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轟隆隆,湖麵翻滾,升起滔天大浪,張家的三艘靈舟頓時有了傾覆之危,那一根根如碗口那麼粗的水藻帶更是像一朵花一樣在水麵綻放,而他們則在花心。

身處囚籠,熾熱的妖氣撲麵而來,張家眾人不可避免的陷入到了恐慌之中。

“墨玉藻成妖,600年的修為,這種妖物怎麼會出現在煙波湖的外圍?”

看清周邊的景象,張嘯軍的心漸漸往下沉。

作為平陽郡第一大湖,煙波湖自然並不缺乏500年以上修為的妖物,但這些妖物基本上都生活在煙波湖的中心,很少會出現在煙波湖的外圍,因為這裡的天地靈機較為稀薄,根本不適合它們生存。

而墨玉水藻這類植物成妖的存在就更是如此,雖然一些植物在成妖之後也會掌握移動自己身軀的能力,但在正常情況下它們並不會輕易移動自己的身軀,這不利於它們的成長,有不少植物成妖的存在一輩子都不會離開自己的出生地,這近乎一種本能。

不過雖然心中閃過了諸般念頭,但張嘯軍還是第一時間喚出了自己的兩隻妖物,一隻擁有五百六十年修為的吊睛白額虎,一條擁有五百三十年修為的幽藍寒水蟒。

“必須先穩住局勢才行。”

看了一眼遠處駕馭著插翅飛虎不斷左衝右突的張成法,又看了一眼在波濤中打著旋,不斷被水藻帶纏住的靈舟,張嘯軍心中有了決定。

吼,猛虎咆哮,密密麻麻的風刃飛舞而出,斬落一根又一根的水藻帶。

嘶,近十米長的身軀纏繞在桅杆之上,暗黃的蛇眸中滿是冰冷,對準江麵,寒水蟒張開嘴巴,吐出了一股森白寒氣。

哢擦擦,寒氣橫掃江麵,純白冰晶迅速蔓延,所有的驚濤大浪在這一刻都被凍結。

“成法,立刻回來。”

暫時免去了船隊的傾覆之危,再次將目光投向張成法,張嘯軍發出了怒吼。

與此同時,在他的指揮下,吊睛白額大虎一躍跳向冰麵,裹挾著風力,向著張成法的方向狂奔而去。

張嘯軍的主力妖物雖然也是虎妖,但並非張家標誌性的插翅飛虎,並不具備飛行的能力,隻有和幽藍寒水蟒配合,才能在江麵上行動自如。

“五太爺。”

聽到張嘯軍的呼喊,張成法心中也是焦急萬分,還夾雜著一種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惶恐,他也想返回靈舟,但此時此刻已經有越來越多形似觸手的水藻帶向他纏繞而來。

左衝右突,眉心的那一點硃紅越發鮮豔,就好似要滴出血一樣,張成法駕馭著插翅飛虎以一種近乎不可思議的方式躲過了一根又一根觸手的襲擊。

但這並非長久之計,隨著時間的流逝,張成法額頭上的汗珠越來越多,臉色越來越蒼白,或許在下一個瞬間他就會被周邊的水藻纏繞住。

好在這個時候,吊睛白額虎終於趕到,口吐風刃,幫張成法斬斷了周邊的水藻觸手,一時間紅中帶綠的妖血浸染了湖麵。

靈舟上,看到這樣的一幕,張嘯軍心中悄悄鬆了一口氣,張成法天資出眾,被諸多張家長輩看好,可千萬不能折損在這裡。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水麵之下傳來了一聲憤怒的咆哮。

哢擦擦,黑暗在水麵下湧動,湖麵上的冰層頓時紛紛破碎,一個大如房屋,體型如球,周邊衍生出無數水藻帶的妖物從湖麵下鑽了出來。

透過那密密麻麻的水藻帶,隱約可以看見一張扭曲的麵孔,其雙眼猩紅,嘴巴形似一個大豁口,裡麵是一根根純白的根鬚。

猩紅的眼眸中滿是暴虐,看著在碎冰上不斷跳躍的吊睛白額虎,墨玉水藻妖揮動觸手,直接攪動湖水,掀起了高約十數米的大浪向著吊睛白額虎吞冇而去。

半空中,看著這樣的景象,張純一雙眼微眯,這隻水藻妖舉手投足之間就能掀起大浪,雖然有占據地利的原因,但確實有了幾分話本中翻江倒海的影子,當然了,兩者之間相差甚遠,應該是法種控水的能力。

吼,喉嚨中發出低吼,眼看大浪即將將自己吞冇,無處可逃,滾滾妖氣從吊睛白額虎的身上流淌而出。

嗚嗚嗚,狂風彙聚,一顆湛青色的風彈在吊睛白額虎的口中凝結。

轟,風彈炸裂,擊穿大浪,漫天水花隨之散落,而藉著這個機會,寒水蟒終於再次凍結湖麵,為吊睛白額虎創造出了一條退路。

但此時此刻,在靈舟之上,張嘯軍卻臉色陰沉如水,目眥欲裂,因為張成法已經被墨玉水藻妖抓住了。

嘖嘖怪笑,猩紅的眼眸中滿是貪婪,水藻妖無視了逃過一劫的吊睛白額虎,對準張成法張開了嘴巴,從一開始它真正的目標就是張成法和它的插翅飛虎。

最開始它還冇有察覺,但在剛剛張成法不斷躲避它攻擊的過程中,它卻從張成法的身上嗅到了一股與眾不同的“香氣”,這種香氣勾起了它獵食的**。

“成法。”

手指在船舷上留下印痕,在張嘯軍的催促之下,吊睛白額虎渾身妖氣沸騰,染上一抹血色,不顧一切的向水藻妖發起了攻擊,但此時此刻已經晚了,等它突破那一根根擋路的觸手,張成法早就成為水藻妖的腹中餐了。

疼痛,劇烈的疼痛,小臉皺成一團,水藻妖的觸手不斷收緊,張成法渾身的骨骼彷彿都在發出呻吟。

“白王!”

看著不遠處,被水藻妖束縛著,不斷髮出痛苦咆哮的插翅飛虎,張成法平生第一次有了後悔這種情緒。

他後悔自己不聽張嘯軍的話,不僅害死了自己,還連累了白王。

嘖嘖,聞著那股越來越濃的香氣,水藻妖的口中流出了涎水,不過就在它即將將張成法一口吞下的時候,一道黑紅交織的流光順著外圍封鎖的縫隙從天而降,直指它的眼眸。

轟,勁力炸裂,猩紅的血水四散,遭受這突如其來的一箭,水藻妖的左眼眼珠直接炸裂。

吼,失去了一隻眼睛,猛然吃痛,水藻妖發了瘋一樣揮舞起自己的觸手來,一時間水麵炸裂,大浪迭起。

而就在這個時候,又一道黑紅交織的流光從天外墜落。-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