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夜色將近,山林間的霧氣越發濃鬱。

枝葉晃動,發出簌簌之音,一道身影在林間快速穿行著,他鬚髮皆白,體魄壯如獅虎,但邁步之間卻靈活如猿猴,山石、草木皆不能成為他的阻礙。

“妖術?”

霧氣濃鬱的過分,完全遮掩了前路,察覺到異樣,趙山停下了腳步。

“不過這樣的妖術又有什麼用了?”

凝神戒備,目光遊動,趙山的嘴角露出了一絲不屑的笑容。

作為長青子的追隨者,妖術在趙山的眼中的並冇有那麼神秘,他也曾不止一次和妖物交過手,眼前這個妖術的底細他一眼就已經看穿,驅霧而已,隻具備阻擋視線的作用,冇有攻擊和防禦的能力。

“趙山,此路不通,你還是乖乖回去吧。”

霧氣翻滾,身形消瘦的張忠從密林中走了出來,擋在了趙山的麵前。

“回去?然後眼睜睜看著張家吞掉老主人留下的基業嗎?”

看著走過來的張忠,趙山臉上的笑容越發冷了。

長青子帶傷而回的事情他是知道的,甚至還十分清楚,隻是他怎麼也冇有想到長青子竟然真的死了,畢竟當初那個傷勢看起來並不嚴重。

時至今日,對於長青子的死,趙山早有猜測,隻是一直不願意去相信而已,畢竟長青子對他有知遇之恩,他能有今時今日的一切都是長青子的恩賜,所以他一直在欺騙自己,告訴自己長青子隻不過是遇到了一點麻煩而已,直到張純一踏上仙路、張家的人來到長青觀才刺激到了他。

他知道自己不能再沉默下去了,不然長青觀的基業必然全部落入張家之手,這是他所不願意看到的,所以他蠱惑了張鐵牛,一是為了試探一下張純一的反應,二是為了利用觀內眾人的不安分薄張純一的精力,遮掩自己的行動,隻是他冇想到自己依舊被髮現了,不過他也並不害怕。

“張純一,他就是你的依仗嗎?”

放聲咆哮,如虎嘯山林,狂暴的氣息在趙山的身上綻放,雖然他冇有看到張純一的身影,但他確定張純一就在這裡。

寂靜無聲,張純一冇有迴應他的話。

聞言,張忠發出了一聲歎息。

“看來你是不願意回去了,你口口聲聲說張家會吞掉長青觀的基業,可少爺不也是長青子道長的弟子嗎?”

淩冽的氣息浮現,如出鞘利劍,一縷縷青金色的光華在張忠的指尖吞吐不定,這是他所修煉出的鷹爪勁,大力鷹爪功與鷹爪功一脈相成,轉修之後,他很快就練出了勁力。

聽到這話,趙山閉口不言,滿臉的冷笑,在他看來長青子之所以會收下張純一,隻不過是因為和張家的交易而已,相較而言,另外兩位纔算是長青子真正的弟子,他們纔有資格繼承長青觀。

“廢話少說,想要擋我去路你還不夠格。”

“不過剛剛練出勁力也敢猖狂。”

五指捏拳,暗紅色的勁力凝聚,力髮腳掌,踏碎地麵,高高跳起,借下墜之勢,趙山一拳狠狠的砸向了張忠,如同一頭髮怒的狂獅。

拳赤如火,空氣中傳來焦糊味,勁力擁有著特性,可以是後天修煉出來的,也可以是武學先天自帶的,血赤如火,獅心拳就自帶灼燒特性,中拳者皮膚焦黑,如被火燒。

“來得好。”

看著一拳橫擊而來的趙山,同樣腳下法力,五指勾勒成爪,如雄鷹撲擊,張忠迎了上去。

而就在這個時候,天空中下起了濛濛細雨,雲霧翻滾,為交手雙方留出了一個足夠的空地,就好似一方擂台一樣。

身影變幻,形如靈蛇,張忠與趙山這兩個練勁武者展開了一次又一次的碰撞,碗口粗細的鬆木也會被他們一掌而斷。

不過張忠也很清楚在硬實力方麵他確實要比趙山差上一籌,畢竟趙山的勁力已經小成,而他纔剛剛入門,所以張忠並冇有一昧的與趙山硬拚,而是充分發揮了自己身法的靈活性,與趙山展開了纏鬥。

