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綠瑩山,一座擁有二品靈脈的小山,原本是修仙家族林家的族地,但隨著戰爭爆發,林家覆滅,這裡就荒廢了下來,現如今這裡被野民中的綠蛇部落占據著。

山林間,淡淡的雲霧瀰漫,一道道身穿黑甲的人影在其中默默前行,向綠瑩山靠近。

通過拷問,張純一對於綠蛇部落有了一個相對細緻的瞭解。

綠蛇部落是野民黑蛇大部的分支,全盛時期擁有上萬人口,也是一個比較強大的部落,不過在天門關戰場上綠蛇部落遭受了重創,損失慘重,隻剩下兩千多人,連他們供奉的祭靈都受了不輕的傷勢。

在這樣的情況下,綠蛇部落離開了天門關,來到平安縣城一帶,算是修生養息,而因為祭靈需要祭品恢複傷勢,所以一位祭司帶著一支百人隊出來狩獵,為祭靈準備合適的祭品,隻不過他們不幸的碰到了張純一。

在瞭解這些情況之後,又利用血眸鷹探查了一下綠蛇部的大致情況,兩相對照,確認了情報的真實性,張純一很快就決定對綠蛇部落下手,一是他想要瞭解更多祭祀之道的資訊,二是受傷的綠蛇祭靈本身就是一個不錯的獵物。

綠蛇部落的祭靈是一隻擁有六百年修為的蛇妖,原形是一條黑眉錦蛇,這樣的妖物數量實際上並不多,大多在一些險地之中,並不合適狩獵。

更何況這隻蛇妖還受了不小的傷勢,在這樣的情況,擁有赤煙和六耳,張純一有足夠的把握將這條蛇妖擊殺。

清晨,薄霧將散未散,正是人精神最為睏乏的時候。

綠瑩山並不大,而且山上的條件也有限,所以綠蛇部落大部分的人依舊生活在山腳。

而就在不少人還沉浸在夢鄉的時候,大地轟鳴,宛如地龍翻身的前兆,一支黑甲精騎撕破迷霧而來。

從睡夢中驚醒,隱約明白髮生了什麼,一些悍勇的野民立刻拿上武器,準備反擊,而就在這個時候一聲猿嘯如驚雷般炸響,不可一世的霸道爆發,許多野民頓時腦袋一懵,而接下來迎接他們的就是冰冷的刀鋒以及戰馬的踐踏。

有著六耳充當刀尖,兩百黑甲無可匹敵,冇有任何敵人能夠擋住他們的步伐,那怕是那些所謂的勇士也根本擋不住六耳一槍。

騎在戰馬上,周身縈繞著一層赤色的雲煙,張純一靜靜的看著這一幕。

兩千野民並不是一個小數目,如果讓他自己出手的話想要全部滅殺也需要花費不小的功夫,畢竟殺人也是需要耗費法力和精神的,而且野民普遍比較強悍,更不用說還有掌握異力的勇士了。

但有了黑甲騎之後,這些事情就簡單了許多,他隻需要專心對付山上的那隻妖物就可以了。

漆黑的眼中流淌著青意,,尋妖瞳運轉,張純一清楚的看到在綠瑩山頂有一股強大的妖氣正在緩緩復甦,而與之相隨的還有一道道更加弱小,更加怪異的妖氣浮現,張純一明白那是守護在綠瑩山上的野民勇士。

“殺人要放火。”

伸手,七禽玄火扇在握,一枚枚赤色的火球在張純一的身邊浮現。

扇麵揮動,火球化身鷹相,帶著不可思議的靈動,飛入綠瑩山,準確撲殺向一個又一個的野民勇士,就好似真正翱翔於天空,獵殺獵物的雄鷹一樣,這就是上品法種·炎靈的玄妙。

唯一可惜的是張純一這些炎靈都是利用普通血眸鷹轉化而來的,並非真正的妖獸,不然還要更加凶戾。

啊,淒厲的慘叫聲在山間迴盪,麵對撲殺而來的炎靈,一般的勇士根本毫無反抗之力,而很快整座綠瑩山就被火焰點燃了。

“還不出來嗎?看來真的傷的不輕啊。”

靜靜的看著這一幕,張純一併冇有急著衝上山,山上畢竟是綠蛇部落的地盤,多少還是要小心一些。

與此同時,綠瑩山頂,一條長約二十米,腹部開了一個大口子的黑眉錦蛇正躁動不安的扭著身軀,而在它的不遠處,一個白髮蒼蒼的老祭司正跪在那裡。

“綠神,您最虔誠的信徒正在遭受離人的屠殺,還請您降下您的憐憫,拯救您的信徒。”

跪倒在地,綠蛇部落的大祭司苦苦哀求著。

聽到這話,看著那自山下不斷蔓延而來的火光,黑眉錦蛇越發躁動,它察覺到了危險的氣息。

“綠神。”

看著無動於衷的黑眉錦蛇,大祭司隻能不斷哀求。

祭司是妖物與野民之間的橋梁,他所有的力量都來自於妖物,冇有妖物賜予的力量,他本身並冇有任何的非凡之力。

嘶,聽著大祭司一遍又一遍的哀求,黑眉錦蛇心中的煩躁越來越盛。

泛綠的眼眸中流露出冰冷的殺意,在大祭司不敢置信的目光中,黑眉錦蛇張開嘴巴一口將其吞了下去,整個世界頓時安靜了,隻不過是一個區區奴仆而已,也敢教它做事。

眼中閃過一道道思索的光芒,收斂氣息,強行暫時彌合傷口,縮小體型,隻剩下筷子粗細,黑眉錦蛇的身影溜進了黑暗之中。

失去了綠蛇部落,確實讓它比較心痛,但隻要它自身不死,花費一些時間,又能重新創造出了一個新的綠蛇部落,到了那個時候它依舊是高貴的祭靈。

“這是要逃?”

山腳下,看著那股突然暗淡,近乎消失的妖氣,張純一目光微動,他還真冇有想到這隻蛇妖竟然這麼膽小。

“六耳,把那隻蛇妖找出來。”

神念微動,張純一下達了命令,此時山下的殺戮雖然還在繼續,但已經是一麵倒的情況,大部分悍勇的野民都已經被打死。

接受到張純一的命令,眼中泛起一抹猩紅,一躍跳上一塊高大的山石,六耳看向了綠瑩山。

每一個綠蛇部落的勇士體內都流淌著黑眉錦蛇的妖血,雖然很稀薄,但源頭確實是黑眉錦蛇。

如果距離遠,這些稀薄且經過轉化的妖血自然冇有什麼用,可這麼近的距離內,足夠六耳以其為憑依,催動血獵法種的力量,鎖定黑眉錦蛇的蹤跡。

某一刻,鎖定那一抹微弱的氣息,目光一亮,神力鐵胎弓在手中浮現,六耳緩緩拉開了弓弦。-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