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萬潭淵手握一枚白子,不假思索的朗聲大笑:“哈哈,我觀張先生喜歡先禮後兵,行堂黃大道,謀略之中卻有幾分兵權謀之意。”

“張先生把生意做到海外,真是我洪門中的傑出後輩。”

不萊梅事件真是令他記憶猶新,給出的評價也極高,黑柴不禁開口謙讓:“萬會長太瞧得起那個小子了。”

“區區一個晚輩有點成績,當不起萬會長的謬讚。”然而,他嘴上謙虛,麵上也忍不住泛起笑容,神情頗有一些得意。

黑柴在大公堂當中備受禮遇,地位尊崇,自是離不開和義海日漸壯大的影響。

彆看他整天遊手好閒,遛鳥逛街,實際上,他在大公堂內卻混的頗有幾分薄麵,和義海北美堂口在跟大公堂的合作之下,逐漸也開始影響小部分堂口裡的年輕一輩。

小有兩分影響力了。

萬潭淵自是看重黑柴背後的字號,字號越強,地位越高。這時萬潭淵卻說道:“南美卻是各幫會勢力犬牙交錯的風雲地,墨西哥人,迪西人,意大利人,有名有姓的社團,家族就有十幾個人。”

“德克薩斯洲靠近墨西哥,更是墨西哥人的傳統地盤,當地三大墨西哥集團,每一個都不容小覷。”

德克薩斯洲戰爭獨立之後,南美迪西人掌握政治權,親墨西哥的墨西哥人,下沉到非法行業當中獲取暴利。

首先,往來於德克薩斯,墨西哥邊境做電器,日用品,工業品走私就是一樁大生意,從墨西哥帶毒品,鴉片前往德克薩斯又是一樁生意,本地的夜總會,賭博,色情服務,大部分都掌握在墨西哥黑幫手中。

墨西哥毒梟可是敢派兵攻打政府的利益集團,同哥倫比亞毒販一起並稱“美洲雙雄”,一南一北控製著整個美洲的白粉供應。

萬潭淵道:“何況,休斯頓是德克薩斯首府,盤踞在當地的帕爾馬集團跟警察政府有很深的關係。”

“張先生要把產業做到休斯頓很難。”

這是一塊早已被分好的蛋糕。

黑柴皺眉道:“做正行不會有什麼問題吧?”

“大致是不會有的,但具體情況難講。”萬潭淵再落一子,揮手說道:“不過,張先生要是有需要幫忙的地方,請柴哥明言。”

“大公堂為天下洪門魁首,自當支援天下洪門奮勇向前!”萬潭淵道:“華人在海外捱打的日子早就一去不複返了,一日不往前打,鬼佬就可能打返回來。”

黑柴微微頷首:“萬會長說的是。”

這盤棋下完,黑柴未再逗留,起身拱手告辭。

而後,拎著鳥籠,吹著口哨,邁著大步離開,坐上轎車卻立即說道:“打電話叫飛麟回屋企聊天。”

隻有大佬才知道打地盤前,買產業有多精妙絕倫。

因為,有正行產業纔有一個社團的根!

兄弟們有工開,有飯食,纔有精力去搏命,無正行產業就去打地盤,打下地盤也是無根之萍,遇事就被雨打風吹去。

在香江本土可以玩無本買賣,隻靠一個打字。

畢竟,人人都是本地漢,有身份,有老宅,打出頭再建關係網也不遲,可在國外更能得出買正行的高明,因為,你在國外首先要有一個合法身份,買下正行就可以安排合法身份給兄弟們開工,警察來找茬都能不畏不懼,若是能把正行擴大成當地大型企業,納稅大戶,扶持政客參選,提高民族待遇,每一步都可以走的冠冕堂皇。

大公堂就是靠這種手段擴大影響力,提高海外華人的社會地位。

辦唐人街。

開中國城。

林林總總。

為的就是讓海外華人挺直腰桿做人!

因此,萬潭淵很容易在張國賓身上嗅到一種熟悉的味道,對張國賓的籌謀心領神會。

舊金山,一座中式庭院裡,萬會長正灑著魚餌,喂著幾尾鯉魚,胡念中一襲青衫,戴著圓框眼鏡,拿著一把紙扇,近前輕聲問道:“會長。”

“你跟黑柴聊過了?”

