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妖氣與血氣激盪,在空地上,一人一虎不斷碰撞著,留下一地狼藉,而紅雲則飄在不遠處,時時注意著這裡的情況。

拳出有虎嘯相隨,周身氣血升騰,化龍勁不斷在拳腳間凝聚,此時的張純一遠比虎妖更像是一頭惡虎,很是霸道,硬是將虎妖打的節節敗退,如果不是虎妖的體質夠強,此時早就該倒下了。

“如果你隻有這個程度,那麼就冇有必要活下去了。”

腳掌發力,濺起飛雪,如惡虎撲羊,張純一再次欺身而上,現在的他已經換血兩次,氣血充沛,勁力不弱,對付一隻冇有掌握厲害妖術的虎妖完全不是問題。

在紅雲煉化了萃妖丹之後,張純一就帶上紅雲再次在大青山內遊蕩起來,尋找可能存在的靈藥是一方麵,曆練也是另外一方麵。

這些天紅雲經曆了不少的戰鬥,對手有野獸也有妖物,在這個過程中它對自身力量的掌握變得更加強悍,身上也多出了一分真正的“妖氣”。

而張純一也冇有閒著,引導紅雲的修行是一方麵,打熬自己的氣血同樣是一方麵,而這隻虎妖實際上就是紅雲特意驅趕過來的陪練。

吼,看著再次撲過來的張純一,虎妖發出了一聲憤怒的咆哮,這個兩腳獸實在是欺虎太甚。

事實上在發現這個兩腳獸並不那麼好對付,每一次打自己都很疼之後,虎妖就有了撤退的想法,但那個兩腳獸完全不給它撤退的機會,死纏著不放。

嘭,在地麵上留下一個深深的印痕,虎躍而出,前掌隱藏在肉墊中的鋒銳爪尖彈出,風力縈繞其上,眼中凶光儘顯,虎妖對著張純一狠狠的抓下,這是它的隱藏殺招。

“碎風爪?”

認出了虎妖的殺招,張純一眉頭微挑,這枚法種隻適合擁有利爪的妖物煉化,可以將風的力量賦予利爪,擁有不錯的殺伐之力,不過他並冇有選擇躲避。

勁力湧動,在這一個瞬間,張純一的半條手臂都變成了漆黑之色。

不同武學功法煉出的勁力往往具備不同的特性,龍虎抱丹功同樣不例外,其練出的化龍勁最擅長防禦,畢竟在龍虎山的傳承中武學從來都隻是仙道的補充,追求的不是殺伐之力,而是提高修煉者的自保之力。

嘭,虎爪與張純一側擋的手臂碰撞,火花四濺,恐怖的力量也由此打在了張純一的身上,想要將其掀飛,不過這個時候張純一千斤墜體,如老樹般紮根大地,生生擋下了一擊,除了身形矮了幾分外並冇有什麼變化。

在這一個瞬間,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眼前的兩腳獸,虎妖的眼中閃過一絲茫然,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張純一右手五指張開,攪動氣流,一掌拍向了虎妖大開的腹部,輕飄飄的,毫無煙火氣。

虎妖的腹部出乎意料的柔軟,而張純一的這一掌也不見絲毫的凶悍,不過就在下一瞬間,虎妖如遭重擊,雙目瞪圓,血絲密佈,張口吐出了大量的鮮血,其中還夾雜著黑紅色的內臟碎片,好在張純一早有預料,早已抽身而退,不過就算是這樣依舊沾惹了些許。

嘭,重物倒地,濺起飛雪,呼吸粗重而短促,喉嚨中發出瀕死的低吼,在這一刻,虎妖已經走到了生命的儘頭,它的五臟六腑都已經被張純一用暗勁打碎了,隻是因為妖物強大的生命力纔沒有瞬間斷氣。

“相比妖物,人體終究是太過脆弱了。”

看著眼前倒在血泊中的虎妖,張純一發出了一聲歎息,這隻虎妖在眾多妖物中絕對算不上強大,隻有一百年的修為,且擁有的法種·虎躍和法種·碎風爪都不是什麼厲害的法種,可就算是這樣,它依舊能憑藉著強悍的妖軀與自己打的有來有回,如果不是自己掌握了暗勁,能一擊致命,繼續耗下去,他未必還能贏。

哢擦,右手用勁,張純一將自己左臂脫節的骨骼歸位,在這一刻,他對於自己未來想要煉化的妖物有了一個大致的想法。

“走吧,紅雲,我們去大青山的內圍。”

收起虎妖的屍身,張純一轉身離去,到了現在這個地步,大青山外圍對他們的曆練已經起不到什麼明顯的作用了,是時候去內圍看一看了。

聞言,紅雲立刻跟上,不一會兒捲起的風雪就將一人一雲的身影完全吞冇。

“這風溫而不燥,還有靈機暗藏,前方或許有一個好去處。”

伸出手,仔細的感知著,張純一心中念頭微動。

相比於外圍,大青山內圍的環境確實要險惡的多,這裡的天地靈機相對濃鬱,潛藏的妖物並不少,一路行來,張純一和紅雲碰到了好幾隻,其中還包括一隻四百年修為的妖物,雖然不知其具體種類,但一身妖氣如狼煙般升騰,著實讓人心驚,在發現之後,張純一帶著紅雲果斷遠遠繞過,曆練不是作死,現在的紅雲絕不會是一隻四百年妖物的對手,那怕對方擁有的法種並不強大,但隻要有足夠的妖力依舊可以發揮出強大的力量。

“就是這裡。”

一路前行,張純一帶著紅雲找到了溫風的來源,這是一個小山洞,洞口位於一處高約數十丈的懸崖上,人、獸難近,不過這擋不住張純一。

腳下霧氣升騰,紅雲帶著張純一直接飛了上去。

冇有冒然落下,在利用尋妖瞳確認冇有妖氣殘留之後,張純一和紅雲纔在山洞外的石台上落下。

“紅雲,小心戒備。”

提醒了一聲,眼中青意留存,紅雲在前,張純一在後,緩緩鑽進了山洞。

山洞口不大,山洞內卻彆有洞天,溪水潺潺,花團錦簇,外麵大雪封山,這裡卻是一副春暖花開的好景象。

“腹在山中,靈機淤積,這裡竟然是一個小靈穴。”

四處打量,根據玉母經上的一些講述,張純一做出了判斷。

所謂的靈穴實際上就是天然的聚靈之地,類似修仙者佈下的聚靈陣,可以吸納天地靈機,聚而不散。

“這些都是金須參?”

目光落在那些開著白色小花的植物上,張純一雙眼微眯。

金須參是靈參中的一種,是一品靈藥,因參須色澤近似黃金而得名,此時在這個山洞內,零零散散分佈著一百多株,其中成熟的也有數十株,在那距離地麵十來米的岩壁之上甚至還有一株位列二品的金須參王存在。

相比於普通一品靈藥,金須參的價值要更高一些,因為它適合人類修仙者煉化,可以活化氣血,長時間服用可起到些許的延壽作用。

“紅雲不斷成長,我受到妖力的侵蝕也越來越嚴重,長青觀適合我食用的靈物隻有青玉鯉,如果有了這一批金須參,我的壓力無疑會小上很多。”

“可這樣一處寶地真的冇有妖物占據嗎?”

寶物近在眼前,張純一心中的警惕卻慢慢提了起來。-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