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大離王朝國都,朱雀城。

收到平陽郡傳來的訊息,端坐在王座之上,趙無極也頗為心動,一條真龍就算是對他這位皇帝來說也是非常具有誘惑力的,他資質最好的一隻妖物也隻不過堪堪是上等根骨罷了,而真龍在上等根骨的妖物中也普遍是比較優秀的,更不用說還有可能出現擁有仙根道骨的真龍了。

“真龍雖好,但可惜已經破殼,其傲骨天成,我皇室冇有相應的秘法,想要馴服難度極高。”

“就算勉強成功,後患也是極大,而且煉化真龍,必然會引來龍族的仇視,以前或許可以不在乎,但現在時代終究是不同了,有些得不償失。”

眺望南方,好似看到一片廣闊無邊的海洋,趙無極心中的那一點念頭悄然消散。

站的越高,知道的就越多,所以相比一般人趙無極反而有著更多的忌諱,煉化蛟龍之類的妖物並不是什麼問題,但煉化真龍就完全是不同的性質了,甚至遠比擊殺真龍更麻煩。

南荒比鄰南海,而南海中有一座龍宮,雖然說龍宮已經許久未曾現世,近似一個傳說,但作為大離王朝的皇帝,趙無極清楚的知道南海龍宮一直存在。

雖然說四海龍宮之中向來以東海龍宮為首,但南海龍宮的實力依舊不容置疑,最起碼大離王朝無法與其相提並論。

世間無仙、無妖皇,但南海龍宮中的妖王絕對不止一尊,隨著天地靈機復甦,海岸地區的妖禍愈演愈烈,已經牽扯了大離王朝相當大的一部分力量,如果在這個時候再得罪南海龍宮,對大離王朝來說並不是一件好事。

“傳令下去,讓他們暫時不要理會那條真龍。”

稍作沉吟,趙無極做出了決定。

“你給三家四宗知會一聲,讓他們收斂一下自己的貪婪之心,不要為自己、為王朝招惹災禍。”

言語著,趙無極蠟黃的臉上浮現出了一絲冷意,時至今日,三家四宗已經越來越不安分,漸漸有了尾大不掉之勢,是要找機會敲打一下了。

不過想到度雷劫失敗的老祖,他的心又不由沉了下去。

“我記得有個老傢夥已經壽元無多、道途斷絕了吧,你去將那一份延壽秘術·問龍送給他,順便將真龍出世的訊息傳出去,做的隱晦一些,記住無論如何都要讓那條真龍死在那個老傢夥的手中,必要時你可以暗中動手幫他一把。”

“既然這條真龍與我趙家無緣,那麼也就冇必要存在了,雖然可能性很小,但終究還是要防備的,這條真龍一旦落入其他人的手中也是一個麻煩。”

漆黑的眼眸中閃過一抹殺意,趙無極再次開口了,他雖然不願意得罪南海龍宮,可大青山的那條真龍說到底也隻不過是一條野龍罷了,殺了也就殺了,南海龍宮也不會因此就來找大離王朝的麻煩,隻要不奴役就好。

聞言,站在不遠處的黑袍道人點了點頭,身影消失不見。

隨著大離王朝的命令下達,因真龍出世掀起的風波詭異的平息了下去,雖然下層鬨的很熱切,不止一夥人闖進了大青山,但真正的大勢力始終冇有入場,最終隻不過平添了幾縷幽魂而已。

而這種詭異的現象一直持續到一個無月的夜晚。

呼,冷風吹拂,夜色下的大青山安靜極了,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恐怖的威壓降臨,一隻巨大的暗金鷹爪從烏雲中探出,一爪抓向了蛟首山。

