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飛淩渡,群山倒塌,天地間瀰漫著灼熱的氣息。

化身為龍,高居在雲端,琥珀色的眸子裡流淌著殘忍,六耳就好似在享受折磨敵人的樂趣一樣,並冇有第一時間對已經失去反抗能力的飛鶴真人下殺手。

看著高傲如此的真龍,飛鶴真人心中又誕生了一絲生的希望。

“這位殿下,請問我是否有什麼地方得罪了您?讓您下如此狠手。”

掙紮著坐起身,口中言語著,飛鶴真人默默的積蓄著力量。

不過就在下一個瞬間,真龍俯首,漆黑的龍爪從天空中垂落,淩厲的指甲尖刺穿陰風屏障,貫穿了飛鶴真人的身軀。

啊,身軀被貫穿,下半身被輕輕落下的龍爪碾碎,飛鶴真人忍不住發出了淒厲的慘叫。

“你冇有得罪過我。”

龍瞳滿是戲謔和殘忍,看著這樣的飛鶴真人,口吐人言,六耳開口了。

“為什麼?”

聽到六耳如此答案,蒼白的臉頰上滿是汗珠,眼中的恨意再無法掩藏,飛鶴真人咬牙切齒的開口了,就好似想死一個明白一樣。

“嘖,就是這樣的眼神,我喜歡,明明恨我恨的要死,卻偏偏奈何不了我。”

看著這樣的飛鶴真人,龍瞳眼中的戲謔之色更重。

“既然你想知道那麼我告訴你好了,要怪就怪你運氣不好。”

“你人族陰神竟然敢出手斬我真龍一族,那麼我自然要回報一下,而你是我從大青山這一路行來第一個碰到的人族陰神修士。”

話語中染上一抹凶戾,六耳再次開口了。

這一刻,龍威肆意發散,天地有感,驚雷陣陣,下起了瓢潑大雨,彰顯著六耳的憤怒。

聽到這個答案,飛鶴真人心中五味雜陳,有荒誕、有憤怒、也有不甘。

對於大青山有真龍出世的訊息他也是有所耳聞的,他也知道那條真龍被一位陰神修士出手擊殺了,但他怎麼也冇有想到自己竟然會因為這個原因而死去。

“你是南海龍宮的···”

越發覺得這個理由太過荒誕,飛鶴真人越是不甘,他還想要說些什麼,但這個時候六耳卻已經不打算再聽下去了。

“就用你的命我為的同族陪葬吧。”

指尖有電光綻放,飛鶴真人的肉身頓時被摧毀,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一縷神光從飛鶴真人的眉心躍出,裹挾著一股陰風,以極快的速度向天邊遠遁而去。

“該死的,隻能捨棄肉身了,出其不意之下,有陰風加持,以陰神出遊的速度我應該有可能逃脫。”

“我必須要迅速給宗門發訊息,讓他們接應我。”

“冇有了肉身的護持,以我陰神一煉的修為,就算僥倖逃脫了也難以長存,必須要有宗門的護持。”

陰神出竅,一咬牙,撕裂陰神,運用秘法,飛鶴真人向鶴羽門發出了求援資訊。

不過就在下一個瞬間,滾滾音爆響起,掀起宛如實質的氣浪,在空氣中留下一道巨大的白痕,飛鶴真人絕望的發現那條真龍竟然追了上來。

“不行,不能被它追上。”

穀鸚

燃燒陰神,飛鶴真人將自己的速度又提升了一絲,不過就在這個時候滾滾熱浪襲來,一道金色的炎息貫穿天空,直接將他籠罩。

“不!”

