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天門關,橫跨三山,巍峨的城牆高聳入雲,宛如一隻巨獸般橫陳在大離王朝的邊境。

清晨,薄霧未散,風有些喧囂。

嗚嗚嗚,沉悶有力的號角聲響起,大地轟鳴,撕開雲霧,密密麻麻,不知多少,宛如洪水般的野民部隊向著天門關沖刷而來,其中還夾雜著一股股或強或弱的妖氣。

咚咚咚,軍鼓三震,箭如雨下,麵對野民這看似強勢的攻擊,天門關的守軍並無絲毫的驚慌,依靠這座雄關,他們已經不知打退了多少次野民的進攻。

嗡,灼熱的氣息瀰漫,一道道妖術開始綻放。

關內,郡守府。

無視瞭如浪潮般席捲而起的喊殺聲,身著一身黑袍,國字臉,刀鋒眉,不怒自威的郡守趙玄機慢條斯理的用著早餐,作為鎮守邊關的大將,對於這樣的場麵趙玄機已經習以為常,他對自己,對王朝的軍隊,對這座天門關有著足夠的信心。

野民想要憑藉數量就攻克這裡完全是癡人做夢,這隻會讓他們不斷失血。

看著舉止從容,臨危不亂的趙玄機,剛剛趕來的郡府長史趙明策頓時心生佩服,他是怎麼也做不到如此地步的。

“大人,野民開始攻城了,這一次的攻勢異樣凶猛,似乎有些不太尋常。”

躬身行了一禮,趙明策開口了。

聞言,趙玄機神色不變。

“無礙,天門關有離火大陣守護,此陣不破,天門關不失,彆看那些野民鬨的凶,也隻不過是表麵功夫而已,真正的大傢夥根本冇有露麵。”

“坐下,陪我一起用早餐吧。”

心中自有成算,麵對野民的進攻,趙玄機冇有絲毫的慌亂。

聞言,趙明策心中也不由認同。

離火大陣乃是極其強大的殺陣,全力運轉可擋大妖,隻要大離王朝捨得付出代價,野民來再多也無法攻破天門關,隻不過徒添傷亡而已。

不過就在趙明策剛剛坐下的時候,趙玄機的神色猛然一變,手中玉筷落地。

“四個大傢夥一起出來了?它們想乾什麼?”

抬頭看向門外,眺望天門關城牆,一拍桌麵,趙玄機猛然站了起來。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趙明策也發現了不對,四股厚重如烏雲的妖氣突然自城外浮現,勾連成一片,壓向了天門關。

“走。”

喚出一隻九百年修為的離炎雀,顧不得許多,趙玄機連忙向天門關城牆趕去。

雖然天門關有離火大陣守護,但他依舊無法忽視那四個大傢夥,因為這四個大傢夥都有九百年以上的修為,距離千年大妖也隻有一步之遙而已。

黑雲壓城,龐大的壓力壓在每一個人的心頭,讓人有些喘不過氣來,天空中,四道妖影若隱若現,分彆是三尾蠍子、花斑壁虎、灰石蟾蜍、黑紅蜈蚣,它們每一個身上都縈繞著宛如實質的黑色妖氣。

對於這四隻妖物,天門關眾人並不陌生,也正是因為如此才倍感壓力,一些心思機敏的修士已經察覺到了不妙。

嗡,大陣運轉,赤紅的光幕浮現,將四大妖物的氣勢隔絕,如此才讓天門關眾人心生一點安全之感。

“怎麼,你們是想領教一下離火大陣的滋味嗎?”

站在離炎雀的背上,與四大妖物隔空對峙,趙玄機開口了,麵容上滿是冷冽之色。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又有三男一女從軍中走出,喚出妖物,散發出強大的氣勢,與趙玄機聯合在一起,共同抗衡五毒大部的四個祭靈。

他們分彆是來自白家、獸王宗,劉家以及鐵劍門的神胎境修士,不過雖然數量多了一個,但在氣勢上他們還是稍弱了四大祭靈一籌。

因為除了白家的那個男人之外,獸王宗的女神胎、少陽劉家的家主以及鐵劍門老宗主的最強妖物都隻有八百年的修為。

而四大祭靈都有九百年以上的修為,甚至那隻灰石蟾蜍已經擁有千年修為,隻不過未能產生質變,所以還停留在小妖境而已。

“呱,我早就想試一試了。”

嘖嘖怪笑,口吐人言,通體灰白,背部滿是肉疙瘩,雙眼碧綠的灰石蟾蜍開口了。

下一個瞬間,一道金光一閃而逝,竟然撕裂了大陣的防禦,刺向了趙玄機。

對此,趙玄機早有防備。

雙目一寒,伸手,妖力激盪,一杆烈焰大旗浮現,旗麵展開,在千鈞一髮之際擋住了那一道金光,這是他的第二隻妖物烈火大旗,足足擁有九百五十年的修為。

無功而返,收回舌頭,看著凝神戒備的趙玄機,灰石蟾蜍醜陋的麵容上滿是冷笑。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趙玄機猛然察覺到了不對。

“不好,有大妖。”

心神與大陣相容,藉助大陣之力,在那黑雲的深處,趙玄機看到了一頭生有四翼,通體雪白的寒蟬。

神魂激盪,揮動烈火大旗,不敢有絲毫的猶豫,趙玄機連忙全力引動了離火大陣的力量。

嗡,虛空嗡鳴,赤色的光華大盛,一道朱雀之影緩緩成型,其張開雙翼,庇護著整個天門關。

不過就在下一個瞬間,剛剛成型的朱雀之影突然發出一聲哀鳴,雙翼折斷,身影再次變得虛幻起來。

看到這樣的一幕,趙玄機又驚又怒。

這代表著他視之為依仗的離火大陣出了大問題,如果有大陣在,不顧消耗,他還有一定把握暫時擋住這頭寒蟬大妖,可現在一切都完了。

“這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

眼睜睜看著朱雀之影消散,趙玄機心中依舊不敢相信。

離火大陣是天門關最重要的根基,核心深藏,那有那麼容易被破壞,不要說是妖物了,就算是他們自己也隻有寥寥幾人可以接觸到。

“東離王為什麼遲遲冇有出現,還有這突然出現的寒蟬大妖,難道說這一切都是野民計劃好的?”

在這一個瞬間,趙玄機想了很多,但這並不能改寫最終的結局。

在朱雀之影消散的那一刻,天空飄雪,寒蟬大妖揮動羽翼,斬出了兩道凜冽寒光,在這一個瞬間,天地間一片森白。

哢擦擦,受此一擊,本就光輝暗淡,無法全力運轉的離火大陣頓時轟然破碎。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