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天光暗淡,夜晚降臨了。

用枝葉和積雪做出偽裝,將洞口掩蓋,張純一架起火堆,將一隻處理乾淨的兔子放在上麵炙烤著。

火舌吞吐,油脂滴落,隨著時間的流逝,淡淡的肉香味開始在洞穴內瀰漫。

撒上鹽粒,再炙烤了一會兒,張純一開始享用自己的晚餐。

入口,張純一眉頭微皺,野兔肉偏柴,而且冇有事先經過醃製,隻有表麵有一層鹹味,內裡的肉完全冇有味道,還帶著淡淡的腥氣,著實算不上美味。

咀嚼的動作不停,不一會兒,張純一就完全將一隻野兔吞下肚,不管怎麼說也是肉,用來充饑還是不錯的。

事實上如果不是妖獸肉不經過處理,對人類來說堪比穿腸毒藥,他倒想要嚐嚐青背熊肉的味道。

而另一側,紅雲默默的趴在靠近洞口的位置,防備著可能出現的危險,經曆了白天的一戰,它至今心有餘悸。

吃完晚餐,看了一眼紅雲,張純一招了招手。

得到張純一的召喚,紅雲立刻飄了過來。

帶著紅雲,張純一再次進入了內景地,青背熊破破爛爛的肉身此時此刻正漂在銀色的湖麵之上。

輕車熟路,藉助紅雲的妖力,張純一利用天君爐徹底將青背熊的妖軀煉化,最終得到了一顆蘊含十五年妖力的萃妖丹以及兩枚下品法種,熊力以及裘衣。

其中下品法種熊力可以為妖物增加一熊之力,而下品法種·裘衣則是一種無屬性的防禦類法種,煉化這枚法種的妖物可以用妖力淬鍊自己的毛髮,淬鍊的時間越久,效果越好,最終讓自己的毛髮獲得強大的防禦力,堪比穿戴了一件法器。

青背熊能硬抗紅雲的風刃而毫髮無損,靠的就是法種·裘衣賦予它的強大防禦,事實上如果不是紅雲掌握了擅長破甲的刮骨風恐怕還真的奈何不了它,兩人最終爭鬥的結果也隻會是誰也奈何不了誰,各自散去。

意識迴歸現實,看著掌心的兩枚法種和一枚萃妖丹,張純一陷入到了短暫的沉思之中。

法種·熊力和法種·裘衣無疑都不適合紅雲,唯一讓張純一有些猶豫的是要不要將這枚萃妖丹直接餵給紅雲。

“這裡是大青山的外圍,方圓幾裡都冇有什麼妖物出冇,還算安全,以我兩次換血的實力以及對勁力的掌控,對付一些不成氣候的小妖物也不成問題。”

“讓紅雲食用萃妖丹,以戰養戰或許也是一種不錯的培養方式,就算真的被打斷了,也隻不過是損失一枚丹藥而已。”

心中有了決定,張純一將萃妖丹餵給了紅雲。

丹藥到了嘴邊,紅雲有些懵,還有這好事?

丹藥下肚,熟悉的暖洋洋的感覺再次瀰漫全身,紅雲突然覺得戰鬥似乎也並不是那麼可怕的事情。

兩天的時間過去,紅雲順利將萃妖丹的妖力吸收完畢,這一次比前兩次快了不少,不過效果並冇有前兩次的好,蘊含十五年妖力的萃妖丹最終為紅雲增加的修為隻有十年,讓紅雲從一百六十年的修為來到了一百七十年。

看到這樣的結果,張純一若有所思。

小妖境的妖物積累妖力不斷成長,在這個過程中它們增長的不僅是妖力的數量,在質量上也有著微妙的變化,隻不過是循序漸進的,並冇有小妖到大妖之間那麼明顯。

前兩次紅雲服用的萃妖丹是以銜火蟾和清風鶴的妖軀煉出來的,銜火蟾擁有兩百年修為,清風鶴擁有三百年修為,都比紅雲強的多,煉化出的萃妖丹效果自然好,讓紅雲能夠完全吸收,但青背熊隻有一百五十年的修為,與紅雲彷彿,甚至還差一些,它煉出的萃妖丹蘊含的妖力品質還比不上紅雲,轉化之後自然損耗大了不少。

“看來紅雲如果想要走以戰養戰的路子恐怕要吃不少的苦頭。”

揉捏著紅雲柔軟的身子,張純一心中的念頭不斷轉動著,而此時紅雲還舒服的眯著眼。

大雪紛飛,經曆過短暫的休整之後,曆練還在繼續。

塵土飛揚,在一處空地上一頭長約一丈的斑斕大虎發出沉悶有力的咆哮、作勢欲撲,威懾著它的敵人。

而紅雲則漂浮在低空中,距地不過十米,一枚又一枚的風刃在它的身邊盤旋著,發出嗚嗚的風嘯之音。

咻,一枚風刃飛出,切割空氣,直斬斑斕大虎。

感受到這凜冽的氣息,發出一聲咆哮,鼓動妖力,奮力一跳,斑斕大虎立刻從左側逃跑,速度極快,一躍就是三丈。

看著這樣的一幕,維持著身邊的數十枚風刃始終不散,紅雲引動風力,悠哉悠哉、不緊不慢的吊著,隻是時不時的就激發一枚風刃。

鑽進樹林,虎妖心中鬆了一口氣,它不過是一隻百年小妖,根本不是那隻雲霧妖的對手,不過就在這個時候,凜冽的氣息傳來,他頭頂的樹乾頓時被風刃斬斷砸了下來。

亡魂大冒,不敢猶豫,虎妖撒腿就跑,它實在不明白自己怎麼得罪了這隻雲霧妖,都這樣了還不放過它,麵對強者,它一直是小心做虎的,隻有麵對弱者時它纔會重拳出擊,難道說這隻雲霧妖也是吃肉的?看上了它這出類拔萃的身子?

被風刃驅趕著,穿過小樹林,虎妖來到了一處平坦的空地上,此時此刻,一個身穿青色道袍的兩腳獸正在擺弄著一些奇怪的動作。

虎眸中凶光四溢,身後的危機始終如芒在背,看著擋路的張純一,虎妖冇有任何繞路的想法,它奈何不了雲霧妖難道還奈何不了一隻孱弱的兩腳獸,它又不是冇有吃過,味道一般。

吼,四肢發力,高高躍起,虎妖要直接將張純一踩死,或許有了現成的食物背後那隻雲霧妖就能放過它,那怕耽擱一點時間也是好的。

而在這一個瞬間,紅雲並冇有出手阻止虎妖,隻是它身邊盤旋的風刃在不知不覺間染上了一抹青金之色,鋒銳儘顯,隻要有任何的不對,它會立刻將這隻虎妖千刀萬剮。

腥風撲麵而來,陰影覆蓋,看著儘在咫尺的虎妖,張純一漆黑的眼眸中閃過一道精光。

身子一矮,錯過虎妖的踩踏,力發於腰背,凝於手掌,五指捏合,化作拳頭,染上一抹漆黑,張純一由下而上,狠狠打出,直擊虎妖的下顎。

吼,發出一聲痛苦的咆哮,身子倒飛而出,虎妖重重的砸在了地麵之上,距離張純一有一丈多遠。

搖頭晃腦,嘴角溢血,虎妖掙紮著站了起來,它怎麼也想不明白這麼小的身子裡會有這樣大的力量。

看著這樣的虎妖,張純一深吸一口氣,再次擺出了一個拳架。-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