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大廳內,森然的殺意瀰漫,眾匪寒顫若驚,就好似一隻隻被獵鷹盯上的小白兔一樣。

把玩著手中的酒杯,萬修遠陰鷙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玩味的笑容。

看到這樣的一幕,呂仇的心沉了下去,而林之平的心則提了起來,因為萬修遠很少笑,每一次他笑就代表有人要倒黴了。

“老五,我自問冇有虧待你吧?”

眼皮微掀,泛藍的眼眸內一片冰寒,看著呂仇,萬修遠開口了。

聽到這話,不知為何,呂仇的心反而平靜了下來。

抬起頭,挺直腰桿,呂仇笑了。

哈哈哈哈,近乎猖狂的笑聲在大廳內迴響,呂仇笑的眼角都濕潤了。

“冇錯,你是對我很好,好的殺了我全家。”

“你還記得小廟村嗎?”

漆黑的眼眸中燃燒著火焰,呂仇開口質問著。

聞言,萬修遠神色不變,而其餘眾匪則怒了。

“呂仇,你個吃裡扒外的狗東西。”

“你能有今天全靠大當家的栽培。”

氣血沸騰,一個個血鷹盜頭目怒不可遏,就要出手將呂仇打死,但就在這個時候軟筋散的藥效發作,他們一個腿腳發軟,跪倒在了地上。

“呂仇,你竟然敢下毒?”

看到這樣的景象,林之平那裡還不明白髮生了什麼,心中又驚又怒,而就在他準備放出收妖袋內的火狐之時,渾身發軟,直接攤在了座椅之上,一時間連動彈一根手指都難。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陣清脆的鼓掌聲在大廳內悄然響起。

“原來是為了報仇,不過我這一輩子殺的人太多,小廟村我卻不記得了,你的計劃不錯,用的毒也不錯,不過你還是不明白鎖五魄的境界到底意味著什麼。”

“屍狗、伏矢、雀陰、吞賊,非毒、除穢、臭肺,七魄各有玄妙,而五魄成就之後,修仙者心中之神初步長成,洞察入微,下毒這種小手段是上不了檯麵的。”

“我一直認為陰謀可以用,用好了有奇效,但硬實力纔是根本。”

看著呂仇,萬修遠的神色一片平靜,那怕滿堂手下栽倒在地也冇有任何的變化,而支撐這一切的就是他的實力。

不要說冇有喝下毒酒,就算喝下了也冇有關係,他生來謹慎,一般都會將自己的妖物隨身攜帶,而不是放在收妖袋中。

聽到這話,牙根緊咬,一拍收妖袋,呂仇就要放出犬妖,拚死一搏,但就在這個時候,站在萬修遠肩頭的血眸鷹揮動了翅膀。

下一個瞬間,一股怪風掀起,呂仇整個人直接被掀飛,砸爛桌椅,重重的摔在地上,口吐鮮血,渾身骨骼不知斷了多少根。

“以前我不知道小廟村,以後我會記住的,說起來也是我的錯,當初冇能殺乾淨。”

影子在地麵上拖長,起身,萬修遠向著呂仇走去。

趴在地上,勉強睜開眼睛,看著越來越近的萬修遠,呂仇掙紮著伸出了手掌,似乎想要抓住萬修遠。

“你安心去吧。”

一把砍頭大刀出現在萬修遠的手中,他要親手斬下呂仇的頭顱,他這一生最討厭的就是彆人背叛自己了。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心靈被觸動,萬修遠神色微變。

唳,尖銳的鷹鳴聲響起,一躍而起,體型迅速變大,雙翼合攏,化作最堅實的盾牌,血眸鷹將萬修遠庇護在了自己的羽翼之下。

與此同時,雷霆炸響,房頂破開大洞,一道黑紅色的流光從天外而來。

轟,煙塵瀰漫,勁風四溢,整個大廳在這一刻都化作了一片狼藉。

“原來還勾結了外人嗎?呂仇,我必讓你受萬鷹噬身之苦。”

看著還未斷氣的呂仇,萬修遠的神色不再平靜,滿臉的猙獰,因為這一箭的力量竟然讓他感受到了威脅。

若不是他的血眸鷹本就擅長防禦,恐怕他一不小心就真的死了。

“風、金雙相?”

屋外,半空中,站在雲頭之上,看著擋下六耳一箭的鷹妖,張純一眉頭微挑,眼中閃過一絲意外之色。

這隻鷹妖的修為應該是剛剛突破四百年,周身的妖氣雖然熾烈,但卻隱約透著一種虛浮感,比之當初的狼王還要不如,可就算是這樣它還是近乎無傷的擋住了六耳的一箭,而怪異就在那一身鷹羽上,那不似羽毛,更像是一件天然的法器。

吼,一箭不成,口中發出一聲長嘯,舒展筋骨,收起大弓,六耳從雲頭上一躍而下。

好不容易碰到一個合適的對手,它體內的血在燃燒,它已經忍不住想要打死對方了。

而看到這樣的一幕,紅雲連忙送出一股清風,將六耳托住,讓六耳順利降落地麵。

唳,雙目中一片猩紅,穿透煙塵,鎖定六耳,血眸鷹卸去箭矢的力量,腳掌用力,在地麵上留下深深的印痕,裹挾著勁風,以極快的速度向著六耳衝去。

瞬間出現在六耳的麵前,雙翼高高舉起,展露鋒芒,在這一刻鷹妖的身上竟然出現了幾分刀客的氣息。

咻,空氣發出尖銳而刺耳的呼嘯,立足未穩的六耳直接被鷹妖斬飛,撞碎了身後的牆壁。

看到這樣的一幕,萬修遠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冷笑,而呂仇則是滿臉的絕望。

“還不下來嗎?”

手握斬首大刀,渾身煞氣縈繞,萬修遠撇了一眼半空中的張純一和紅雲。

他有兩隻妖物,一隻鷹,一把刀,皆善殺伐,如果對方不下來的話,那隻猿妖死定了。

不過從始至終,立在雲頭的張純一都冇有任何的反應。

而就在這個時候,大廳內的溫度猛然提高,體型增長,渾身縈繞著血炎的六耳自煙塵中走出。

滴答、滴答,胸口處兩道深深的刀痕雖然還在流血,但六耳的氣勢在這一刻卻愈發狂暴,這是浴血法種帶來的力量。

“鷹翼如刀,鋒銳異常,那怕六耳擁有銅皮鐵骨也被斬破,可那隻是六耳最弱的姿態。”

半空中,看著戰場上的變化,張純一心中的念頭轉動著。

晉升鎖五魄的萬修遠勢力確實不弱,不僅擁有一隻四百年修為的鷹妖,還有一把370年左右修為的刀妖,但修為達到340年後,經過了一段時間的沉澱,現在的六耳也越發強悍了。-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