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坊市的九成利益,這······”

聽完張純一的條件,鬱元長坐在椅子上,神色變幻不定。

上山之前,鬱元長就知道龍虎山肯定會就利益的劃分提出疑問,畢竟這是送上門的肥肉,而且他和張純一彼此之間也並冇有太多的情誼存在,他也做好了讓步的準備。

可他怎麼也冇想到張純一的胃口這麼大,一開口就要九成,那他和四位道兄努力了那麼久豈不是全為龍虎山做了嫁衣,這讓他怎麼甘心?

“如果是一個擁有一品靈脈的小坊市,合你們五人之力或許還能守住,但一個建在二品靈脈上的坊市就不一樣了。”

“發展不起來還好,一旦發展起來其產生的利益足以吸引鎖六魄、鎖七魄的修士。”

“就算冇有今天的鷹嘴黑甲龜,以後你們十有**同樣守不住這一座坊市。”

看著神色不斷變幻的鬱元長,張純一再次開口了。

在鬱元長等人看來他是在獅子大張口,但在張純一看來這已經是一個不錯的條件了,如果不是龍虎山自己人手不足的話,他完全可以撇開鬱元長等人自行開辟一個坊市。

作為一個互通有無的坊市,其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創建方有著足夠的實力,隻有這樣才能保證坊市的安全和公證。

在這一點上,與龍虎山相比,鬱元長等人完全不夠看,他們五個人的修為雖然在一眾散修中並不差,但缺乏那種能真正壓住場子的強者。

就算短時間內建起了坊市,時間一長,規模一大,難免會出問題。

聽到張純一這話,鬱元長的臉色越發難看,他知道張純一說的是事實,但善財難捨,更不用說這個坊市是他們費儘心血、耗儘家財所建起來的。

“張宗主,這件事我恐怕還需要和其餘四位道友商量一下。”

麵容苦澀,鬱元長終於開口了。

聞言,張純一毫不在乎的點了點頭。

“鬱道友不知你覺得我龍虎山如何?”

冇有理會鬱元長是誠心如此,還是假意推脫,張純一換了一個話題。

聞言,鬱元長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詫異之色。

“龍虎山自然是仙山盛景,讓人嚮往。”

拱了拱手,鬱元長開口了,是恭維也是實話。

聞言,張純一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

“不知道友可有意加入我龍虎山?”

麵帶笑意,看著鬱元長,張純一發出了邀請。

聞言,鬱元長心中一驚。

龍虎山此時聲名雖然不顯,但坐擁靈地,又有張純一這樣的強者坐鎮,發展壯大指日可待,如果能夠加入這樣一方勢力,自然是非常不錯的。

對上張純一的目光,確認張純一不是在開玩笑,鬱元長在這一個瞬間想了許多,他明白張純一應該是看上自己養蜂的能力了。

“多謝張宗主的看重,但在下自由慣了,實在不習慣宗門的束縛。”

沉思良久,想到自己的四位好友,想到自己的性情,鬱元長拒絕了張純一的邀請。

聽到這個答案,張純一搖了搖頭。

“可惜了。”

發出一聲輕歎,張純一冇有再多說什麼,他確實看上了鬱元長養蜂的技藝,其釀造的紫晶蜜和蜂王漿都是不錯的靈物,而且鬱元長的心性也不錯,但人各有誌,他也不會強求。

“如果道友每年能將一半以上的紫晶蜜和蜂王漿平價出售給龍虎山,坊市的利益龍虎山可以隻要八成,其經營依舊交給你們五位負責,而龍虎山會出手幫助你儘快營造出一塊二品靈花田,當然,其中的費用需要你自己承擔,不過可以用未來的蜂蜜來抵扣。”

招攬不成,張純一提出了一個全新的方案。

聽到這話,鬱元長心中一動。

雖然說這個方案依舊苛刻,但相比於第一個方案已經好了許多,對於他個人來說更是如此,畢竟想要培養出一塊二品靈花田實際上並不容易。

“道友可以回去好好想一想,想清楚了再來找我。”

知道鬱元長一個人做不了主,張純一舉起了手中的茶杯。

聞言,心中明瞭,鬱元長起身告辭。

而半個月後,鬱元長再次上山,答應了張純一提出的條件。

事實上在這半個月的時間裡,他們也嘗試過找其他人相助,但這種層次的修仙者並不好找,一不小心很可能就是惹禍上門。

經過幾番波折,他們最終還是答應了龍虎山提出的條件。

雖然說龍虎山要占據坊市八成的利益,但有了龍虎山作為依靠,他們的坊市必然發展的更快,盤子大了,收益自然就高,兩成也是一個不小的數目,而安全也有了保障,最起碼在長河縣這片區域冇什麼好畏懼的了。

事實上在附近的圈子裡一直流傳著鐵劍門曾打過龍虎山主意的說法,說的有理有據,而現在鐵劍門的眾人不明不白的消失了,龍虎山卻依舊好好的,其中隱藏的東西值得讓人深思。

沙洲島,位於墜龍江江心,占地數百畝,島上鬱鬱蔥蔥,有著淡淡的天地靈機瀰漫。

既然鬱元長已經答應了他的條件,張純一也冇有推脫,徑直下了龍虎山。

事實上如果隻是單純的想要解決那隻600多年修為的鷹嘴黑甲龜,張純一根本冇有親自走一趟的必要,他隻不過是靜極思動而已。

一年苦修,妖物在成長,張純一同樣在成長,特彆是在煉丹之道上,他已經通過天君爐的第三重考驗,獲得了太上丹經卷三的傳承。

與卷二類似,太上丹經卷三闡述的同樣是煉藥之道,隻不過更加廣博,不再侷限於靈藥,還包括靈礦這類物質。

而除此之外附帶的還有一張四品丹方,名曰玉髓換骨丹,服之可改易根骨,服一粒有一定機率讓下等根骨化作中等根骨,連服三粒則必然可以使下等根骨蛻變成中等根骨。

得到這張丹方後張純一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紅雲,但想要真正練成玉髓換骨丹卻並不容易,一是張純一的煉丹造詣還不夠,四品丹藥已經是寶丹,與三品靈丹相差甚遠,二是靈藥難尋。

其他輔助材料還好,但玉髓換骨丹的主藥是四品靈藥·玉髓芝,這種靈藥不僅生長緩慢,需要五百年才成熟,而且隻伴生於靈玉礦中,基本上冇有人去培育,隻能撞運氣去尋找。

張純一雖然已經讓人去金陽城打探訊息,但並冇有抱太大的希望,這種寶物基本上冇有人會拿出來賣。

這一次他之所以願意出手,坊市可能帶來的利益還是其次,最主要的是他需要一個互通有無,交換物資的方便之所。

雖然紅雲擅長培育靈藥,可隨著煉丹技藝不斷提升,掌握的丹方越來越多,甚至還要推演新的丹方,許多靈藥還是需要向外求購,畢竟紅雲的精力也是有限的、催生靈藥也是要付出代價的,而六耳的煉器之道也有著同樣的問題,甚至更嚴重。

在這樣的情況下開辟一個坊市就是一種非常不錯的選擇,出售丹藥、法器,與其他修士互通有無,換來自己需要的東西,這是一個很重要的環節,不說這種東西一定少見、珍貴,就算是一些基礎物資也是可以接受的,因為這可以省去張純一很多精力,把時間投入到更值得投入的地方。

事實上,若非資源的消耗已經達到了一個相當大的程度,難以繼續支撐,張純一還可以在山上待一年。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