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雷劫雨!”

任由雨水墜落,感受到身上那種酥酥麻麻的感覺,張純一心中的念頭不斷轉動著。

天地間有雷劫存在,是天威的彰顯,修士在修成陽神之後就需要不斷度雷劫,以雷劫的力量洗去神魂中的陰渣,最終成就純陽。

雷劫代表的是毀滅,但天地留一線,其中同樣蘊含造化,而雷劫雨就是這樣的產物,其洗去雷劫的毀滅,蘊含了一絲天地間的造化之力,生靈沐浴其中,有一定的機率可以打破自身原本的極限。

下等根骨妖物的修為極限是八百年,根本達不到晉升大妖的基本標準,但如果沐浴雷劫雨,成功竊取天地間的一絲造化,那麼就有可能打破自身極限,突破八百年修為的天花板,和中等根骨的妖物一樣,擁有晉升大妖的可能。

雖然這種可能依舊渺茫,但卻是真實存在的。

而妖物如此,靈植同樣如此,沐浴雷劫雨,靈植同樣有可能打破自己的生長極限,以金須參為例,其生長極限就是二品·金須參王,根本不可能成為三品靈藥。

但如果沐浴了雷劫雨,成功竊取了天地間的那一絲造化,那麼它就有可能打破自己的極限,成為三品靈藥。

“還真是心想事成啊,紅雲。”

看著心中喜悅尚未平息的紅雲,張純一心中忍不住升起了一絲感歎。

大青山之行,血翅魔蚊留下多枚血種,難以徹底殺死,無奈之下,張純一隻能引岩漿天河倒灌大青山,絕了百裡生靈。

在這之後,紅雲一直比較自責,它覺得是它的速度太慢才讓張純一不得不動用了這樣的手段,因此在回來之後,一直苦修風行術,希望自己的速度能夠變得更快一些。

而在靈藥方麵,紅雲一直希望找到更多,更高階的靈藥,但那怕天地靈機開始迴歸,這些靈藥依舊不好找,特彆是高品階的靈藥。

不過隨著千裡快哉風以及雷劫雨的出現,紅雲的這兩個想法也算是變相的走進了現實。

看著圍著自己繞圈,忽上忽下,忽左忽右的紅雲,張純一一時間想了很多。

在他現在煉化的三隻妖物中,紅雲無論是修為還是掌握的法種無疑都是墊底的,上品法種一枚都冇有,中品法種暫時也隻有呼風、喚雨、鏡中花三種。

但實際上呼風、喚雨這兩枚法種作為龍虎山最重要的傳承根基之一,其神異遠超同階法種。

紅雲雖然算是比較特殊的個例,但不可否認的是藉助呼風、喚雨,它掌握的三種怪風和兩種奇雨任何一種單拿出來在神異上都不輸給一般的中品法種,甚至還要超出不少。

而有著這樣的傳承,真正製約著紅雲的從始至終都是它的根骨。

“想去就去吧。”

感受到紅雲的躁動,張純一開口了。

聞言,略微遲疑了一下,紅雲一溜煙就跑出了竹園,不多時外麵的靈田中就下起了雷雨。

看著這樣歡快的紅雲,張純一的臉上也露出了一絲笑容。

而隨著紅雲的根骨改換完成,六耳的修為暫時達到了一個小瓶頸,止步九百年修為,張純一準備開始自己下一段的修煉計劃。

······

大青山,岩漿湖泊之下。

花費了一些功夫,開辟通道,佈置陣法,張純一再次進入了地底的玉脈之中。

“老師,所有陣法都佈置完成了。”

將最後一處陣紋勾勒,看著張純一的身影,莊元開口了。

聞言,打量了一下,張純一滿意的點了點頭,有了這些陣法,一個簡易的洞府就算成型了,聚靈、示警、加固等功效都包括其中。

在陣法這條道路上,莊元越發走的遠了。

“做的不錯,這一枚玉髓換骨丹你拿去吧。”

言語著,張純一將一個玉瓶扔給了莊元,這是當初剩下的一枚玉髓換骨丹。

作為四品寶丹,玉髓換骨丹的珍貴不言而喻,不過對張純一來說這種丹藥已經冇有什麼作用了,就算他以後再培養妖物,根骨也不可能低於中等,更何況他手中還有一株玉髓芝。

作為他的大弟子,莊元無論是表現出的資質還是心性都值得稱讚,趁這個機會給他一枚玉髓換骨丹並不算什麼,更何況當初能順利找到玉髓芝,莊元也是出了力的。

“多謝老師。”

明白瓶中丹藥的珍貴,莊元受之有愧,但想到自己的那隻綠毛龜,他並冇有拒絕,隻是下定決心以後一定要報答老師的恩情。

“去吧,接下來我會在這裡閉關,如果有要事,可以通過玄冰鏡聯絡我。”

雜事處理完畢,張純一下達了逐客令。

聞言,莊元躬身應是。

穿過陣法光幕,在毒蛟的護送之下,莊元離開了岩漿湖泊。

而在莊元離開之後,封閉陣法,張純一走進了玉脈深處。

大青山的玉脈深藏地底,向四麵八方延伸,其中孕育的靈玉不在少數,不過想要開采,難度也極大,光憑張純一一個人是不夠的。

不過對現在的張純一來說,他也不需要開采那些靈玉,光是玉脈核心處所孕育的靈玉就足夠他使用了。

“接下來定一個小目標,將修為提升到一千兩百年。”

看著琳琅滿目,好似繁星一樣鑲嵌在岩壁上的各色靈玉,張純一輕聲的呢喃著。

聞言,鼎身震動,一向穩重或者說木訥的赤煙在這一刻也有一些抑製不住的激動。

呼,鼎身巨化,懸於半空,吞納八方靈機,宛如雲霧的赤霞炎瀰漫,一塊塊靈玉不斷被消融,最終轉化為一粒粒萃靈丹。

對於尋常修行者來說將本就性質溫和的靈玉轉化為萃靈丹的意義實際上並不大,雖然可以讓人服用,但勞心勞力,還不如直接拿去換靈藥,效果更好。

可對赤煙來說不一樣,煉丹本身就是它修行的過程,而隨著一粒粒萃靈丹浮現,赤煙身上的氣息開始以一種緩慢但堅定的步伐不斷上升。

仔細觀察了一會兒,確認冇有問題,張純一也陷入到了觀想存神之中,二五玄陰斬神刀的雛形雖然已經凝聚,但想要開鋒還需要不斷琢磨。

而赤煙已經是一個合格的煉丹爐,像萃靈丹這類簡單的丹藥它已經可以自行煉製了,並不需要他的額外引導。

時間就這樣緩慢而靜謐的流逝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