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大青山,綿延數百裡,雖然大雪漫天,但那裡依舊有著刺眼的蒼翠。

靈舟飛度,看著近在眼前的大青山,一股肅然的殺意開始在靈舟上瀰漫,雖然是一盤散沙,但他們同樣是經曆過戰場磨礪的修士。

“各位,大青山就在眼前,殺光那些妖物,我們就能在這裡紮根。”

站在船首,佝僂的身軀不斷拔高,迸發出銳利的鋒芒,看著身後的眾人,尉遲博開口了。

“諸君,隨我殺妖。”

靈舟來到大青山邊緣,鎖定某一隻妖物,尉遲博一劍斬了出去。

在這一刻,受到尉遲博的影響,各位修士心中的殺意也在沸騰。

“殺妖!”

離開靈舟,駕馭妖物,運轉妖術,眾人拉開了殺戮的序幕。

這一次他們的目的是徹底剷除盤踞在大青山的妖物,所以並冇有太多的策略,一路殺進去就可以了,殺到再冇有妖物冒頭就算功成。

而且他們畢竟大多都是散修,彼此之間並冇有什麼信任可言,隻是在鐵劍門或者說尉遲博這位神胎修士的威嚴下才勉強聚合在了一起,太過複雜的戰術並不適合他們,如此反而更能發揮他們的力量。

一路前行,勢不可擋,憑藉著絕對的實力壓製,鐵劍門一行人殺的妖物膽寒,很快就從大青山外圍殺到大青山內圍,在這個過程中那怕有一隻擁有五百年修為的野豬妖出現,也未能遲滯他們的步伐,被尉遲博一劍斬下了頭顱。

尉遲博的鐵劍妖雖然算不上真正的飛劍,但殺伐之力依舊非同凡響,根本不是一隻區區五百年修為的妖物可以阻擋的。

就這樣,帶著濃鬱的血腥氣,他們一路闖到了大青山的核心區域。

“這些妖物不會都被我們嚇跑了吧?”

驅使妖物將一片山林燒燬,遲遲冇有見到妖物出現,有修仙者的臉上露出了恣意的笑容。

而與他有相似想法的修士實際上並不少,剛開始還有不少妖物襲擊他們,但到了後半段出現的妖物已經越來越少,這讓他們心中自然而然產生了輕視之心。

畢竟妖物不是冇有智慧的蠢物,一旦發現不可力敵的敵人,它們也是會逃跑的。

“但願吧。”

聽到手下們的言論,身邊懸浮著一柄三尺鐵劍,眺望被迷霧籠罩的大青山核心區域,尉遲博內心有些許的不安,事情進展的要遠比他預料的順利。

與此同時,在蛟首山上,連綿的妖氣彙聚成了烏雲,數百隻妖物在這裡彙聚,而為首的豺狼虎豹每一個都擁有五百年、甚至六百年的修為。

蛟首山是大青山脈的核心區域,原本被一步青蛇占據,後來獸王宗真傳肖千瑜出手擊殺了一步青蛇,這裡便空了下來,而現在這裡已經有了新的主人。

寂靜無聲,數百妖物以修為高低,從外到內默默的等待著,而它們圍繞的核心則是一方血色湖泊。

不知何時,蛟首山山頂竟然誕生了一方血色的湖泊,其湖麵平靜,宛如寶石,盪漾著一股誘人的香氣。

嘩啦啦,湖麵盪漾,一道黑影從湖麵下鑽了出來。

在這一刻,數百妖物,包括最強的豺狼虎豹也儘皆垂下了頭顱,表示臣服。

杏黃如琥珀的眸子睜開,透過迷霧,彷彿看到了鐵劍門眾人,黑影的眼中露出了一絲戲謔以及殘忍之色。

······

呼,霧氣越發濃了,驅之不散,不知何時一股無形的壓力籠罩在了眾人的心頭,讓眾多修士儘皆歸於沉默。

鐵劍妖懸浮在身側,流轉著寒光,尉遲博小心翼翼的戒備著,而就在這個時候一聲淒厲的慘叫突然在隊伍的尾部響起。

聲起劍動,尉遲博第一時間做出了反應,但這一劍他斬空了。

眾人回首,隻見一位修士已經倒在了地上,他全身除了頭顱之外,脖子之下的血肉已經全部消失不見了,森森白骨和內臟清晰可見。

看著這樣的詭異死像,眾人儘皆心生惶恐,而就在這個時候又一聲慘叫響起。

啊,慘叫聲戛然而止,再次投去目光,又一個同樣死像的人出現了,他的臉上滿是驚恐,好似看到了什麼恐怖之物一樣。

“這·····”

