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太玄界,南荒。

微風低語,月照青山,帶著淡淡的猩紅,散發著絲絲的不詳。

鬆煙山,山體不大,佇立在墜龍江畔,遍植鬆木,常年雲霧繚繞,遠遠看去,宛如有煙氣升騰,故有此名,其秋冬長青,往日裡也是一個觀風納景的好去處,但今天在漆黑的夜幕以及猩紅月色的映照下,棵棵鬆木交織,宛如一隻隻張牙舞爪的鬼物,頗有幾分詭異。

山腰,青磚綠瓦,一座並不大的道觀隱藏在林木深處,觀名長青觀,觀口栽著兩棵果樹,一棵是荔枝樹,另一棵也是荔枝樹,儘皆有十米來高,鬱鬱蔥蔥,冠如華蓋,隻可惜此時已然入秋,荔枝樹上並無花果。

觀內,寂靜無聲,隻有幾盞懸掛在拐角處的風燈偶爾發出火焰呼嘯的聲音,有搖搖欲墜之感,而在一處房門緊閉的精舍之內,透人骨髓的寒意正在瀰漫,讓門扉上都帶上了點點霜花,將這個詭異的夜晚渲染的越發冷了。

房間內,一顆拳頭大小的明珠綻放著清冷的幽光,取代燭火將整個房間照亮,縷縷青煙從巴掌大小的香爐中升騰而起,為這個不大的房間增添了幾分飄渺,嗅之,有輕靈之香,可安定心神,而就在這樣的一個環境之中,一個年歲不大,大約十五六歲,身穿藏青道袍的小道士倒在了床榻之上。

他麵色青紫,身體僵硬,覆蓋著一層薄薄的白霜,已然冇有了生氣,宛如一個被凍死的人,但鬆煙山位於南荒,氣候普遍炎熱,此時剛剛入秋,那怕衣不遮體也根本不可能被凍死,而且其雙腿盤結,顯然之前正在打坐,是突然遭遇了某種變故才變成現在這樣。

呼,突如其來的狂風拍打著門窗,這彷彿是某種信號,原本已經冇有了聲息的小道士突然從床榻上坐起,雙腿盤結,手結龍虎玄印,其動作嫻熟,近乎本能。

吼,龍吟虎嘯,眉心生光,雖然微弱,但卻格外堅定,不動不搖,彷彿能照透人心,也就是在這一刻,小道士身上的點點白霜開始悄然消退。

“我穿越了?”

一盞茶後,眉心的光輝隱冇,小道士睜開了雙眼,黑白分明的雙眼中有著一絲詫異。

“同名同姓,依舊叫張純一,平陽張家子弟,因患有骨弱之症所以被送到長青觀跟隨長青子修行。”

“這是巧合還是傳說中的他我?”

將小道士殘留的記憶一一收攏,張純一追尋著種種痕跡。

此方世界天地間有靈機瀰漫,萬物得之,或有長生之望,就算長生是虛妄,但延長壽命卻是尋常,而且還有大偉力歸於己身,在這樣的情況下,人族誕生了一批追尋長生的求道者,他們被稱之為修仙者,修道者,小道士就是其中一個,隻不過還站在門外而已。

天地萬物皆可納靈機入體,衍生法力神通,萌生智慧,走上修行之路,這類存在被人族修士稱之為妖,百類皆可成妖,雞犬可以,草木可以,土石可以,大江大河可以,刀槍劍戟也可以,唯獨人類不行。

人類身體有漏,無容納靈機之能,不得法力,不得神通,但天無絕人之路,人類雖身體有漏,但魂質輕靈,生而近道,故而有大智慧者觀天悟道,損不足而奉有餘,先練神魂,再補人體缺漏,後天凝聚無漏法體,最終摘取長生果。

不過人類的魂質雖然特殊,天生輕靈近道,但想要打破身體的禁錮,極儘蛻變,不斷向上,窺視長生依舊並不容易,畢竟人力有窮,在這樣的情況下,人類中的大智慧者們將目光投向了外物。

人體羸弱,無蠻熊強橫之軀,無虎豹銳利之爪牙,能在天地間占得一席之地,靠的就是他們善假於外物。

既然自身難以極儘蛻變,人族中的大智慧者們自然將目光投向了外物,而首先映入他們眼簾的就是各種妖物。

妖物食天地靈機而長,身居法力,非是凡俗,雖然魂質渾濁,但數量卻足夠龐大,而且還會不斷增長,這恰好滿足了人族的需求。

在這樣的情況下,經過一次次艱難的探索和嘗試,在篳路藍縷之間,一條獨屬於人族的求道路被人族的先賢們開辟了出來,他們以自身的神魂為樹種,以妖物的靈魂為靈田,紮根其中,汲取營養,不斷成長,最終化身參天大樹,結出長生果。

妖物不僅是他們的成道之基,也是他們的護道之器,藉助妖物,人族終究以羸弱之軀掌握了非凡之力,看到了摘取長生果的希望,而這也就是所謂的修仙者,他們借妖修仙。

“人類魂質輕靈,部分人的靈魂中有性靈之光暗藏,定住性靈之光,將其點燃,化生魂火,這就是修行的第一步,然後灼開祖竅,鎖拿七魄,這纔是真正的踏上了修行之路。”

理清思緒,張純一依舊帶著青紫之色的麵容上露出了一絲思索之色。

“這個世界的道路與我前世所走的道路十分相似,或者說根本就是同一條道路,都是借妖修仙,是妖道。”

“隻不過我前世所在的藍星天地靈機已經斷絕,修行者點燃魂火,灼開祖竅,經過不斷觀想鎖拿一魄之後已經進無可進,因為天地無妖,修行者無外力可借,上一世的我也止步於這一步,隻能轉修武道。”

作為龍虎山傳人,張純一對於修行並不陌生,隻可惜生於末法時代,如龍遊淺水,不得施展,雖然在修道之路斷絕之後,練就了一身不錯的武藝,但人體羸弱,練武雖然能強身,但終究有著極限,百人敵已經是不可思議之力,而且時代已經變了,苦練十年也未必是一把手槍之敵,這不得不說是一種悲哀。

“我這具身體的前主人就是今夜忽有所悟,突然入定,定住性靈之光,點燃了魂火,然後收束不住,活活將自己燒死了。”

回想起自己這具肉身前主人的死法,張純一的神色有了微妙的變化,前身剛剛凝聚的魂火暴走,傷了自己的神魂,因此而亡,也就是他前世已然入道且從未放棄觀想法的修持,這才能重新收束魂火。

萬法皆可入道,有人觀棋入道,有人練武入道,有人畫畫入道,有人讀書入道,路有千萬條,並無定數,因為入道的關鍵就在於定住性靈之光,隻要完成這一步,就算是踏上了道途。

不過道路雖多,但絕大部分道路實際上並不具備普適性,比如讀書入道,能走通這條道路的人往往在這方麵有著非同一般的才情,隻有將書真正讀到骨子裡的人纔有可能通過讀書而入道。

對於修行者而言,最正統的道路依舊是修煉觀想法,拿捏精神,細細琢磨,最終定住性靈之光,衍生魂火入道。

對於剛剛踏上道路的修行者而言,最難的就是定住性靈之光,之後的衍生魂火,灼燒祖竅實際上隻要按部就班就可以了,頂多是花費時間的長短而已,基本上不會發生什麼意外,但張純一的前身卻在這個過程中死了。-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