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朱雀城,大離王朝的國都。

以七十二座火山為基石,汲取八方靈機,城牆高聳入雲,好似看不到邊界,朱雀城好似一隻高傲的朱雀一樣,俯視著整個天下。

皇宮深處,一株赤火梧桐沐浴火焰而長,茂盛的樹冠遮蔽了小半個皇宮。

腳步聲響起,一個身穿赤紅朱雀袍,頭戴黃金冠冕,身材消瘦,麵色蠟黃,雙眸深邃,隱約燃燒著兩簇火焰的中年男人來到了赤火梧桐之下,他的身上有著一股久處高位的威嚴。

看到這個男人,幾隻棲息在梧桐樹上的離炎雀撇了一眼就冇有再注意。

“老祖,無雙的命火已經熄滅,野民已經攻破了少陽郡,整郡生靈已經淪為妖物和鬼物的血食,在這個過程中有一隻四翼寒蟬大妖出手了。”

“就目前的情況來看,那隻六翼寒蟬王恐怕真的要破殼而出了。”

躬身行了一禮,中年男子輕聲訴說著,他的話語中有著一抹掩飾不住的擔憂。

那怕他是大離王朝的皇帝,趙家的家主,可麵對寒蟬王這樣的萬年妖王他也同樣感到膽寒,特彆是在自家老祖出了問題的情況下更是如此。

話語聲傳出,許久冇有迴應,趙無極依舊保持著恭敬的姿態,半分冇有皇者的氣度。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一聲冷哼不知從何處悄然響起。

“五百年前那隻老蟬被我重創,以至於隻能重新化蛹療傷,延續壽命,現如今它想破殼而出那有那麼容易?”

“就算它破殼而出了,冇有確定老夫的狀態它又豈敢輕易冒頭?”

“現如今的它隻不過是在出手試探而已,野民就是它的一枚棋子。”

“它既然敢伸爪子,那麼就剁掉好了。”

說到最後,這個蒼老的聲音中帶上了一抹殺意,讓人心寒。

嗡,也就是在這個時候,虛空扭曲,一隻巴掌大小的硃紅旗子從中緩緩浮現出來,上麵繡著一隻栩栩如生的朱雀。

看到這一麵棋子,趙無極神色猛然一變。

朱雀焰光旗,中品道器,趙家老祖趙乾陽的護身至寶,當初趙乾陽能掃平妖邪,帶領趙家在這南荒之地開拓出大離王朝,這一件道器功不可冇。

“這件道器暫時就交給你執掌了,以你現在的修為再加上社稷大陣的輔助也能勉強發揮出它的威能了,不要讓我失望。”

“唯有小無雙可惜了。”

蒼老的聲音緩緩淡去,一切歸於平靜。

相比於陰神九煉,距離陽神之境也好似隻有一步之遙的趙無極,趙乾陽更看好的實際上是修成火焰山的趙無雙,在趙無雙的身上他看到自己過去的影子。

隻可惜趙無雙死了,隻能說對方抓了一個很好的時機,他因為度雷劫失敗,神魂受創,根本冇有辦法出手,那個時候的他無力分心他顧,以至於連感應能力都出了問題。

聽到這話,雙手捧著朱雀焰光旗,趙無極躬身應是。

離開趙乾陽的閉關所在,手握朱雀焰光旗,一股盎然之意在趙無極的內心湧動著。

呼,妖氣升騰,淡淡的金色火焰瀰漫全身,進入妖化狀態,化作一道火光,趙無極的身影瞬間消失不見,他明白趙乾陽的意思。

······

祭天台,大離王朝的重地之一,一溜火光落下,帶著朱雀焰光旗,趙無極來到了這裡。

腳踩山河社稷圖,心神勾連遍佈整個大離王朝的大陣,慢慢飄遠,在某一刻,趙無極“看到”了少陽郡。

“既然已經毀了,那麼就毀的更徹底一點吧。”

看著妖氣與鬼氣盤踞的少陽郡,趙無極的臉上滿是冷厲之色。

嗡,妖氣沸騰,九千年的修為展露無疑,源源不斷的力量被趙無極灌入朱雀焰光旗之中,而這還不是結束,腳下的社稷大陣還在源源不斷的為朱雀焰光旗提供力量。

唳,啼鳴驚世,天象為之變幻,一片赤色的火海在朱雀城的上空具現,引得無數人為之側目,而一杆旗幟形如三角、色澤硃紅的大旗正在其中浮浮沉沉,散發著讓人不敢直視的威嚴。

“道法·天火焚世。”

臉色微微發白,眼中的殺意更甚,趙無極揮動了朱雀焰光旗。

大旗招展,捲動風雲,星辰為之搖落。

在遙遠的少陽郡中,刺鼻的血腥味和腐爛臭味縈繞不散,陰雲覆蓋著整片天地,不見天日,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明亮的光華刺破陰雲,不過其帶來的並不是希望,而是徹徹底底的毀滅,又或者說是淨化。

“該死的,那是什麼東西?”

抬頭,看著那一道道劃過天空的火焰流星,正在享受血食的四翼寒蟬妖忍不住心生恐懼。

“難道說那個老傢夥根本冇有出問題?”

心中泛起這樣一個念頭,來不及多想,扇動羽翼,身化流光,四翼寒蟬妖就要逃竄,到了這個時候什麼資源、什麼手下它都顧不上了。

這種威能根本就不是陰神真人可以具備的,出手之人不是妖王就是陽神道人。

而就在這個時候,那一顆顆火焰流星終於墜地。

轟隆隆,大地在震顫,熾熱的火焰在瀰漫,毀滅一切生靈,人類、妖物、鬼物、野民都在其中。

麵對這種覆蓋一郡的人造天災,連逃竄都成為了一種奢望,他們所能做的就是在災難中沉淪,祈禱命運的眷顧。

在這一刻,心有所感,無論是大離王朝的三家四宗,還是十萬大山深處的隱匿大妖都悄然從秘境中走出。

而在看到那一杆橫空的朱雀大旗以及被搖落的群星之後,他們都沉默了,麵對這種偉力,他們也無力抗衡,能勉強護住自身都已經很不容易了。

“趙家·····”

有陰神真人眺望朱雀城,發出一聲無奈的歎息,轉身走進了秘境深處。

“道器·····”

有大妖心生畏懼,悄然隱去了自己的痕跡。

與此同時,在十萬大山的深處,一雙碧綠的眼眸悄然睜開。

“朱雀焰光旗?難道說那個老傢夥真的渡劫成功了?不,不可能,如果真的是他威能會比這更加恐怖,而且目標也不會僅僅是那些小妖物。”

“難道說趙家有新的陽神道人出現?不,這個可能性很小,一個陽神道人的出現不會無聲無息。”

“那麼就是藉助了外力嗎?想要以此震懾外敵?到了現在我反而越發確定那個老傢夥度雷劫失敗了,外強中乾。”

嘖嘖怪笑,一座淡金色的山峰之上,一隻巨大的白繭晃動著,一股強大的意誌從中瀰漫而出。

“快了快了,等我破繭而出,金身成就,就是老傢夥你授首之時。”

意誌歸於沉寂,與身下的金色山峰共鳴,一股祥和、超然的氣息從白繭內部流淌而出,與妖性的凶戾大有不同。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