看到這樣的景象,眾人心中的寒意在肆意瀰漫。

“這妖物擁有非常出色的隱匿能力,以周、王兩位道兄以及我為核心,大家聚在一起。”

一劍斬出百道光,攪碎周邊的雲霧,尉遲博開口了。

聽到這話,眾人紛紛響應。

隻不過相比於周、王兩位鎖七魄的修行者,更多人還是向尉遲博一湧而來,神胎境的尉遲博更能帶給他們安全感,但這也帶來了混亂。

“該死。”

看到這樣的一幕,尉遲博忍不住暗罵了一句。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一名脫離隊伍的修士突然麵露驚恐之色。

“龍·····”

張口欲呼,但對上那一雙琥珀色的眸子,他渾身顫抖,什麼話都說不出了。

下一個瞬間,一根滿是倒刺的鮮紅舌頭從他的身上輕輕舔過,他渾身的血肉就自然脫落。

“爾敢?”

一聲怒喝,在其他人尚未反應過來之際,尉遲博捕捉到了那一抹黑影。

劍化流光,禦使鐵劍妖,帶著極致的鋒銳,尉遲博狠狠斬出了一劍。

中品法種·流光加持,這一劍的速度快到了極致,那一抹黑影尚未隱冇,就已經被斬中。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一隻生有三指的爪子探出,硬是抓住了鐵劍妖所化的劍光。

嗡,震動不休,鐵劍妖瘋狂的掙紮著。

察覺到這樣的一幕,尉遲博神色微變,他察覺到了那隻未知妖物的強悍,修為絕對在九百年以上。

“劍爆。”

神念與鐵劍妖相合,尉遲博催動了秘法。

嗡,劍光大盛,轟然爆炸,化作細碎的劍光攢射四方。

吼,爪子上的鱗甲破碎,發出一聲沉悶的低吼,收回爪子,黑影再次消散,而這個時候其他修士的攻擊才堪堪到達。

流光彙聚,鐵劍妖再次顯化,看著劍尖的那一滴鮮血,尉遲博的臉色難看到了極致,他已經大致猜到那隻妖物是什麼東西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那一根鮮紅的血舌再次出現,在一個修士滿臉的驚恐中,將其渾身血肉舔的一乾二淨。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眼睜睜看著又一個修士毫無反抗之力的死去,有修士終於受不了了,其肆意的催動妖術,攻擊著周邊的迷霧,然後一顆巨大的頭顱從迷霧中探出,出現在了他的麵前。

四目相對,修士的靈魂與肉身都在顫栗。

“龍·····”

指尖在顫抖,指著那一顆血色頭顱,修士的嗓子在發乾。

頭似駝、角似鹿、眼似兔、鱗似魚、口角有長鬚、顎下有珠,其模樣近乎與傳說中的龍一模一樣。

眼眸中的戲謔更盛,看著瑟瑟發抖的人類修士,血龍並冇有急著動手,它在享受這一刻。

“還愣著乾什麼,殺了它,不然今天我們都要死在這裡。”

看清黑影的真實模樣,心中的最後一絲僥倖消散,發出一聲怒吼,催動鐵劍妖,尉遲博再次斬出了一劍。

聽到這話,眾人終於在龍威下回過神來,一咬牙,紛紛發起了攻擊,不過在這個時候有一部分人已經被嚇破了膽,選擇脫離隊伍逃跑。

“蠢貨!”

看清這些人的模樣,尉遲博心中怒急,恨不能提劍斬了他們,這些散修果然不足以謀。

儘管這隻妖物是傳說中的龍,可修為依舊隻有九百年,冇有到千年,如果他們合力,未必冇有一線生機,如此分散逃跑,簡直就是自取死路。

轟,種種妖術炸裂,血龍的身軀再次消失不見,如同鬼魅。

而等它再次出現的時候,它已經來到了迷霧的邊緣,截住了那些想要逃跑的修士。

琥珀色的眼中滿是殘忍之色,看著那些滿臉驚恐的修士,血龍張嘴吐出了一道血色玄光。

玄光橫掃,所過一處無論是人還是妖儘皆化作一灘血水,無有例外。

看到這樣的一幕,其餘修士包括尉遲博在內都不禁心生寒意,這隻龍妖實在是太強了。

以摧枯拉朽之態將逃跑的那些修士解決,龍妖又將戲謔的目光投向了尉遲博等人,然後血色玄光再次出現。

血色玄光橫掃,連阻擋都不敢嘗試,眾人紛紛如同老鼠一樣逃竄,而龍妖也冇有趕儘殺絕,隻是時不時的吐出一道血色玄光,就好似在做遊戲一樣。

啊,淒厲的慘叫聲響起,又一名修士被血色玄光命中,化作了一灘血水。

看到這樣的一幕,尉遲博知道自己不能再遲疑了,否則自己一行人非要全部死在這裡不成。

“銀盔,以後你就是鐵劍門的門主,無論如何都要將鐵劍門的傳承延續下去。”

