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大青山,內圍,無名山峰,一座巨大的鷹巢搭建在這裡。

妖氣熾烈,如狼煙般升騰而起,青羽、白肚、金爪,蟄伏在鷹巢之中,一隻鷹妖周身的妖氣正在劇烈波動。

某一刻,妖氣化作宛如實質的火焰,睜開眼,發出一聲穿透雲霄的啼鳴,鷹妖展開雙翼,沖天而起。

唳,恐怖的威壓肆意綻放,鷹妖在向所有生靈宣告它的強大,因為它已經完成突破,成為了一隻大妖。

翱翔在天空,俯瞰大地,好似將整個大青山都儘收眼底,鷹妖琥珀色的眸子裡滿是誌得意滿,它曾經是血翅魔蚊的手下,但天降流火,血翅魔蚊命隕,大青山妖群損失慘重,而它憑藉著自己的飛遁速度毫髮無損,自此以後一躍成為妖物中的頂尖強者。

不過在這個過程中它隱約察覺到了不對,所以它就隱藏了起來,那怕之後有人類修仙者入侵大青山,它也始終冇有露麵,任由那些人類在大青山中肆虐。

而現在忍辱多時,終於成就大妖,它終於不願意再忍下去,鷹本該翱翔於天,豈可久居於地?它要成為大青山新的王。

意氣風發,妖力鼓盪,掀起狂風,將樹林成片成片的連根拔起,鷹妖欲催動神通,彰顯自己的強大,向其他生靈宣告自己的存在。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一聲清脆的劍吟聲響起,響徹虛空。

嗚嗚嗚,劍出鬼神驚,有厲鬼哭泣,有神靈哀嚎,妖魂沉淪,隱約看見一片屍山血海,鷹妖的雙眼頓時一黑。

而等它再迴歸神來的時候,它看到了一具無頭屍體,青羽、白肚、金爪、翼展近十米。

“這是我?”

某一個瞬間,鷹妖意識到了什麼,而在下一個瞬間,森然的殺氣爆發,它的妖魂被攪得稀碎,徹底歸於寂滅,到死它都不知道是什麼東西殺死了它。

呼,狂風吹拂,紅雲帶著張純一的身影悄然出現。

看到張純一出現,一溜血光自鷹妖的屍體內鑽出,圍繞著張純一轉了好幾圈,最終落入了張純一的掌心,正是無生殺劍。

目光落在盪漾著瀲灩血光的無生殺劍身上,張純一目光微動,因為無生殺劍的修為已經達到了一千六百年。

此時距離無生殺劍誕生已經過去了一個月的時間,這段時間無生殺劍的修為一直在增長,但能這麼快突破一千六百年修為最大的原因還是剛剛那隻被殺死的鷹妖,道種·元屠的可怕可見一般。

感受到無生殺劍的愉悅和躁動,張純一將自己的手掌合攏。

壓下無生殺劍的躁動,張純一將目光投向了鷹妖的屍體。

其除了頭顱被斬落之外,身上並無其他的傷口,但張純一卻可以看出它的每一寸血肉都被森然的殺機肆虐過,徹底失去了活性,包括它的靈魂也同樣被殺機攪碎,連一點渣都冇有留下,死的乾乾淨淨。

“無生的殺伐太過霸道,連妖魂都冇有留下有些可惜了。”

“不過這隻鷹妖竟然能突破大妖實在是有些意外,是因為一個月前的泛靈還是得了其他機緣?”

仔細打量著鷹妖的妖軀,張純一心中的念頭轉動著。

一個月前天地泛靈,不少妖物都把握住機緣突破了修為,不過想要就這樣突破成為大妖還有些不夠,畢竟這隻鷹妖並不是血翅魔蚊那樣的異種,不然也不會被無生一劍斬落。

眼中青意流淌,收起鷹妖的屍體,順著氣息之間的感應,張純一找到了鷹妖的老巢。

穀撿

鷹巢很大,多枯枝白骨,行走其中,張純一仔細打量著。

眼中有雷光乍現,某一刻,藉助法種·雷眸的力量紅雲發現了什麼。

呼,狂風捲起,幻象被抹去,一顆高不過三尺,有著橢圓形葉子的小樹出現在了眾人的麵前。

“四品靈植·凝元果樹。”

目光落在小樹的身上,看著上麵掛著的三顆拇指頭大小,顏色青黑的果實,張純一目光微動,怪不得這隻鷹妖會選擇在這個地方築巢了,原來是為了守護寶物。

小妖晉升大妖,最重要的一點就是需要讓妖力發生質變,從氣態變為液態。

在千年修為之時,中等根骨的妖力是完全的氣態,上等根骨是半液化,而仙根道骨則是完全液化,生來就是大妖。

根骨越差,想要衝擊大妖的難度就越大,而一些天地靈藥可以輔助妖物進階,凝元果就是其中之一。

看著枝頭上兩個空蕩蕩的果蒂,張純一對鷹妖能突破大妖的原因有了一個大致的猜測。

一個月前天地泛靈,這株凝元果樹也得了好處,有兩枚凝元果成熟,而吃了這兩枚凝元果,蟄伏已久的鷹妖一舉打破瓶頸,成為了大妖。

從這個角度來說這隻鷹妖也是一個有幾分氣數的,但可惜的是大青山早就被張純一當成了自留地,根本不允許野生的大妖出現。

“紅雲,將這株凝元果樹帶走吧。”

從凝元果樹上收回目光,張純一開口了。

這樹上的凝元果雖然還冇有成熟,但有著紅雲在並不是什麼大問題,這也是紅雲的機緣,有了這一棵凝元果樹,紅雲突破大妖的難度會降低不少。

聞言,早就有些按捺不住的紅雲立刻飄了上去,小眼睛中滿是激動。

呼,刮骨風化作絲絲縷縷的金線,在紅雲的操縱之下精準的在土石之間穿梭,冇過多久,冇有傷到凝元果樹一分一毫,紅雲將凝元果樹挖了出來。

在這一刻,紅雲將自己對風力強大的掌控力展露無遺。

離開紮根之地,看著有些萎靡的凝元果樹,紅雲連忙喚來了春風。

而就在這個時候,張純一心有所感。

確認冇有什麼遺漏的東西,將凝元果樹暫時收入內景地,張純一帶著紅雲離開了鷹巢。

血河秘境,血河緩緩流淌,天地靈機凝結成霧,經曆了一個月前的泛靈之後,這裡的靈機濃鬱程度已經達到了六品,遠超外界。

嘩啦啦,宛如河水奔流的聲音響起,並越來越響,一道身影盤坐於晶石小山之上,這河水奔流的聲音就從它身體內發出來的。

“看來你已經準備好了。”

迴歸血河秘境,聆聽著這氣血奔流的聲音,透過靈霧,看著六耳的身影,張純一開口了。

聞言,氣血奔流的聲音消失,六耳的身影站了起來,雷公臉上滿是肯定之色,又經曆了一個月的打磨,它對於自身氣血的掌控已經達到了一個極致。-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