發出絕望的哀嚎,僅僅隻是一個瞬間,飛鶴真人的陰神就化作了飛灰,因為這是六品靈火·純質陽炎,最是剋製陰邪之物。

探出龍爪,六耳抓住了那顆陰風妖死後留下的陰風珠,這相當於是它的妖軀。

目光橫掃,看了一下戰場,六耳以最快的將該帶走的東西帶走,該湮滅的痕跡湮滅,該留下的痕跡留下。

做完這一切,確定冇有什麼疏漏,發出一聲悠長的龍吟,爆發出極致的龍威,吼碎一地風雲,擺動上千米的龍軀,六耳騰空而起。

在這一刻,在萬裡皆是陰雲的情況下,很多人都能看到在飛淩渡的那片區域出現了一幕奇景,天空就好似破開了一個大洞,散落了燦爛的金光。

而一些手段非凡的人更是看到一條鱗甲森然、通體漆黑的真龍自燦爛金光中騰空而起。

龍舞長空,攪動風雲,張狂而恣意,按照張純一的吩咐,依舊保持著真龍的姿態,順著海圖的指引,六耳一路向南海趕去。

在這個過程中,它時隱時現,一路留下了不少的痕跡。

“做到這種程度應該差不多了。”

隱秘之地,保持著妖化的姿態,張純一從六耳的象肚中走了出來。

飛鶴真人眼中的火焰妖就是他進入妖化狀態之後偽裝的,晉升大妖之後,赤煙實力大增,對於各種法種的掌握也是進一步增強,特彆是三大上品法種。

也正是因為如此,他順利讓那十隻火鴉融合了六品靈火·純質陽炎,就好似當初的毒蛟一樣,成為了特殊的炎靈,而且還以上品法種·炎靈為核心創造出了新的道術·融靈變,可以讓多隻炎靈融合在一起變成更為強大的炎靈,那隻好似千年大妖的火鴉王就是這樣誕生的。

“不期望能徹底瞞過鶴羽門,隻要能拖延一段時間就好。”

“我有內景地·攬月峰加持,前期采煞的速度並不慢,而赤煙厚積薄發,很快就能突破兩千年的修為,對我來說,陰神兩煉近在咫尺。”

“到了那個時候,加上即將蛻變成上品寶器的七禽玄火扇,我有把握和陰神三煉的修士交手不敗,就算是麵對陰神四煉的修士也能從容撤退,局麵將大不相同。”

“如果在這個過程中紅雲和六耳再做突破,我的實力還會變得更強,我現在最需要的就是一點時間,讓我積累的底蘊轉化為真正的實力。”

站在礁石之上,聆聽著海浪聲,眺望漆黑的遠方,張純一心中的念頭不斷轉動著,之前六耳之所以會做出那種姿態也隻不過是演戲而已,包括讓飛鶴真人擁有陰神出竅的機會也是一樣。

如果不是如此,有著純質陽炎在,飛鶴真人早就被燒成灰燼了,陰神根本冇有逃脫的機會,這樣做就是想要借飛鶴真人的口為鶴羽門傳遞一些訊息,增加一下訊息的可信度。

當然了,如果不能成也冇有關係,因為六耳會以真龍之軀留下一些或明顯或隱晦的線索,引導鶴羽門往這個方向思考。

對張純一來說單純的殺死飛鶴真人並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藉助飛鶴真人的死來引開鶴羽門的注意力,為他自己爭取時間。

大離王朝是王室趙家與三家四宗的天下,在這期間並不是冇有其他陰神勢力誕生,但從冇有人能真正撼動三家四宗的地位。

因為各種重要的資源實際上已經被王室和三家四宗瓜分完畢,比如說煞氣,大離王朝基本上所有的煞脈都被王室和三家四宗掌握著。

普通修士就算僥倖成就了陰神,可想要繼續走下去卻是千難萬難,光憑吸收天地間遊曆的煞氣,那怕是最普通、最多的那幾種,能完成一煉也就是極限了。

成就陰神隻代表你有了成為棋手的資格,可以發出自己的聲音,但並不代表著你就可以和三家四宗平起平坐,這就是殘酷的現實。

不過對於張純一來說,他完全有能力初步擺脫這種鉗製,最起碼他前期不需要尋找煞脈采煞,隻需要給他一點時間他就能更進一步,到時候才真正擁有與三家四宗平等對話的可能,而不是被對方輕鬆壓製。

“走吧。”

遊龍入海,六耳帶著張純一的身影消失不見,再難尋覓。-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