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血河源頭,最大的暗紅晶石小山之上,張純一將自己找到的所有東西都放在了一起,都是妖物殘骸。

其中最值得注意的就是一把斷劍以及一顆密佈血色花紋的青色妖蛋。

“這把劍應該就是尉遲博的吧。”

同樣修煉養字訣,張純一在這把斷劍上感受到了熟悉的氣息。

“不過可惜已經腐朽了。”

微微用力,斷劍在張純一的手中化作了飛灰。

在這一刻,張純一也終於明白為什麼血翅魔蚊為擁有中品法種·流光了,因為它汲取了這隻劍妖的血液。

而被血翅魔蚊吮血之後,這隻劍妖身上的所有道韻都已經消失,徹底化作了凡物,就連天君爐都無法從它的身上煉化出法種。

“至於這枚蛋則是龍蛋,隻可惜同樣被血翅魔蚊吸乾了。”

目光落在青色的龍蛋之上,張純一的眼中露出了毫不掩飾的惋惜之色。

這枚龍蛋看似完好,實則內部已經是空蕩蕩的了,什麼都冇有留下。

從龍蛋上殘留的氣息來看,這枚龍蛋孕育的就算不是真龍,也是異種蛟龍,絕對非同小可,隻可惜被血翅魔蚊當成了食物。

而那枚上品力相法種·如龍大概率就是血翅魔蚊從這枚龍蛋這裡得到的,不然魔蚊這類妖物基本不可能誕生這類法種。

擁有如龍法種的妖物可以化身真龍,擁有真龍之軀,除了不具備相應的法術神通之外,其他方麵並冇有什麼差異,擁有龍之大力,甚至血翅魔蚊還可以藉助真龍之軀增強自己的威懾,將普通威懾轉化為龍威。

“這枚龍蛋現在已經廢了,唯一有價值的就是它上麵縈繞不散的龍氣了。”

心中念頭轉動,張純一還是將這枚龍蛋收了起來。

“這個地方最有價值的寶物應該是那朵蓮花纔對。”

無視了其他妖物的殘骸,站在晶石山上,張純一將目光投向了那朵位於血河源頭的血色蓮花。

無葉,荷杆碧綠,帶著漆黑的倒刺,花朵殷紅,好似鮮血染成,巴掌大小,花苞靜靜合攏,尚未綻放,逸散著一股奇異的馨香,讓人忍不住想要靠近。

定住心神,張純一併冇有冒然靠近這朵血蓮花,在看到它的第一眼他的心中之神就在瘋狂示警。

“修仙界蓮花類的靈物眾多,不乏奇珍,甚至是仙珍,修仙者也多喜愛蓮花,不知道這朵血蓮花是哪一類?”

思緒翻騰,張純一併冇有找出這朵血蓮花的來曆,不過從其身上如淵似海的靈韻來看,顯然不是凡物,甚至有可能超出了六品寶物的概念,邁入了奇珍的行列。

“危險到底來自那裡了?”

心中念頭轉動,火焰升騰,一隻鷹類炎靈出現在了張純一的身邊。

發出一聲啼鳴,在張純一的操縱之下,這隻鷹類炎靈靠近了血蓮花。

呼,無聲無息,在鷹類炎靈靠近血蓮花百米之內後,靈魂消亡,直接潰散成了一團火焰,隨風而散。

看到這樣的一幕,張純一神色微變。

那怕他一直關注著,他也冇有發現鷹類炎靈到底是怎麼死的,就好似是自然消亡的一樣,毫無痕跡。

思緒翻騰,又是三隻鷹類炎靈被張純一喚了出來,它們從不同方位同時靠近了血色蓮花。

“周身百米是禁區,觸之即死。”

漆黑的眼眸中泛起波瀾,看著同時消散的三隻鷹類炎靈,張純一輕聲的呢喃著。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他的眉心萌發出了朦朧光輝。

“這是在表達渴望?”

指尖劃過眉心,張純一感受到了庚金劍丸的躁動。

經過一年多的孕養,在養字訣的神異之下,配合赤火爐的輔助,張純一的庚金劍丸已經初步通靈,雖然距離化妖還有不小的距離,但確實已經有了一抹自己的靈性。

“這朵血蓮花對庚金劍丸的成長有幫助嗎?”

壓下庚金劍丸的躁動,張純一心中泛起了疑惑,劍主殺伐,這倒與血蓮花表現出的種種跡象有些相似。

不過可以肯定的是這株血蓮花是貨真價實的血屬性寶物,並非是與庚金劍丸相同的金屬性。

“這朵蓮花暫時隻能留在這裡了。”

雖然庚金劍丸異動,但目前張純一併冇有靠近這朵血蓮花的打算,不僅危險,而且這朵血蓮花明顯還冇有成熟。

“倒是這些暗紅晶石可以帶回去好好研究一下。”

從血蓮花的身上移開目光,看著漂浮在血河之上、大大小小的暗紅晶石,張純一心中的念頭轉動著。

對於這些暗紅晶石,張純一還是很感興趣的,因為他在這些暗紅晶石上感受到了磅礴而純淨的氣血之力,血翅魔蚊轉生之時更是用這種晶石代替了妖物的血肉精華。

“這類晶石應該是這處秘境的特產,外界是否存在都不一定,乾脆就以血晶來代稱。”

為暗紅晶石定下了名字,張純一開始動手收取這些晶石。

當收取了大概三分之一後,看了一眼血蓮花,張純一離開了血河秘境。

回到岩漿湖泊,看著蛟首山上的那一方血色湖泊,張純一揮手放出了上百道蛇類炎靈,讓它們守護在四方,充當眼線。

有著岩漿湖泊在,那怕冇有赤火爐的孕養,它們也可以存在好久。

沉思了一會兒,張純一又取出魔蚊轉化出的炎靈,將其餵給腳下的毒蛟,讓毒蛟守護好這裡。

有著岩漿湖泊隔絕,外人闖到這裡的可能性實際上很小,但還是讓毒蛟守護在這裡張純一從才更加放心。

吞下血翅魔蚊所轉化的炎靈,眼中多了一分靈動,得到張純一的命令,一擺尾巴,毒蛟潛入了岩漿湖底。

看到這樣的一幕,點了點頭,周身赤色雲煙湧動,分開岩漿,張純一出了岩漿湖泊。

而得到張純一的指令,紅雲第一時間迎了上來。

立於雲端,看著越來越小的大青山,張純一輕輕出了一口氣,這一次也算功德圓滿了,不僅渴求的玉髓芝到手,還意外收穫了一個秘境,實在是意外之喜。

“大青山天地靈機濃鬱,造化深藏,血河秘境,地底深處的玉脈都是體現,可以算得上是一處天地鐘靈之地。”

“不過以現在龍虎山的體量來說,這一處地方作為宗門駐地還是不太合適。”

“現在的龍虎山還離不開凡俗,這裡太偏、太險、也太紮眼。”

“想要將大青山真正握在龍虎山的手中,首先要做的就是將周邊的妖物全都清理乾淨。”

心中的念頭不斷轉動,張純一思考著接下來對大青山的開發。

在擊殺了血翅魔蚊,見識了地下玉礦以及血河秘境之後,張純一確實動了搬遷宗門的念頭,但最終還是放棄了,因為時機還不合適。

也正是因為如此他纔將那一方岩漿湖泊留下,這是一道天險,將隔絕他人對地下靈玉礦以及血河秘境的貪婪。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