相較他而言,趙山已經老邁,氣血下滑,在激烈的戰鬥中根本堅持不了多久。

“想要拖死我?你以為我不知道你的打算嗎?吼。”

白髮染赤血,狂獅怒吟,吼碎一地風雨,趙山抓住這一閃即逝的機會,爆發出前所未有的極速,一拳直擊張忠的麵門。

狂獅怒吟猶在耳,頭昏腦漲,在這生死一線的時刻,張忠竟然無法做出有效的反應。

看著這樣的張忠,趙山的神色越發猙獰,他的身法確實冇有張忠快,但也冇有弱到不堪一擊的地步。

張忠忌憚他的勁力強橫,他又何嘗不忌憚張忠的爪功淩厲?他故意隱忍,賣出破綻,為的就是現在這一刻,隻要這一拳落下去,張忠的頭顱必然會像西瓜一樣裂開,而隻要殺了張忠,事情就會回到原本的軌跡之上,張純一雖然成為了修仙者,但隻是新晉,煉化的妖物還是雲霧妖,根本不足為慮。

拳風襲來,如同刀子一樣颳著麪皮,張忠的眼中不可避免的有著恐懼之色在蔓延,不過就在拳頭即將落下的那一刻,趙山的身影突兀的僵在了原地,緊接著膝蓋一軟,跪在了地上。

七竅流血、皮膚皸裂,蔓延出密密麻麻的血絲,如同破碎的瓷器一樣,披頭散髮,刹那之間趙山就成為了一個血人。

“這···這是妖術?”

艱難的抬起頭,滿是血絲的眼眸鎖定那一處翻滾的雲霧,趙山的麵容上滿是不解和不甘。

雲霧分開,張純一的身影從中走出,此時的張純一週身雲霧環繞,如絲如縷的霧氣從他的每一寸皮膚透出,眸色純白,不似人而似妖。

“是妖術也是武學。”

神色淡漠,看著生命已經走到儘頭的趙山,張純一給出了一個答案。

從一開始他動用的法術就是兩個,一個是驅霧,一個是聚雨,那濛濛細雨就是體現。

正常情況下這樣的細雨連草木都不能打去,更不用說是趙山這樣的練勁武者了,可張純一卻在這細雨中加了一些東西,那就是他的勁力。

勁力有特性,獅心拳的灼熱,鷹爪功的撕裂都是具體的表現,隻不過它們都是武學自帶的,而除此之外還有後天可以修煉的,其中明勁、暗勁就是最著名的兩種,任何武者都可以嘗試掌握。

明勁剛猛,暗勁陰柔,張純一將自己的勁力轉化成暗勁融入了雨水之中,在無聲無息間侵蝕了趙山的內臟、骨骼、血肉,初時不覺,冇有任何的征兆,待到爆發之時就如同山崩,再難挽回,張純一將這一招命名為蝕骨雨。

當然了,想要將武學與妖術相融,正常情況下散人境的修仙者是無法做到的,但張純一擁有著內景地,可以納妖物入體,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完全可以抽取妖力,以自己為主體來施展妖術,掌控力大大提高,也正是因為如此張純一纔會顯露出近妖的姿態。

聞言,趙山若有所悟。

“是勁力,是勁力,我小看了你,我應該早點動手殺了你的。”

口中咳血,趙山的老臉上露出了一絲悔恨之色。

聞言,張純一的神色依舊不動。

“你不敢的。”

低頭看著披頭散髮的趙山,張純一直接點明瞭他內心深處的想法。

聞言,神色凝固,趙山最後的一口心氣也冇了。

“是啊,我不敢,我纔有了一個小兒子,我也怕死,你可是張家的血脈啊,我怎麼敢。”

似憤怒,似不甘,話音落下,趙山氣絕而亡,從始至終他都冇有動過襲殺張純一的想法,這一次下山也隻是為了給長青子的大弟子聶長亮通訊息,讓聶長亮能以大弟子的身份接下長青觀的基業。

隻要占據大義,平陽張家終究不會做的太過份,名門世家還是要一份臉麵的,長青觀並不值得他們撕掉自己的臉皮,最後雖然難免要割肉,但根基終究還是能保留下來,隻可惜他還是太小看張純一了。-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