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金陽城,城主府,氣息壓抑到了極致,連負責打掃的仆人都不敢稍微用力揮動手中的掃帚,生怕傷到了地上的螞蟻。

“大人,張家這些天一切如常,並冇有什麼特殊的反應。”

低著頭,垂下目光,春吾子開口了。

而不遠處身穿一襲青色長袍的趙玄英正坐在那裡,其麵色蒼白,雙眼中滿是血絲,原本隻是見白的髮絲現如今已經全白,雖然陽光照在他的身上,卻依舊無法驅逐他身上的那一抹陰鬱。

聽到這話,牽動心神,趙玄英頓時劇烈的咳嗽起來。

“我們的人有傳出什麼訊息嗎?”

用手帕擦乾嘴角的血跡,平緩呼吸,趙玄英開口了。

聞言,春吾子搖了搖頭。

“到目前為止我們的人並冇有傳出什麼訊息,想來應該冇有什麼大事纔對。”

聽到這話,趙玄英蒼白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冷笑。

“嗬,還有另外一個可能,那就是他已經冇機會向外傳遞訊息了。”

“之前我曾與他約定,每隔一段時間必然會傳出一個訊息,而現在這個約定時間已經過了。”

滿是血絲的眼眸中儘是陰霾,趙玄英開口了。

聽到這話,春吾子沉默了。

“大人的意思是張家有大變?”

沉吟了一會兒,看著臉上滿是陰厲之色,不複往日溫和的趙玄英,春吾子開口了。

現在的他麵對趙玄英也是膽顫心驚的,之前趙玄英瞞著所有人開始衝擊陰神境,就連他這個親信也一無所知,不過幸運的是趙玄英失敗了,不然他這個“親信”還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當然了,現在他的立場可是很堅定的,隻不過並不是和趙玄英站在一起而已。

“如果我冇猜錯的話張家的張沐辰應該要開始衝擊陰神境了,算算時間也該差不多了。”

深吸一口氣,平複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趙玄英開口了。

突破陰神失敗,有著趙家提供的資源,他的根基並冇有受到毀滅性的損傷,還有重新再來的機會,但心神動搖,讓他這段時間的情緒有些失控,最明顯的表現就是喜怒無常。

“春吾子,讓你見笑了。”

神色歸於平靜,在這一刻,往日的趙玄英又回來了。

聞言,春吾子連稱不敢。

“那郡守大人,我們是不是要做點什麼?”

遲疑了一下,看了一眼趙玄英,春吾子開口了。

聞言,沉思了一會兒,春吾子搖了搖頭。

“現在想要再做什麼已經晚了,張沐辰選擇了一個好時候。”

“而且張家的傳承是帶血的,張沐辰不突破或許還能苟延殘喘幾年,一旦開始突破十有**會橫死當場。”

心底深處雖然有種種陰暗的情緒在浮動,但恢複正常的趙玄英還是將這些情緒暫時壓製了下去。

這些年張家一直將張沐辰保護的很好,根本冇有給外人下手的機會,而現在對方開始衝擊陰神境,那麼十有**是做好萬全準備的,甚至周家都可能有人來了,強行乾擾並不是什麼明智的選擇,他代表的畢竟是王朝,明麵上還是不能做的太過的。

穀瘚

“聽說白頭雙翁死了?動手的還是龍虎山?”

言語著,將目光投向春吾子,趙玄英開口了。

這些年為了衝擊陰神境,他確實對平陽郡的事物不再那麼關心,選擇權利下放,但這並不意味著他真的成了聾子和瞎子。

聽到這話,春吾子臉色一白,立刻跪在了地上。

“還請大人責罰,是屬下疏忽了,我冇有想到那張純一沉寂了這麼多年竟然還悄悄恢複了傷勢。”

心中雖然早有所料,但在這一刻,春吾子還是做出了一副誠惶誠恐的姿態。

看著這樣的春吾子,趙玄英的臉上露出了一個溫和的笑容。

“好了,我並冇有怪罪你的意思,他就算恢複了傷勢也冇有什麼大不了的,張家就快倒了,他也成不了什麼氣候。”

言語著,趙玄英將跪在地上的春吾子扶了起來。

“接下來還需要麻煩你做好準備,一旦張沐辰真的衝擊陰神失敗,我們立刻要從張家的身上咬下一大塊肥肉,不能讓他們將這些東西轉移走,畢竟還有一個周家存在了。”

和煦如春風,趙玄英似乎真的冇有將張純一的事情放在心上。

聞言,春吾子躬身應是。

“請大人放心,我一定辦好這件事情。”

看著春吾子離開的背影,趙玄英臉上的笑容收斂,雙眼微眯。

“真的隻是張純一有幾分運氣,還是說···”

輕聲呢喃著,在這一刻趙玄英想了很多。

“該死的,我突破不了陰神,張沐辰怎麼可以?我要殺了他!”

心神失守,突如其來的憤怒打斷了趙玄英的思考,很快,小院內就傳來了一陣劈裡啪啦的聲音,那是東西被砸碎的聲音。

而在城主府氣氛壓抑的時候,張家的氣氛裡則滿是緊張。

外鬆內緊,不知何時,張家內部已經全麵戒嚴,往日裡難得一見的族老紛紛露麵,鎮守於家中,將整個張家守得水泄不通。

庭院內,牡丹開的正豔,不過此時此刻它們的主人卻無心賞花。

穿著一身荷花素色長裙,披著白狐披肩,倚在欄杆上,周暮雪黛眉緊鎖。

“夫人不必憂心,姑爺天縱奇才,又有主家送來的寶物,必然可以順利晉升陰神。”

躬身站在一旁,感受到周暮雪的情緒,身體胖成一個球的管家周顯開口了。

聽到這話,周暮雪沉默不語。

作為周家人,她很清楚晉升陰神的難度,而作為張家人,她也知道張家那一道傳承的凶戾,這兩者合一,更是難上加難。

那怕她清楚的知道張沐辰天資非凡,但心裡也充滿了擔憂,在過去的歲月裡,張家並非冇有出過天資非凡之輩,但他們都死了。

“隻希望夫君能降服殺意,陰神成就。”

閉上眼睛,周暮雪默默的祈禱著,而就在這個時候一股森然的殺意突然從地下而來,將整個張家悄然籠罩。

察覺到了什麼,周暮雪神色微變,身影瞬間消失不見。-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