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刺鼻的血腥味瀰漫,數百具野民的屍體橫陳在地上,黑甲軍正在收尾,這是野民中的一個小部落,連供奉的祭靈都隻有三百年修為。

當然了,在黑甲騎的兵鋒之下,現在這個部落已經成為了過去式。

唳,鷹眸銳利,捕捉到異樣,火焰之鷹俯衝而下,將一條藏在草叢之下的黑蛇抓了出來。

黑蛇並不大,拇指粗細,身上也並無妖氣存在,看上去就隻是一條普普通通的野蛇。

“又一條?”

看著被火焰之鷹帶回的黑蛇,張純一目光微動。

蛇確實很普通,身上並冇有妖氣存在,但這裡剛剛經曆了一場戰鬥,野獸生性敏感而膽小,正常的蛇蟲鼠蟻早該跑的一乾二淨了,怎麼可能還留在這裡,而且這已經不是第一條了。

“看來是被盯上了,有意思。”

“殺掉所有俘虜,扔掉一切不必要的東西,我們走。”

心中念頭轉動,張純一下達了命令。

聞言,六耳發出了一聲猿嘯,下一個瞬間,再次補充完整的兩百黑甲軍紛紛做出迴應,以最快的速度處理完俘虜,完成集結。

轟隆隆,地麵轟鳴,一把火燒光所有殘留,黑甲騎迅速遠去。

大約一個時辰過後,數百狼騎從遠處而來。

騎在恐狼的背上,看著化作一片焦土的野民部落,黑蛇部第一勇士完顏武臉色陰沉如水。

“大人,所有人都死了,冇有一個活口。”

探索的士兵歸來,向完顏武彙報了情況。

聞言,完顏武的臉色更加難看。

“大人,確定他們離開的方向了。”

口中吐出蛇信,根據現場留下的痕跡加上自身的異術,一個黑蛇勇士確認了黑甲騎離開的方向。

“追!”

牽動韁繩,冇有任何的猶豫,完顏武下達了命令。

聞風而動,數百狼騎迅速遠去,其精良程度絕非一般的野民可比。

黑煙如柱,微風帶來燥熱,一路追尋,再次看到這樣的景象,完顏武神色漠然,眼中卻有著冰冷到極致的殺意在湧動。

“他們這是在挑釁。”

騎在恐狼的背上,看著被火焰點燃的野民部落,完顏武話語平靜,冇有絲毫的波瀾,但熟悉他的野民勇士都知道他真的生氣了。

“給恐狼餵食沸血丸。”

收回目光,完顏武下達了命令。

聞言,有勇士想要說些什麼,但對上完顏武冰冷的目光之後,最終默默垂下了頭顱。

沸血丸是黑蛇部落特有的一種秘藥,恐狼服用之後短時間內力量和速度都會大增,甚至堪比一些剛剛化妖的妖狼,但當藥效退去的時候,這些恐狼都會因為血沸而死。

嗷嗚,低沉的狼嘯聲在山間迴響,宣泄著暴虐,讓群獸為之膽寒。

······

一座小丘之上,兩百黑甲列陣,寂靜無聲。

奔襲六天,連挑四個部落,如果不是有著丹藥支援,那怕他們都是武夫也早就累垮了,但血與火帶來的不僅有疲累,還有淬鍊。

此時此刻他們心中的殺意已經積蓄到了一個界限,一股屬於他們的勢已經初步形成。

騎在紅鬃流雲馬的背上,身穿魚鱗寒光甲,手持霸王破陣槍,眺望遠方,六耳頗顯不耐。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遠處山林間有百鳥飛出。

煞氣滾滾,惡意撲麵而來,看著那奔襲而來的數百狼騎,六耳的目光頓時一亮,它知道自己等的人終於來了。

“以逸待勞?居高臨下?不知所謂。”

騎在高大的恐狼之上,看著在山丘上列陣的兩百黑甲,完顏武的心中滿是不屑,若論勇武,孱弱的人類如何能與部落勇士相提並論?

“殺光他們。”

手一揮,完顏武下達了命令。

聞言,群狼呼喝響應,速度再快一份,向著黑甲騎衝殺而去。

看到這樣的一幕,六耳的雷公臉上露出了一個猙獰的笑容。

舉槍,兩百黑甲相隨,宛如一個整體,一夾馬腹,六耳一馬當先的衝了出去。

轟隆隆,大地轟鳴,兩股黑色的洪流即將對衝,在這一個時候,兩百人的意誌加持,積蓄已久的勢爆發,六耳放聲長嘯。

吼,戰天鬥地,桀驁儘顯,無可匹敵的霸道橫壓而下,受此衝擊,黑蛇部落的狼騎頓時人仰馬翻,不少人口鼻中流出鮮血,雙目大睜,直接被活活嚇死了,其中甚至還包括幾個融合了妖血的部落勇士。

而人尚且如此,那些恐狼就更不用說了,紛紛栽倒在地,一時間黑蛇部落看似精銳的狼騎就成為了地裡的麥子,隻等黑甲騎收割。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一拳打死失控的恐狼,氣息連成一體,看著如洪流般席捲而來的黑甲騎,完顏武臉色陰沉如水,周身勁力沸騰,對準黑甲騎,猛然轟出一拳。

嗡,空氣爆鳴,勁力外放,一個如同實質的漆黑拳印在空中形成,以無可阻擋的姿態向著黑甲軍轟出。

在這一刻,所有黑甲軍的心中都泛起了一股寒意,似乎死亡就在眼前。

嗬,察覺到危險,五百六十年的修為彰顯無疑,種種法種的力量加持,三道莽牛之影在身後顯化,在馬背上借力,一躍而起,化槍為棍,黑紅的勁力纏繞其上,六耳主動迎上了那一方拳印。

與此同時,在六耳的指揮之下,黑甲軍如流水般分成兩股,向兩側自然散開。

轟隆隆,勁力炸裂,掀起如牆氣浪,在經過短暫的僵持過後,六耳的身影倒飛而出。

嗬,身上古銅般的光輝暗淡到極致,看著手中坑坑窪窪,靈光破碎的破陣霸王槍,六耳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凝重之色。

這霸王破陣槍雖然隻是一件下品法器,可有著他勁力的加持,本不該如此輕易被損壞,這一切隻因為對方的勁力有古怪。

“你竟然也會武,真是有意思。”

看著穩住身形的六耳,完顏武的眼中驀然閃過一道亮光,他在六耳的身上看到了某種與自己極其相似的東西。

“不過我依舊要打死你。”

熾熱如火的妖氣熊熊燃燒,如同流水般的勁力環繞,地麵炸裂,完顏武一掌印向了六耳。

山丘上,看著這樣的一幕,張純一雙眼微眯。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