“聊過了。”

萬會長回首,露出一幅和藹的笑容。

“黑柴還不肯跟我承認和義海的佈局,可能是怕我們忌憚和義海的發展吧。”

胡念中無可奈何的搖搖頭:“柴哥在香江經曆太多爾虞我詐,對我們有一定提防很正常,不過我們大公堂推舉出來的天下洪門總會,又不是靠打打殺殺,兼併出來的江湖堂口,柴哥未免有點多慮了。”

“他有顧忌也正常,畢竟大公堂也要賺錢嘛,不過,光是和義海在海外的體量根本影響我們。”萬潭淵輕笑道:“和義海還非常識趣的在南美開拓地盤,看來義海北美堂口的勢力已經見頂。”

北美有大公堂先紮下根,南美卻是一塊風雲地。

雖然,早早被本地勢力瓜分,但是冇有華人勢力,義海要插手反而有種困龍脫鎖,龍遊大海之感。

能打下多少地盤就看和義海的勢力。

胡念中讚許的點點頭:“識得大體,進退有度,這種同門兄弟真是講規矩,理當助一助。”

“困龍既要脫鎖,攪動風雲,自是該助一助。”萬潭淵輕拂白鬚,麵容含蓄,溫文爾雅的講道:“何況,大公堂也可藉此機會進入德克薩斯。”

“你說,在休斯頓開一條唐人街怎麼樣?”

萬潭淵問道。

胡念中一笑:“那可是項大工程,要有人,有業,有天下。”

唐人街就是海外華人用血打出的天下,每一塊磚背後都是鮮血,絕不是簡簡單單蓋一條街起來那般簡單。

萬潭淵麵帶微笑:“龍遊大海,天下皆可去得。”

“拭目以待吧。”

這回他是真想親眼見見那位洪門的後進門生了。

“事情過後,要約他來舊金山坐一坐。”

黑柴在彆墅內,說道:“飛麟,你親自帶一批兄弟趕去南美,阿賓正在南美佈局新的生意,記得挑選一批能乾的。”

飛麟眉目動容,抱拳應命:“是!”

“阿公!”

庭院,荷花池旁,一位穿著體恤,身材肥碩,皮膚黝黑的年輕人低頭道:“會長,你找我?”

萬潭淵端著一杯茶,低頭輕啜,抬起目光:“火牛,你最近有冇有老實去酒樓上工?”

“會長,我每天都在酒樓洗盤子,一天洗五百多個盤子!”

火牛喊道。

萬潭淵微微頷首:“我有件事要交給你去做,回家準備一下行禮,阿南會去找你。”

“好呀,會長!”

火牛張口答應。

兩隊人馬各自在舊金山出發,一同前往休斯頓市,休斯頓將要上演一場龍爭虎鬥。

休斯頓,洲際酒店,翌日。

張國賓在酒店睡醒起床,並冇有按照約定,前往南方公司進行商業談判,南方公司既然決定引入競爭對手,第一輪談判絕對是無效會議,不解決競爭對手前,不要想拿下711連鎖公司。

美國佬做生意的手段非常卑劣,根本不跟你講商業規矩,誌在謀求利益最大化。

這時候前往南方公司進行談判,態度上就會弱於下風,給南方公司漫天要價的機會,就算拿下711也要付出更多的價碼。

價碼超出一定地步的話,張國賓就可以轉為投標大潤髮,麥德龍等大賣場的經營權,付出與投入就會不成正比。

當然,相應就會喪失連鎖便利店的行業版圖,可大賣場一樣可以為和義海提供現金流,將來若能把KFC開起來,照樣能優化義海集團的構架。

隻是長實集團將會成為香江,乃至亞洲地區的零售大王,由此可見,長實集團拿下711的決心有多大,跟長實拚銀彈很燒錢,得益的卻是美國佬,張國賓乾脆連美國佬的麵都不見,僅有項目談判組前去開會。

中午。

馬世明穿著西裝,手拿檔案,回到酒店,無奈的說道:“BOSS,南方公司的總裁布希,托我慰問你的身體,如果需要的話,他會派私人醫生給你看病,不過布希取消了下午的會議進程,說是要等你身體康複再繼續開會。”

張國賓翹起二郎腿,坐在一張皮沙發處,抽著雪茄。

“美國佬不給我們麵子,我們憑什麼給他臉?”

他緩緩吐出一口煙霧。

“反正下午不用再開會,下午陪我出去逛逛,領略一番德克薩斯的風情。”

張國賓站起身,拍拍馬世明的肩膀:“去換一套西裝,光鮮些,唔要給人看扁了。”

馬世明身上的白色西裝,略微沾了些咖啡漬。

他笑道:“張生,你要領略德克薩斯的風情,還是德克薩斯女郎的風情?”

張國賓穿著一身黑色西裝,胸前戴著領結,含笑望著馬世明:“你好像很鐘情德克薩斯的美麗,怎麼?”

“有癖好!”

馬世明很光棍的說道:“妻子不在身邊,就該好好享受,何況,征服他們的女人,我很鐘意。”

“下午先去找間賭場逛逛。”張國賓笑道,馬世明答應道:“冇問題,我很喜歡。”

1985年6月17號,港府總督尤裡希思在巡視中環海濱公路建設工程期間,突發心臟病猝死。

這是香江曆任總督當中,唯一在任上逝世者,病理清晰,病例完整,毫無爭議!

------題外話------

過520?最討厭消費節了!老老實實碼字!真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