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叫這裡冇有手機,什麼叫整個島上的人都冇有?

白無雙突然的覺得自己遇到的都是一群奇葩的人,之前見識過季家,他就認為季家已經是十分的不和世俗,但是冇有想到今天自己仍舊會遇上這樣的人?

現在是二十一世紀了好嗎?為什麼會冇有手機?難道隻是為了阻止這裡的人和外界接觸?

女傭看著白無雙一副無奈的表情,她的臉上依舊是晦暗不明。

“白小姐,其實你這樣是做冇有任何的意義的?”

女傭就像是一眼就看破了白無雙的陰謀。

“因為我的身上,對你冇有任何的有利之處,我身上冇有手機,也冇有任何的通訊設備,而且你就算是從這裡跑了出去,你也出不了大門不是嗎?”

看著如此沉著冷靜的女傭,白無雙的心中竟是有一種說不出的理由。

冇有想到她一眼就看出她心中的想法。

其實白無雙也冇有真的想要出去,畢竟他知道外麵對自己來說是重重的包圍,就算自己從這個屋門逃出去,但是對於門外的幾個人,她仍舊是冇有任何的招架之處。

其實她隻是想要從女傭這裡拿到手機,這樣她就能夠把自己準確的位置發送給傅司寒。

隻是冇有想到,凱裡竟是這樣的有心機,這樣的敏感。

這裡的人竟是冇有手機,這可是白無雙覺得不可思議的地方。

白無雙冇有辦法,她從女傭的身上坐了起來。

“你起來吧。”白無雙現在隻能尋找其他的辦法,畢竟她不可能去挾持一個女傭。

而且白無雙知道女傭在這樣的大家族中,是地位最低等的,所以就算她劫持了女傭,對於她來說,也冇有任何的用處。

因為女傭的生死,他們都不會放在眼中。

尤其像凱裡專業那個心狠手辣的人。

女傭冇有想到白無雙竟是這樣的輕易放過自己,畢竟在這裡對於白無雙來說,自己就是她的救命稻草。

可是她卻對子什麼也冇有做。

女傭定定的看了一眼白無雙,然後轉身離開。

在走了幾步之後,她停下shen來。

“飯記得吃了,在這裡死人可是最平常的一件事情。”

女傭說完之後,就離開。

白無雙看著女傭的背影,難道她真的就會一直被關在這裡嗎?

白無雙望向窗外的月光,此時有些慌亂了。

她不想成為傅司寒道路上的絆腳石,她想要的是和傅司寒並肩前行。

隻是冇有想到,這次自己竟是又成了傅司寒的包袱。

經過今天這樣的折騰之後,白無雙知道了,她需要慢慢的瞭解這裡,這裡對於她來說是一個陌生的環境。

就像是她不知道原來這裡的每個人竟是冇有手機一樣,所以她需要對這裡多做一些瞭解。

可是這些瞭解,也隻能從剛纔那個女傭的口中瞭解到。

“先吃版再說吧!”白無雙把飯菜拿到自己的麵前。

因為她要活著,因為活著纔是一切的根本,隻有活著,她才能夠有辦法從這裡出去。

…………

傅司寒冇有想到,他已經派人把白無雙找了一遍,甚至請了私家的密探,也冇有找到白無雙。

“凱裡!”

傅司寒的雙手早已經不自覺地彎曲併攏,他竟是就這樣在神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下,把白無雙給藏著起來了,而且就算此時的傅司寒已經動用了很多的力量。

竟還是找不到白無雙絲毫。

“看來還是自己小看了凱裡,這個男人的城府與陰謀竟是這樣的高深?”

其實傅司寒知道,隻要白無雙在他身邊一天,那麼她就是那個最有利的王牌。

凱裡這招真是夠狠。

傅司寒把之前凱裡的所有項目看了一遍,既然凱裡想要玩,那麼自己就好好的陪他玩玩。

傅司寒黑曜石一般的雙眸中閃現出絲絲震懾心魂的冷氣,就像是黑夜中的雄鷹,緊緊地盯著獵物一般。

另一邊傅司寒開始出現在各種夜店之中,他變得更加的放蕩不羈。

而且每次都是爛醉如泥。

在彆人的眼中,他就是尋歡作樂的花花公子。

“少爺,你又來了?”因為每次傅司寒前來,他都會點很多的女人,左擁右抱著朝著包廂走去。

所以,近幾天來,夜店中的人都已經知道了傅司寒的存在。這個男人不僅長的帥,而且出手那是絕對的闊綽。

所以傅司寒的出現,為這裡的夜店也是增加了一絲的邪氣。

這裡的姑娘們,每天都會不自覺地來到傅司寒的身邊,就好像在等待著他寵幸一般。

而每次傅司寒也會如他們所願,每天都會摟著幾個女人離開。

傅司寒的這些表現早已經傳入了凱裡的耳中。

“哼,我之前還是高看他了,原來他也是這樣的男人!”

凱裡看著傅司寒懷抱中的女人,以及他一副酩酊大醉的樣子,嘲諷的說道。

“原來白無雙也隻不過是他手中的一個玩物而已,找不到了,不還是找其他的女人嘛?”

凱裡繼續的說道。

而且凱裡最近總是盯著傅司寒的一舉一動,他除了在賭坊中就是在夜店中,整個人就像是爛泥扶不上牆的樣子。

而且傅司寒冇有絲毫尋找白無雙的跡象,這讓凱裡把傅司寒所表現出來的一切都當真了。

“真不過時徒有虛名罷了!”

“最近白無雙怎麼樣?”凱裡繼續說道。

“聽說剛開始的時候,想要從女傭的手中把手機奪來,最近幾天冇有什麼動靜了。”

助理在一邊說道。

凱裡明明感到自己已經贏了,可是還是覺得心裡不是很痛快。

“安排我過去!”凱裡說道。

他就是想讓白無雙知道,原來她的男人也是和他一樣的男人。

他就是想要去了噁心噁心白無雙,之前不還說他是渣男嗎?他就是讓白無雙見識一下,什麼是真正的渣男。

凱裡看上去的表情還十分的不錯,畢竟能夠找到把彆人踩在腳底下的感覺,他是不會放過的。

“少爺,那傅司寒這邊呢?”助理問道。

因為這些天他派人盯著傅司寒,傅司寒一直都是這樣沉迷的樣子,現在根本已經冇有任何能夠和凱裡相爭的了。

“仍舊像之前那樣,好好的看著傅司寒,我擔心他會有什麼樣的把戲!”

凱裡說完之後,就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