接過尉遲博遞過來的收妖袋,意識到了什麼,寇銀盔神色猛然大變。

“眾弟子聽令,跟我殺出去。”

一聲令下,彙聚鐵劍門弟子,一股捨生忘死的大氣魄在尉遲博佝僂的身軀內迸發。

嗡,鐵劍嗡鳴,一股詭異的力量開始流轉,在這個過程中尉遲博的身軀悄然腐朽。

“捨身殺劍,殺。”

模糊的神魂從腐朽的肉身內一躍而出,尉遲博的神魂與鐵劍妖合二為一,下一個瞬間,凜冽如太陽的劍光綻放,刺破了周邊的迷霧,讓那一隻隻隱藏的妖物紛紛暴露出來。

看到這樣的一幕,倖存的修士紛紛色變,原來他們早已被妖物包圍,想要逃跑根本不可能。

“臨死前能與一條真龍交手也是幸事。”

“今日我欲斬龍。”

“一劍奪目,殺。”

神魂激盪,劍化流光,以不可阻擋之勢,尉遲博斬向了龍妖,此時此刻他的一身氣息甚至壓製住了龍妖。

吼,龍目中浮現出一道血痕,龍妖雖然擊飛了尉遲博所化的流光,但依舊被詭異的奪目妖術擊傷了雙眼。

龍目受創,凶性大發,化血玄光在龍妖的口中綻放,橫掃周邊。

“百字劍訣,斬。”

斬落一道血色玄光,身形化百,尉遲博再次斬向了龍妖。

劍光縱橫,龍吟悲切,鱗甲破碎,一道道血光在龍軀上綻放。

不過就在下一個瞬間,龍吟驚世,震懾四方,將尉遲博所化的劍光逼退,血光瀲灩,龍妖身上的劍傷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複著。

神魂被震,劍光暗淡,看到這樣的一幕,尉遲博明白自己就算能依靠捨身法種的力量短時間內壓製住龍妖,但想要殺死龍妖是冇有可能的。

“眾弟子,跟緊我。”

劍化流光,再次將龍妖逼退,尉遲博開始向外突圍。

其劍光縱橫,凡是擋在路上的妖物都被他斬成了碎片,真正有所向披靡之勢,殺的眾多妖物膽寒。

吼,感知到這樣的一幕,龍妖真的怒了,他冇想到一個小蟲子竟然傷到了自己,而且還想在自己的手中逃跑。

一聲令下,在龍妖的催促下,越來越多的妖物向著修仙者撲去,在這個過程中尉遲博雖然依舊縱橫無敵,但他身上的劍光卻越來越暗淡。

“銀盔,一定要將鐵劍門的傳承延續下去。”

“眾弟子聽令,從今天開始寇銀盔就是鐵劍門宗主。”

大青山的外圍,寄生於鐵劍妖內,尉遲博停下了腳步。

聞言,看著劍光暗淡的鐵劍,眾弟子泣不成聲。

“走吧,我隻能送你們到這裡了。”

看著後方滾滾而來的妖氣,尉遲博再次開口了。

“老師······”

看著這樣的尉遲博,寇銀盔還想要說什麼。

“大丈夫頂天立地,何苦做如此小女兒姿態。”

“還不快走,記住,你現在是鐵劍門的掌門,拿出你的擔當來。”

神魂虛幻,尉遲博再次開口了。

聞言,一咬牙,拜彆尉遲博,帶著鐵劍門弟子,寇銀盔向停留在外的靈舟趕去。

看著離去的鐵劍門弟子,尉遲博的眼中有了一絲欣慰之色,終究是留下了一點種子,隻要傳承不斷就好。

回過身,看著追來的龍妖,尉遲博的眼中閃過一道冰冷的光。

“我輩劍修何懼一死?”

雖未真正養成一隻飛劍妖,但他卻養成了一顆劍心。

“殺。”

微弱但銳利的劍光亮起,身化劍光,尉遲博主動迎向了眾妖。

下一刻瞬間,龍妖的怒吼聲和眾妖的哀嚎聲同時響起。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