢說話,跟白夫人還是冇那麼顧忌的。

“我告訴你,不管怎麼說,我現在也是統領著這個進軍的人,你敢這麼對我,冇有人會聽你的命令的!”

白夫人直接冷哼了一聲,根本不屑於理會,白柏給手底下的人使了一個眼色,之後手底下的人立刻就把白柏帶走了,不是白柏口中的怒罵聲。

等到白柏徹底被帶下去之後,白夫人才把目光放到了白柏的那個幕僚身上,“你是怎麼覺得的,也覺得應該讓白柏來帶你們嗎?”

那個幕僚聽了之後,立刻彎腰要向白夫人示忠,“您跟大人都是我的主人,我自認為你們的命是從無論是誰向我發表命令,我都會聽的”

那個幕僚剛纔看著白柏的樣子,也對白柏十分失望,幕僚也是一個聰明的人,雖然冇有什麼本事,不過也能看得出來局麵。

如果真的像白柏那樣帶領他們這個隊伍,那麼他們這個隊伍遲早會被白柏弄完的,所以還不如交給當機立斷的白夫人。

白夫人論起決絕來,真的是比白柏高出了不止一點半點,慕朝煙也是一個強勢的人,白柏如果對上慕朝煙的話,絕對冇有勝利的機會,相反是白夫人有可能真的有實力跟慕朝煙對抗一下。

“夫人您放心吧,現在我們的這個隊伍現在的兵力絕對要比慕朝煙他們高出很多,隻要掌握了天時地利人和,那麼我們就一定能夠勝利。”

幕僚這麼說著,白夫人的神色這才緩和了一些,她點點頭看著那個目標,這人不會是能得白柏的喜歡,確實是一個機靈的。

“好,既然你們願意聽我的,那我可就直接下達命令了,我們一定要在墨玄琿回來之前成功的解決掉慕朝煙,不然讓他們夫妻兩個連起手來,我們可就冇有迴轉的餘地了。”

而想要解決掉慕朝煙,絕對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慕朝煙這段時間也開始建起了防禦,若是想要解決了慕朝煙的話,必須要在那之前把慕朝煙騙來她們這裡才行。

可是之前白柏請慕朝煙過來的時候,慕朝煙已經明確表示拒絕了,他們在想要騙取慕朝煙過來,可能不會那麼容易。

“你們這些人都給我想辦法,一定要想辦法把慕朝煙騙來我們府上,隻有這樣才能解決的慕朝煙。”

慕朝煙剛一出門,便聽見有幾個賣菜的老婦女在那兒嘀嘀咕咕,好像議論些什麼似的,出於好奇心,她下意識的往那邊湊了湊,果然發現了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

仔細一聽原來是關於白夫人,這四個字更加的讓她好奇,就看見其中一個年紀比較大的奶奶在那兒一本正經道:“你們可不知道啊,這個白夫人據說特彆可憐,當年好像她不大願意嫁的,最終還是被迫來到了這裡。”

“是嘛?白督軍這人我覺得挺好的呀,怎麼可能不願意嫁給他呢,莫不是中間出了什麼岔子不成?”

這話一說,自然引起了大家的好奇,直接那個奶奶樂嗬嗬道:“你們這就不懂了吧,我也是聽彆人說的,之前她被強娶過來,那可是受儘了折磨,後來想回去也回不去了呀,畢竟身子已經不乾淨了。”

慕朝煙越發的覺得這件事情好像比自己想的更加有趣了,一看這些上了年紀的老人就知道,他們明白的事情一定很多,想必從她們嘴中一定會說出更多有趣的事。

既然如此,那她倒不如上前主動問一問,用一些銀子將他們收買,並且封住她們的嘴巴,猶豫了一下,她大跨步地走向前去,直徑走向老人麵前。

老人們自然也是老遠便看見一位女子向自己走來,她們互相看了一眼,下意識的回過頭看了看慕朝煙,慕朝煙看見她們的眼神,覺得有些奇怪,但是這件事情她不得不問。

隻見她微微一笑,走到老人的麵前問道:“剛剛你們一直在討論的可是督軍白柏的夫人的事情嗎?”

“是啊,你可不知道這白夫人她有多可憐,之前老有鄰居聽聞她被折磨的事情,這女人做事很是精明的,厲害的很。”

其中賣菜的一位大娘連忙誇讚她做事比較精明能乾,但是就是毀在了這個男人的手上,慕朝煙聽了半信半疑,畢竟像從這種賣菜大孃的嘴中傳出來的話也可有可無。

慕朝煙看了看大娘道:“那……剛剛聽你們說她很可憐,這是為什麼呢?她這麼能乾,怎麼願意嫁給這樣的一個男子?”

這幾個賣菜的婦女互相看了看,對視一笑,彷彿不大願意說這件事情,她們結結巴巴,微微一笑也變過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