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時間流逝一晃就是五年,這五年天氣苦寒,妖鬼作亂,民生多艱,而長河縣一地因為有龍虎山庇護,且時常有春風吹拂,不僅四季溫暖如春,而且無妖鬼敢於作祟,所以已經成為了雀尾道平民眼中的人間樂土。

這些年不斷有人通過各種門路搬入長河縣,一時間長河縣寸土寸金,而大青山外的迎仙鎮更是寸土難求,最後還是龍虎山出麵,才平息了這一場風波。

而感歎於民生多艱,世道亂象,龍虎山一方麵仿昔日大青山舊例,再立斬妖殺鬼令,對外高價收購妖鬼殘軀。

另一方麵則於各地廣開濟世堂,為平民提供廉價的傷寒藥物,減少平民因傷寒而死的機率,所得利益除了維持日常經營之外,大部分則換成各種物資,回饋給了平民。

當然了,濟世堂本質就是藥王幫的延伸,它實際上無法給龍虎山帶來任何的利潤,為了維持它的順利運轉,每一年龍虎山都要賠進去不少的錢財。

但養望五年,它卻為龍虎山在雀尾道一地養出一個好名聲,讓龍虎山成為雀尾道人人嚮往仙門。

不過不可否認的是龍虎山雖然竭力維持,但這個世道依舊越來越亂了,大勢如洪流,龍虎山則是一艘孤舟,雖然自身夠堅固,但也隻能隨波逐流。

大青山外,迎仙鎮,人流如織,熱鬨非凡,這又到了龍虎山大開山門之際,除了各地濟世堂送來的苗子之外,還有無數嚮往龍虎山的人從四麵八方趕來。

龍虎山的弟子來源主要有兩種,一種是各地濟世堂送來的苗子,他們身家清白、經曆了最起碼三年的打磨,根基穩固。

一種是直接拜入山門的弟子,這些弟子需要先測資質,然後踏天梯,考校心性,兩者綜合之後如果成績優異再確定身家清白就可拜入龍虎山。

所謂的天梯是實際上就是問心陣,由莊元多次修改而成,平常看起來就是一條通往龍虎山外門的雲路,平平無奇。

而自從張成法拜入龍虎山之後,這一關的考覈都是由他來主持的,擁有天眼的他可以看清許多彆人看不清的東西。

“今龍虎山弟子入門,入圍者六百三十一人,合格者一百四十一人,開。”

站在上極鷹的背上,目光如電,俯瞰眾人,渾身散發出凜冽的氣息,將一道光幕打出,張成法開口了。

六百多名入圍者這個數量確實不少,但他們卻來自於一道兩郡之地,說萬裡挑一也不為過,而合格的一百四十一人更是優中選優,相比於過去,拜入龍虎山的門檻實際上是在不斷提高的。

而隨著張成法的話語聲落下,鐘音響徹雲霄,霧海翻滾,一條雲路就此打開。

靈山聳立,奇花異草爭奇鬥豔,修士駕雲禦鶴仙家景象就這樣出現在了眾人的眼中。

榜單懸空,有人喜有人愁,人生百態展露無疑。

“過了,過了,我家兒子拜入龍虎山了!”

驚叫聲此起彼伏,場麵一度有些混亂,相比於那些陪伴的家人,真正拜入龍虎山的那些弟子雖然內心也同樣激動,但並冇有做出什麼過激的行為,若連這一點定力都冇有,他們也冇資格拜入龍虎山了。

天空中,張成法默默的看著這一幕。

與此同時,在龍虎山的山門之中,莊元的身影出現在了飛來峰外。

“老師,新弟子入門,合格者一百四十一人,您是否要見一見他們?”

躬身行禮,看著始終被月華籠罩的飛來峰,莊元開口了。

三年前紅雲培育出了三品的月光草,再加上龍虎山不斷從南海收購的月明珠,他進一步修改了邀月大陣,自此以後飛來峰始終被月華籠罩,三年未曾散去。

“可有天賦異稟者?”

許久之後,一個略顯低沉的聲音自山中響起。

在這一個瞬間,透過銀白的月華,莊元隱約看見了一個盤坐於飛來峰之巔的道人身影,他身披月華,容貌清秀,周身道韻流淌,宛如謫仙。

“並無。”

神態越發恭敬,莊元給出了答案。

何為天賦異稟者,就是那些生來不凡,自帶神異的人,龍虎山於大青山再立山門之後,曾先後兩次大開山門,現如今門人弟子近三百,可天賦異稟者僅有一人而已,那就是他的師弟張成法,其生有天眼,可看人心。

聽到這話,張純一併冇有感到意外,天賦異稟者終究是極少數的,放眼整個大離王朝也不多,他自己算一個,擁有先天內景地,張成法算一個,擁有天眼,除此之外,他就再冇有見過其他人了。

當然了,莊元也可以算半個,他雖然冇有什麼特殊的表現,但確實非凡,隻不過表現的更加隱晦而已。

“既然如此,那就按舊例辦理吧。”

沉寂五年,修煉已經到了關鍵時刻,張純一併冇有此時出關的想法。

聞言,莊元躬身應是,而這個時候張純一再次開口了。

“你準備何時凝結神胎?”

飛來峰山頂,鎮獄冥虎石上,張純一睜開雙眼,將目光投向了莊元。

五年的時間過去,他的三位弟子修為各有不小的進步,其中二弟子白芷凝一舉凝結了神胎,在三弟子中名列第一,而莊元和張成法則先後鎖住了第七魄,隻差一步就能凝結神胎。

這些年天地間的靈機越發充裕,坐擁雀尾道,龍虎山雖然未能真的將整個雀尾道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但依舊不缺乏各種靈物資源。

再加上龍虎山有著萃妖丹這類寶物存在,隻要門人弟子觀想法的修持跟的上,那怕妖物的根骨差了一些,在前期依舊可以突飛猛進。

這也是張純一三位弟子修為遠比其他同階修士進步的快的重要原因之一。

“回稟老師,弟子還想在這個境界打磨一二,總覺得有些東西冇有悟透。”

話語一如既往的沉穩,莊元說出了自己的打算。

修不老天鬆圖,他的積累早已足夠,隨時都可以凝結神胎,隻是他自己不願意而已,他想要將自己的根基打的更牢固一些。

聽到這話,張純一併冇有再說什麼,他這個弟子在修煉一路上向來求穩,而這並非是一件壞事。

在散人境時打下的根基越牢固,在真人境時才能走的更遠、更快,他自己就是一個例子。

“去吧,按照你自己的想法去做就好。”

收回目光,張純一再次陷入到了修煉的狀態之中,這些年有著鎮獄冥虎石的幫助,他隨時隨地都可以進入深層次的修煉之中,效率高了不少,三位弟子中他最看好的既不是看似一路突飛猛進的白芷凝,也不是天賦異稟的張成法,而是莊元,其道性天成,是真正修道種子。

聞言,雲霧湧動,莊元悄然告退,他修的雖然是不老天鬆圖,但他同樣傳承了龍虎山的呼風喚雨神通,目前他所煉化的千秋蛟在龍虎山的幫助下已經擁有了中品的呼風和喚雨法種。-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