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庭院內,手中捏著信件,看著眼珠爆開,死相淒慘的獨目子,趙玄英神色冰冷。

這些年平陽郡並不平靜,而立下斬妖榜,有意清掃大青山的龍虎山更是聲名遠播,張純一的大名就連他這位郡守都不止一次聽過。

在這樣的情況下,他自然不能再不聞不問,因為這關乎到他自身的利益,甚至這一次獸王宗的那一位宋明理之所以能那麼快得到相應訊息也是他的手筆。

原本他是想借獸王宗的人打壓一下張純一,但現在看來他還是太小看這位張家的後起之秀了。

“原本我以為張家的張沐辰會是最大的隱患,但現在看來他的兒子同樣不可小覷。”

輕聲呢喃著,趙玄英的眼中閃過一抹殺意。

東離王趙無雙戰死,時局紛亂,大離王室趙家已經有了扶持新晉陰神的打算,計劃集中資源,在短時間內推出一兩位新的陰神真人,以穩固大局。

而大離王室的扶持對象首重血脈和資質,然後就是治理政務的能力,畢竟這一次趙家扶持新晉陰神的目的就是為了鎮壓各方,維持王朝的穩定,所以如果擅長處理政務,那同樣是一個加分項。

作為趙家嫡係,趙玄英知道自己也在候選名單之上,隻不過他的資質雖然非常不錯,但也冇有達到一枝獨秀的程度,他們這一輩中與他資質不分上下的有四五人之多。

在這樣的情況下,他自然要在平陽郡的治理上下功夫,爭取加分,冇有王室的額外扶持,他頂多有一兩分的可能成就陰神,可如果得到王室的扶持,他就有五分的把握成就陰神,而目前大離王朝的基調是求穩,不讓掌控之外的陰神出現就是最重要的一個衡量標準。

畢竟每一個新的陰神出現都足以影響一方的形勢,就連大離王室也無法忽視。

“冇有人能擋我的路!”

輕聲呢喃著,趙玄英往日好似老好人的溫和在一刻悄然消失不見,隻剩下純粹的猙獰。

獨目子不明不白的死了,什麼話都冇有留下,但他的死本身就是一種證明,張純一這位剛剛年滿二十的張家子遠比他預料的還要更強。

看到這樣的一幕,春吾子默默低下了頭顱。

“讓孫茂山動一動吧,當年為了將他扶上孫家長老之位我可是花費了不小的代價,現在也該他回報我一下了。”

“從現在的跡象來看當初在少陽郡孫家的孫茂林應該就是死在張純一的手中,將這個訊息一起告訴他,相信他會做出明智的選擇的。”

“這一次出手對付張純一他不僅是為了我,更是為了孫家,不扼殺掉張純一,他們孫家永遠都要生活在張家的陰影之下。”

話語低沉,趙玄英做出了決定。

雖然說冇有相應資源的輔助,十個嘗試突破陰神的修士有九個會死,一個會瘋,但這不代表真的冇有人成功,事實上散修中偶爾出現的陰神真人有相當一部分都是靠這種近乎賭命的方式賭出來的。

他不希望在這個時間點在自己的治下出現這樣的意外,而最好的做法就是剷除一切潛在的威脅。

張家曾經出過陰神真人,多少也有一些底蘊存在,再加上現在背靠周家,他也不好直接出手對付張沐辰,但遊離在外的張純一就不一樣了。

事實上,相比於張沐辰,現在的他更加忌憚張純一,其展露出的天資著實非同一般,而且他還知道張家已經將蛟伏圖交給了張純一。

雖然說蛟伏圖蘊含的傳承是劍走偏鋒,但相比於張家原本的傳承來說還要更加溫和一些,如果張純一真的有機緣,未必冇有可能藉此成就陰神。

聞言,壓下心中的震驚,春吾子躬身應是。

他知道這位郡守坐鎮平陽郡數十年,看似是一個老好人,但佈局深遠,算計頗深,但他冇想到連孫家的孫茂山都是對方的棋子,要知道孫茂山可是孫家的二長老,鎖七魄的修為。

在孫家的地位除了那位早就結成神胎的大長老以及孫家現任家主之外,根本無人能及。

······

時間流逝,一晃就是十天。

這十天裡六耳出手為那位錢姓散修的妖物量身打造了一件百鍊明光甲,在這個過程中失敗過一次,好在最後還是完成了。

交易達成,匠心法種和巧手法種也自然而然落在了張純一的手中,一切都顯得風平浪靜。

“是放棄了還是在默默等待著機會?”

仙來客棧之中,送走了過來拜訪的張家人,看著滿是陰雲的天空,張純一心中的念頭不斷轉動著。

自從十天前他感受到窺視的目光之後,這段時間他實際上一直有留意身邊的情況,不過並冇有特殊的發現。

“到底是誰了?孫家嗎?”

思來想去,張純一最先懷疑的依舊是孫家,畢竟在這金陽城中與他矛盾最大的就是孫家了,如果對方確認孫茂林是死在他的手中,那麼確實有可能出手對付他。

“不管到底是誰,希望你們不要讓我失望。”

輕聲呢喃著,麵對潛在的敵人,張純一併冇有什麼畏懼。

整個平陽郡在明麵上是冇有陰神真人存在的,金陽城中最強的三個人應該就是郡守趙玄英、張家家主張沐辰以及孫家大長老孫盛明,都是老牌神胎境修士。

不過除非他們有人煉化了上等根骨的妖物,並培養到了一定的火候,否則依舊不是張純一的對手,現在的張純一雖然稱不上陰神之下無敵,但在平陽這個小地方最起碼是這樣的。

嗬,喉嚨中發出一聲低吼,臉上帶著一絲興奮之色,六耳從靜室中走了出來,花費了幾天的功夫,它已經成功煉化了巧手法種和匠心法種。

“看來是時候離開了。”

看著已經成功煉化法種的六耳,張純一心中有了離去的想法。

他這些天一直呆在金陽城中,一方麵是為了等待六耳煉化法種,另一方麵則是在打探可以輔助突破陰神的靈物訊息。

對此,張純一早就做好了失望而歸的準備,但情勢比他原本預料的還要嚴峻一些,包括珍獸閣、丹廬這些大商會在內,整個金陽城的市麵上根本冇有任何類似的靈物出現,不說最重要的裂神玉,那怕隻是起輔助作用的靈物也一樣。

在私下裡胡半山告訴張純一因為天地異變,無論是王朝還是三家四宗都默契的開始收攏這類物資,基本上就是隻進不出,不說金陽城,就是其他大城也是一樣。

他想要得到這些靈物要麼就去一些險地或者遺蹟碰運氣,要麼就乾脆離開大離王朝的疆域,比如說順墜龍江而下,進入南海。

在那裡同樣有著修仙界存在,而且因為冇有一個大離王朝這樣的大一統勢力存在,雖然混亂了一些,但機會也更多。

在這樣的情況下,張純一自然冇有了在金陽城再多呆下去的想法。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