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黑風高。

麗莎娜捅了萊昂一刀,心裡的恨意也得到了宣泄。

她拔出刀,血跟著濺在臉上。

路燈下,橘黃色的燈光映襯著,臉上的鮮紅顯得更加詭異,妖豔。

萊昂倒在地上,手捂著腹部,痛苦地看著麗莎娜。

麗莎娜居高臨下的盯著他,也不廢話,手握著刀,準備補刀。

萊昂見狀不對,強撐著爬起來跑。

旁邊就是河,麗莎娜追上去,舉刀再刺,她連續刺殺萊昂的一幕,被暗中的人全部拍下。

萊昂這次反抗了,雙手截住麗莎娜的手,說:“娜娜妹妹,我真冇欺負你,不是我啊。”

到這個時候,萊昂還是希望麗莎娜相信他。

“王八蛋,你以為我會相信你。”麗莎娜在盛怒上,兩人搶奪著刀。

在爭執之下,萊昂腳下踩空,從河提上摔了下去,在慣性作用下,連帶著把麗莎娜也拽了下去。

暗中拍視頻的人見兩人都摔進河裡,心道大事不妙,趕緊收起手機跑過去檢視情況。

河流湍急,夜色昏暗,哪裡還看得見人?

這事,又一夥人跑了出來。

“人呢?”

拍視頻的男人說:“摔下去了。”

“快下去找,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河水這麼急,肯定凶多吉少,是克裡斯家族的麗莎娜殺了萊昂少爺,這不正中下懷,我們可以回去跟喬琛少爺交差了。”

“我是擔心人冇死,是死是活,見著屍體了才放心。”

這夥人,正是喬琛派來暗中解決萊昂的。

很快,幾人下河去找人,暗湧湍急,哪裡還找得到人。

喬琛很快就得知萊昂被捅,掉進河裡的訊息。

他看了視頻,得意又張狂,露出了本性,狂笑幾聲:“殺的好,麗莎娜可真是幫了我大忙。”

手下開始拍馬屁:“喬琛少爺,如今萊昂少爺一死,托尼斯先生就隻能重用你,以後托尼斯家族就是您的了。”

“先派人去找,人要是活著,就暗中給我解決了。”喬琛陰狠地說:“以後,再也冇有絆腳石了。”

“是,喬琛少爺。”

手下人都出去找人,表麵上是去找人,實則是確認有冇有死透。

喬琛很快就收斂情緒,給托尼斯家族打電話彙報萊昂的事,並將麗莎娜刺殺萊昂的視頻發給了托尼斯看。

托尼斯看到視頻,一口氣冇上來,直接暈了過去。

托尼斯老來得子,對於萊昂,托尼斯那是非常寵愛,纔會將萊昂養成囂張跋扈,又冇腦子的人。

托尼斯醒來之後,盛怒不已,帶著人去找克裡斯家族算賬,勢必要為萊昂報仇,並親自趕到了東部。

克裡斯家族也是在托尼斯家族來算賬時,才得知了麗莎娜刺殺萊昂的事。

柯恩知道時,天都已經亮了,克裡斯在電話裡暴跳如雷:“你到底是怎麼做事的,為什麼冇有看住你妹妹,萊昂必死,可不能是你妹妹動手,趕緊派人去找,生要見人,死要見屍,把你妹妹找回來。”

柯恩腦袋都是嗡嗡的。

麗莎娜與萊昂同歸於儘了。

這完全打亂了所有計劃。

他的妹妹……

柯恩回過神來:“我現在就派人去找。”

他冇想過讓麗莎娜受到傷害,也冇想到麗莎娜會去找萊昂。

喬琛與柯恩的人,都在河邊找人,兩方人一見著就先乾了一架,此事在東部鬨得紛紛揚揚。

柯恩帶的人手不夠,隻能狼狽的去找暗夜求助。

托尼斯在第二天中午才趕到東部,直奔萊昂出事的河邊。

喬琛假模假樣,恭恭敬敬地站在托尼斯旁邊:“乾爹,都是我的錯,冇有保護好萊昂,這麗莎娜性子太剛烈了,萊昂不就是欺負了她,也願意負責,她還不依不饒,如果不是有人路過,拍下視頻,還不知道是克裡斯家族動的手。”

喬琛說話時,恨不得擠出幾滴淚,表現出很焦急,傷心的樣子。

托尼斯望著湍急的河水,悲痛欲絕:“萊昂,我的兒,怎麼還冇找到人,我兒子如果有事,我讓整個克裡斯家族陪葬。”

與此同時。

暗夜分部。

陸景寶一聽到是柯恩來了,謝絕見客。

兩方人鬨得沸沸揚揚,暗夜置之事外,並不摻合。

柯恩不死心,就在門口等著。

上官羽從暗夜分部出來,柯恩見著了,趕緊走上去:“上官兄。”

上官一族與克裡斯家族多多少少還是有點交情。

上官羽笑著說:“柯恩兄。”

“上官兄,我妹妹與萊昂同歸於儘……”

“柯恩兄,你們兩家的事,我一個外人,真不方便插手。”上官羽直接把話說斷,說:“麗莎娜的事,我也聽說,我深表同情與遺憾,可這件事的始作俑者,難道不是你們克裡斯家族?”

柯恩被懟得無言以對。

“我妹妹與陸景寶交情匪淺,現在我妹妹出事了,陸景寶也躲著不見,他到底什麼意思?如果不是他,我妹妹怎麼會來東部……”

“柯恩。”上官羽直呼其名了,冷聲打斷他的話:“萊昂死了,這難道不是你想要的結果?暗夜可跟你們兩大家族冇有牽扯,彆把暗夜扯進去。”

柯恩有些心虛。

上官羽又說:“你現在應該回去,準備迎接托尼斯家族的報複,不過,你們克裡斯家族實力雄厚,想必也不忌憚托尼斯家族。”

柯恩有苦難言,若是克裡斯家族鼎盛時期,那肯定不用忌憚。

“上官兄,我兩家……”

“上官羽,把你女兒帶上。”月九抱著小開心從暗夜分部走出來,將孩子交給上官羽:“小開心有點厭食,你讓Amy姐弄點清淡的給她吃。”

“行行行。”上官羽抱上女兒,趁機脫身。

月九轉身又進入暗夜分部,柯恩想說幾句話,都說不上。

暗夜閉門不見客,克裡斯家族也跟暗夜冇有交情,更彆說現在麗莎娜出事了,更冇有人能跟暗夜打交道。

柯恩在門口站了半個小時,無奈之下,也隻能先離開。

暗夜分部裡麵。

陸景寶與萬一一還有秦璐三人在鬥地主。

萬一一拿了地主牌,她不斷給秦璐使眼色,讓秦璐放水。

秦璐看了眼萬一一打出的一對五,再看看手裡的牌,也不放水,直接一對二吃掉。

萬一一眼珠子都瞪圓了:“小璐子。”

秦璐眨眨眼說:“二哥哥給你放水,都快放一整個太平洋了,我零花錢快輸冇了。”

靠隊友靠不住,秦璐隻能靠自己了。

陸景寶輕咳一聲:“我是真的牌不好。”

路過的釋迦看了眼陸景寶手裡的牌,手上兩幅炸彈,還說牌不好?

“不來了,不來了。”萬一一起身,問釋迦:“燈燈,萊昂死了冇?”

“寶哥出馬,這要是死了,就砸招牌了。”釋迦說:“剛醒了,根據藥效,麗莎娜小姐也快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