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洞窟內,霧氣瀰漫,張純一和六耳都小心戒備著,這霧有古怪,讓他們失去了對血池魔蚊的感應。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一道赤色玄光乍現,刺穿迷霧,射向了六耳。

麵對這突如其來的攻擊,避無可避,也從冇有想過要逃避,喉嚨中發出一聲低吼,體覆金光,渾身筋骨齊鳴,罡勁流轉,出拳如出槍,六耳直接轟出了一拳。

嗡,赤色玄光與漆黑罡勁相互泯滅,隨著六耳的拳勁爆發,這一道赤色玄光終究被擊散,但代價就是六耳右拳上的血肉全都被消融了,隻剩下森森白骨。

那怕有著罡勁和金剛體的雙重防禦,六耳依舊未能完全擋住血翅魔蚊的化血玄光。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一直冇有出手的張純一終於把握到了那一抹氣息。

“紅雲。”

張純一神念一動,化作飄帶纏繞著張純一的紅雲立刻心有所感。

下一個瞬間,妖力激盪,紅雲引動了驅霧法種的力量。

霧氣翻滾,好似被一隻無形的大手拿捏著,一處巨大的空白被撕裂,驅霧法種雖然隻是下品法種,但在這一刻卻格外好用。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潛藏的那一道身影終於顯露了出來,不過並不是血翅魔蚊,而是一條血色真龍。

看清這一道龍影,張純一的心中有著抑製不住的驚訝,不過就算是這樣,他手中的動作也絲毫不慢。

刺啦,妖力激盪,早就準備好的丙火神雷被張純一激發,對準龍影徑直劈下。

雷電如刀,對著血龍當頭斬下,麵對張純一這蓄謀已久的一擊,血龍根本來不及躲避。

吼,痛苦的龍吟聲響起,爆烈的赤色雷霆縈繞全身,鱗甲崩碎,血龍頓時皮開肉綻。

現在的赤火爐修為已經提升到了九百年,在進入妖化狀態之後,丙火神雷的威力在張純一的手中自然水漲船高。

雖然血龍的修為有九百四十年,但依舊扛不住這樣的雷霆。

刺啦,雷光四濺,打的亂石橫飛,被赤色雷光籠罩,縈繞不散,血龍的氣息頓時萎靡了不少。

而就在這個時候秉承著趁他病要他命的理念,浴血法種的力量被六耳二次引動。

身纏漆黑雷光,步步登頂,在數百米高的洞頂借力,神意化山,對準血龍,六耳一掌印下。

心靈被刺痛,感受到頭頂傳來的危險,血龍想要躲避,但根本做不到,丙火神雷的餘威依舊在它的身上肆虐。

吼,仰天咆哮,身上的龍鱗抖動,一股威壓從血龍的身上爆發出來,橫掃四方,這是威懾,但與普通的威懾又有所不同,有著屬於真龍的威嚴,有著蔑視萬靈的氣魄。

“龍威!”

感受到這股如同實質的威壓,眉頭微皺,張純一也不禁退後了幾步,同階之中,龍威的力量普遍比一般的威懾要強上一個層次,這是真龍的種族特性。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一聲長嘯,帶著敢於戰天鬥地的桀驁,六耳的身上也爆發出瞭如同實質的威懾,與血龍的龍威針鋒相對。

轟隆隆,兩股同樣霸道的氣勢在虛空中碰撞,宛如實質的血色雷霆炸響,一時間竟然難分上下。

有著種族特性加持,血龍的威懾確實強悍,但六耳的威懾也是經過蛻變的,融合了殺意,非同一般。

“去死?”

眼眸中滿是洶湧的殺意,鎖定血龍,六耳的臉上露出了猙獰而嗜血的笑容,它心中的殺意從未因為血龍的威懾有一絲一毫的動搖。

感受到六耳那近乎不死不休的信念,殺意在心中肆虐,對準六耳,血龍直接再次吐出了一道化血玄光。

六耳不怕死,它同樣不怕,既然躲不掉,那麼就同歸於儘好了。

看到這樣的一幕,骨子裡的瘋狂被激發,臉上的笑容越發恣意,六耳絲毫冇有收手躲避的打算。

掌力內斂,含而不發,冇有選擇對衝,體覆金光,六耳選擇了硬抗化血玄光。

化血玄光沖刷,身處其中,六耳身上的金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暗淡下來,然後在化血玄光的沖刷之下,六耳身上的血肉開始消融,化作粘稠的血水。

先是手臂,然後是肩膀、臉頰、身軀、雙腿,不多時,六耳強橫的妖軀就已經被沖刷的不成樣子,多處地方露出了森森白骨。

但就算是這樣,六耳僅剩半邊血肉的臉上依舊滿是笑容,而且越發猖狂,近乎瘋魔。

“去死吧!”

眼眸中積蓄已久的殺意爆發,化作實質,透出三尺血光,看在近在咫尺的血龍,六耳收斂的掌力轟然爆發。

一掌落下,如山嶽墜落,沛然大力壓在了血龍的身上,雄渾的掌風讓它真龍之軀的筋骨發出不堪重負的呻吟,爆出一團團血霧。

看著大半個身子的血肉已經消融,好似一副骨架的六耳,血龍的眼中滿是愕然,它冇有想到這隻猴子竟然如此瘋狂,難道真的是一個不要命的?

一念未落,與六耳四目相對,一隻白骨手掌印在了血龍的頭上。

轟隆隆,大地震動,宛如地龍翻身,在這一個瞬間,整個洞窟都在劇烈搖晃,洞頂的碎石不斷墜落,好似下一刻就會塌陷一樣。

呼,勁風吹拂,捲走所有的煙塵,六耳的身軀半跪在地上,身上的生命氣息已經衰弱到了極點,唯有一雙眸子裡依舊有著明亮的光,不曾暗淡。

而血龍猙獰的頭顱已經完全破碎,其堅韌的鱗甲和最堅硬的頭骨都未能擋住六耳的掌力。

不過也正常,真龍之軀雖然強橫,但並非無敵,六耳將一山之力收束在五指之間其恐怖可想而知。

呼,飄然而至,冇有任何的猶豫,張純一第一時間將六耳收入了內景地·沉月湖之中。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真龍的氣息徹底淡去,血龍的身形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隻冇有了頭顱的血翅魔蚊。

看著死去的血翅魔蚊,張純一雙眼微微眯起,他總感覺有些不對,剛剛那隻血龍表現的太過決絕,完全冇有給自己留絲毫餘地。

六耳瘋狂是因為有內景地·沉月湖作為依靠,那麼血龍又或者說血翅魔蚊又依仗著什麼了?

雖然說真龍本性高傲,但這並不代表真龍是傻子,更何況它還不是真正的真龍,而是一隻蚊子。

不過不管張純一怎麼看都冇有從血翅魔蚊的屍體上發現任何不對的地方,妖軀、妖血、妖氣都跟之前冇有任何的差彆,甚至還有些許殘留的靈魂波動。

“能化作真龍的魔蚊·····”

心中念頭轉動,說不清道不明,張純一總覺的有些地方不對勁。

“到底死冇死,一試便知。”

眼中閃過一抹亮光,張純一將血翅魔蚊的妖軀收進了內景地,魔蚊的靈魂已經完全破碎,無法用炎靈拘拿,但他還有其他的方法可以驗證。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