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大青山深處,五色雷光交織,紅雲正在演練術法。

立於毒蛟的背上,收到龍虎山的飛鷹傳書,看清上麵的訊息,張純一雙眼微眯。

“飛鶴真人,鶴羽門的一煉陰神,擁有兩隻千年修為的妖物,果然來了嗎,看來我做出的選擇並冇有錯。”

收到平陽張家傳來的訊息,知道鶴羽門飛鶴真人即將到來,張純一併冇有感到太多意外,甚至還略感輕鬆。

早在之前他就做好了最壞的打算,要不然也不會做出讓六耳直接衝擊大妖境的決定,此時此刻,在岩漿湖泊之下的血河秘境之中,六耳正在衝擊大妖之境,而且已經到了關鍵時刻。

“相比於流竄海外,我還是喜歡換一個處理方式。”

收到張家送來的海圖,張純一自然明白他們的意思,但他並不準備這麼做。

“按照飛鶴真人的速度,大概半個月後他纔會進入平陽郡的地界,而這個地方則是他最有可能經過的地方,我要將他擋在平陽郡之外,這個地方是最合適的。”

攤開地圖,與情報對應,張純一的指尖在地圖上的一個點停了下來。

“為了以防萬一,我最起碼要提前十天抵達這裡,不過有紅雲在,這並不是問題。”

“現在隻希望六耳能順利進階,光憑赤煙之力還是稍顯單薄了一些,冇有絕對的把握,而且無法完成我心中的最佳佈局。”

心中念頭轉動,張純一將目光投向了岩漿湖泊之下。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一聲猿嘯驚四方,岩漿湖泊沸騰,體覆金光,無視了灼熱的岩漿,一道猿影從岩漿湖泊中一躍而出,正是六耳。

妖氣熾熱如火,侵略四方,此時六耳的修為雖然依舊隻有一千年,但卻發生了質變,憑藉著自身強大的底蘊以及自己的上等根骨,六耳成功踏入了大妖境。

轟隆,情難自抑,心神激盪,晉升大妖境之時蛻變出的上品法種·威懾自然運轉,恐怖的威勢從六耳的身軀內迸發出來,勾連天象,道道血色雷霆劃過天空。

好在對此張純一早有準備,讓紅雲佈下了幻境,遮掩了這種種異象。

而除了中品法種·威懾蛻變為上品之外,六耳擁有的下品·巨化法種也蛻變為了中品,一般而言,下品巨化法種頂多讓妖物巨化十倍,而中品法種則可巨化百倍,兩者相差甚遠。

“好了,六耳。”

發現幻境已經有了不穩的跡象,張純一開口了,就目前來說,六耳突破的訊息還不能傳出去。

聞言,喉嚨間發出一聲頗顯鬱悶的低吼,六耳收斂了自身的氣勢。

看著這樣的六耳,張純一點了點頭。

為了應對可能的麻煩,張純一選擇讓六耳立刻向大妖境發起衝擊,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這損傷了六耳的潛力。

同為上等根骨,修滿一千兩百年修為,赤煙一踏入大妖境就擁有一千九百年修為,而六耳踏入大妖境則隻堪堪擁有一千年的修為,和那些中等根骨的妖物差不多。

不過對於這個選擇,張純一併不後悔,事急從權,當斷則斷,最為重要的是赤煙的突破與他的根基息息相關,馬虎不得,而六耳不一樣。

雖然現在這樣做有損六耳的潛力,但之後並不是不能彌補,隻不過代價有些大而已,比如血河秘境內的那一朵七品·無垢蓮。

“走吧,紅雲,我們去殺人。”

眺望遠方,張純一的眉眼間浮現出了一抹森然殺機。

聞言,喚來快哉風,紅雲帶著張純一和六耳迅速消失不見。

穀徑

········

飛淩渡,天生險地,多山多溝壑,飛鳥難渡。

不過隻要越過這裡就可以以最快的速度踏入平陽郡,抵達長河縣。

風聲呼嘯,一隻青羽仙鶴裹挾狂風自遠方呼嘯而來,其背上站著一位身披仙鶴羽衣的中年道人。

與此同時,在遠處的一座山穀之中,六隻耳朵抖動,聆聽到了什麼,六耳睜開了雙眼。

“來了嗎?比預料的晚了一些。”

得到六耳的反饋,看向遠方,張純一的眼中閃過一道寒光。

蛻變上等根骨,晉升大妖,連續兩次蛻變,六耳雖然冇有誕生相應的法種,但它的六隻耳朵卻越發神異,已經可以聆聽方圓千裡的風聲,很少有動靜可以瞞過它的感應。

“今天倒是一個適合殺人的好天氣。”

看了一眼陰沉沉的天,張純一進入了妖化狀態。

而另一邊,身形巨化,高達百米,雷公臉上露出一個猙獰的笑容,一步踏出引得地麵晃動,六耳伸出大手,抓向了旁邊高約數百米的山峰。

“這種感覺···”

青羽仙鶴的背上,心神中感到一陣壓抑,飛鶴真人眉頭微皺。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奇異的呼嘯聲響起,一個小黑點從遠方飛速向他靠近。

“這是···”

小黑點在瞳孔中不斷放大,越來越清晰,飛鶴真人神色大變,因為這根本不是什麼小黑點,而是一座山峰。

唳,青羽仙鶴引徑長鳴,裹挾清風,帶著飛鶴真人沖霄而上,想要避開山峰的撞擊,但就在這個時候又一個小黑點後發先至,竟然準確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該死的!”

恐怖的威壓襲來,山崩於眼前,避無可避,飛鶴真人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無奈之下,身上浮現出一股黑色的怪風,用力一踏,借勢沖天而起,將青羽仙鶴踩落,飛鶴真人才避開了山峰的撞擊。

但相對應的青羽仙鶴就冇有那麼好受了,直接被這一座山峰撞了一個正著,砸進了群山深處。

“到底是誰?”

感受到青羽仙鶴的狀態,飛鶴真人又驚又怒,一個照麵,連人都冇有看到,他就被重傷了一隻妖物。

眼中青意流淌,飛鶴真人以目光橫掃四方。

“兩隻大妖?”

看著遠方那兩道沖天而起的妖氣,飛鶴真人的心中有一絲絲疑惑浮現,他不明白到底是誰要對付他,而就在這個時候,又是兩座山峰對著他砸落。

“你以為這樣的手段真能致我於死地?”

看到對方故技重施,飛鶴真人心中的怒火在燃燒。-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