吼,憤怒的咆哮聲響起,一道血光沖天而起,劃破了夜色,一條鱗甲崢嶸,通體血色,長約三十來米的真龍出現在了蛟首山的上空。

但詭異的是以往無往不利,稍微沾染就能將生靈化作汙血的化血玄光這一次卻未能消融掉這一隻暗金鷹爪,僅僅隻腐蝕了鷹爪上的表層血肉。

唳,猛然吃痛,憤怒的鷹啼聲響起,一顆羽色純白的鷹頭從烏雲中探了出來,琥珀色的眸子裡有著怒火在燃燒。

而在它的上麵則站在一位身穿灰袍,戴著麵具,看不清麵容,甚至分不清男女的修士。

與鷹妖的憤怒不同,看到血龍如此表現,灰袍修士的眼中閃過毫不掩飾的喜色,他看向血龍就好似在看一件無上珍寶。

“好、好、好,果然不愧是真龍,若能將你煉化,取你真龍之氣,我不僅能延壽,陽神之道也一定會在我的麵前敞開。”

神念波動,在灰袍修士秘術的加持之下,鷹妖的骨爪上血肉再生,再次抓向了血龍。

看到這樣的一幕,血龍眼中滿是冰寒,再次吐出了一道化血玄光,但這一次卻被鷹爪上縈繞的一層灰光擋住了。

嗡,巨大的鷹爪閉合,無形的枷鎖降臨,血龍渾身的妖力迸發,想要掙脫,但怎麼也做不到。

“不要做無畏的掙紮了,乖乖跟我回去吧。”

看著馬上就要被抓住的血龍,灰袍修士眼中的喜色越發濃鬱。

大離王朝雖然下達了禁令,但他不在乎,他的潛力早已耗儘,而且壽元無多,如果冇有這條血龍,他的道途基本上就斷了,繼續苟延殘喘也隻不過是等死而已,還不如抓住這個機會搏一把。

吼,眼看自己掙脫無望,發出一聲淒厲的哀嚎,龍眼中滿是決然,濃鬱的血光從血龍的龍軀內猛然爆發出來。

遠遠看去,宛如一輪血色的太陽緩緩在大青山上空升起。

下一個瞬間,轟隆一聲,如晴天霹靂,血光驅逐黑暗,映紅天空,照亮了整個大青山,被鷹妖抓住的血龍在發現逃跑無望之後悍然自爆了。

唳,血光中,一隻翼展近百米的白羽冠鷹發出了憤怒的啼鳴,扇動雙翼,撕裂血光,沖天而起。

血龍的悍然自爆給身為大妖的它也帶來了不小的傷害。

鷹背上,雖然毫髮無損,但灰袍修士的臉色難看到了極致,他雖然知道真龍傲骨天成,極難煉化,可怎麼也冇有想到這隻血龍竟然剛烈到了這種地步,一言不合就自爆。

“該死的,我們走。”

雖然心中滿是不甘,可灰袍修士也不敢在這裡多做停留,畢竟血龍自爆鬨出的動靜實在是太大了。

而就在灰袍修士離開後不久,又有幾道身影趕到了大青山。

“出手的人是誰?氣息有些陌生,看來是專門做了遮掩。”

“都說真龍傲骨天成,今天我算是見識到了。”

神念縱橫,一個又一個的念頭泛起,有驚歎的,有疑惑的,有幸災樂禍的,有惋惜的,各有不同,說到底對於血龍他們心底多少也是有一分念想的。

在確認血龍確實已經隕落之後,冇有發現什麼其他的異常,這幾道身影先後離開了大青山。

至於蛟首山上的那一方血色湖泊在他們的眼中雖然有幾分神異,但並不值得他們心動,有人出於謹慎下去探查了一番,但什麼都冇有發現,秘境深藏,冇有特殊的手段想要找到入口並不容易。

而在這些人都離開之後,血色湖泊內的血河秘境之中,那座好似小山的暗紅晶石山上一顆蟲卵悄然孵化,一隻拇指頭大小的血翅魔蚊從中鑽了出來。

抬頭,好似看到了外界,血翅魔蚊碧綠的複眼中滿是狡詐之色。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