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竹園,地下石窟。

這裡原本是為了安置蛟伏圖的,後來又進行了二次擴建,成為了龍虎山的宗門秘庫,周邊佈置著重重陣法,種植了大量的迷霧草,平常由紅雲負責鎮守,任何風吹草動都瞞不過它的感應。

走進秘庫,五光十色的光輝交織,看著那鑲嵌在岩壁上的點點星光,張純一目光微動。

在岩漿湖底苦修三年,赤煙煉製出了大量的萃靈丹,如果換算成下品靈石其價值大約在三萬塊左右。

這是一筆巨大的財富,當初平陽張家為了買下蛟伏圖,報價九千下品靈石,這九千靈石可以說抽空了當時張家的流動資金,而現在僅僅三年的時間張純一就練出了價值三萬靈石的萃靈丹。

不過這批萃靈丹,張純一自己煉化的實際上並不多,大部分都通過沙洲坊市流入了長河縣的修仙界,甚至向整個平陽郡蔓延開來。

正是因為有這批萃靈丹的支援,長河縣的修仙界纔會有今日的繁榮,如果冇有龍虎山立下的斬妖榜,冇有龍虎山提供的豐富報酬,那些散修可不會一直冒著風險去獵殺妖物。

可以說這三年是龍虎山憑一己之力養活了眾多的散修,造就了長河縣修仙界的空前繁榮,當然了,在這個過程中,龍虎山並非冇有收穫。

這秘庫之中好似繁星一樣鑲嵌在岩壁上的法種就是最好的報酬,其數量有千餘枚之多,雖然大多說都是不入流以及下品法種,但也並不是冇有中品法種存在。

雖然數量並不多,可價值卻不菲,一枚中品法種在外麵的正常價格基本都在上千靈石,最為重要的是這裡的法種種類豐富,基本上各種各樣的都有。

事實上如果將這些法種都賣出去,龍虎山之前所有的虧空瞬間就能得到彌補,甚至還要賺上不少,不過這並不現實,這些東西最後都會成為龍虎山的底蘊。

目光從這些繁星上略過,張純一看向了石窟的兩側,那裡有一排排木架,雖然看上去有些不起眼,但上麵卻放著一隻隻丹瓶,還特意佈置了陣法,避免丹藥藥力流失。

這些丹藥基本上都是張純一煉製的,其中有相當一部分都是萃妖丹,數量有數百枚之多,這也同樣是立下斬妖榜的收穫,雖然大多都隻蘊含一二十年的修為,但同樣不可小覷。

短短三年的時間,龍虎山的弟子能初步成長起來,這些萃妖丹功不可冇。

而除了法種和丹藥之外,在秘庫之中還有不少其他的靈物,比如礦石、比如靈藥、比如妖獸材料等等,還有一些稀奇古怪說不清來曆的東西。

這些東西大多數都是龍虎山從散修手中收購的,這些年在龍虎山的支援下,沙洲坊市已經成為長河縣唯一的坊市,其規模一擴再擴,藉助這個市場,龍虎山基本上將那些散修從大青山以及其他地方帶出的珍惜靈物收購一空。

甚至有的散修得寶而不視寶,最終落入龍虎山的手中,還有一些弄不清來曆的奇特之物為了避免出現滄海遺珠的可能,龍虎山也長時間保持收購,這種花費對坐擁沙洲坊市的龍虎山來說並不算什麼。

將秘庫內的東西儘收眼底,張純一的心中忍不住升起了一絲絲滿足感,龍虎山雖然成立的時間尚短,前後不過幾個年頭,但在底蘊上已經直追張家這樣的老牌勢力。

“木係中品法種·枯萎一顆,土係中品法種·岩爆一顆,水係中品法種·渦流一顆,雷係下品法種·落雷三顆。”

心中的感歎一閃即逝,神念波動,一顆顆法種從石窟頂部落下,自發落入張純一的手中。

穀臕

“有了這些法種紅雲在雷法上的修煉也算可以正式開始了。”

看著手中的六枚法種,張純一輕聲呢喃著。

龍虎山有兩大神通傳世,一曰呼風喚雨,一曰掌握五雷,其中呼風喚雨的根基在於呼風以及喚雨這兩枚法種。

而掌握五雷的根基則在於木中雷、土中雷、水中雷、火中雷以及金中雷這五枚法種,講究以雷法演化五行生剋。

不過這五枚法種實際上都是修士後天創造出來的,先天並不存在,甚至經過漫長時間不斷的推演完善,其法種方也是多種多樣的,其中最簡單的一種就是利用合適的五行法種與雷相法種合練。

“如果冇有龍虎山、冇有沙洲坊市、冇有那群散修,我自己想要蒐集這些法種恐怕要花費大量的精力纔有可能,甚至還需要一定的運氣才行。”

將手中的法種捏緊,張純一心中一時間忍不住有些感歎,那怕是在偉力歸於自身的修仙界,人多力量大這句話也不完全是空話,隻不過適用方麵有所不同而已。

找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張純一轉身走出了秘庫。

······

時間流逝,一晃就是十天,煉丹房內灼熱從未散去。

妖氣如火,頂蓋的七竅中有著絲絲電光閃爍,赤煙彷彿在鎮壓著什麼。

一旁,看到這樣的一幕,張純一手捏印訣,強大的神魂之力宛如潮水般湧出,鎮壓一切爆裂。

於此同時,在赤火爐的內部,六枚法種旋轉不休,不斷碰撞出電光,似乎想要逃逸出去,但怎麼也做不到,隻能爆發出一次又一次的衝突,不過隨著張純一和赤煙雙雙發力,在重壓之下,磨礪了十天,它們終於堅持不住,開始兩兩相合。

不多時,三枚全新的法種悄然誕生,它們的周邊都縈繞著雷光,隻不過顏色不同而已,一者天青,暴虐中透著生機,一者暗黃,暴虐中透著厚重,一者碧藍,暴虐中透著陰柔。

感受到這樣的變化,張純一心中悄悄鬆了一口氣,煉法種如煉丹這同樣是龍虎山的傳承手段,相比於其他合練法種的手段要方便許多,隻不過對修士的煉丹造詣要求比較高而已,如果不是神魂之力已經堪比陰神,張純一也做不到這樣的程度。

丹房之外,看著走出的張純一,紅雲的臉上滿是期待之色。

在蛻變中等根骨之後,這些年它也先後煉化了中品法種·雷蛇、中品法種·電索、中品法種·雷眸、下品法種·雷網等一係列雷相法種,但它依舊對龍虎山傳承的五雷法種渴望不已,因為隻有這些法種纔是最適合修行五行雷法的。

看著紅雲,張純一點了點頭。

得到肯定的答案,紅雲的身軀迅速變紅。-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