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自以為是。”

確認了劉耀的死亡,張成法眉心的光輝漸漸暗淡,隨著修為不斷提升,他的天眼也越發神異,劉耀自以為自己在算計他,卻不知他早就看穿了他的算計。

“嗬,乾的不錯。”

口吐人言,六耳的身影悄然出現,剛剛那些想要出手圍攻張成法的人都是被它用罡勁殺死的,而張成法能以鎖七魄的修為擊殺一位神胎,雖然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為他擁有天眼和上極鷹掌握了空間的力量,但其展現出的戰鬥才能依舊是值得稱讚的,而它喜歡善於戰鬥的人。

聽到這話,看到顯化出身形的六耳,張成法躬身行了一禮。

“多謝師叔護持。”

雖然內心孤傲,但對於六耳,張成法保持著相當的尊重。

聞言,擺了擺手,六耳走到了劉耀的屍體旁。

沾了一點心頭血,六耳輕輕揉捏著,此時此刻它的眼中隱現一縷猩紅,宛如一條無形的線,然後不斷衍生,最終構成了一張網,這是上品法種·血緣的力量在流轉。

這一次之所以是六耳來到五柳城,而不是無生,就是因為六耳掌握了血緣法種,更適合斬草除根。

“原來做了這麼多的準備啊,可惜了。”

指尖的血液消失,六耳的雷公臉上露出了一個猙獰的笑容。

與此同時,心靈相通,得到六耳的命令,在城外等候的兩百黑甲道兵迅速四散而去,他們將根據六耳的指引,將劉家的那些外逃的餘孽剷除乾淨。

至於說五柳城內的劉家人則交給龍虎山弟子處置,這也是對他們的一種曆練。

······

龍虎山,飛來峰。

看著六耳帶回來的寶物,張純一的眼中閃過一絲意外之色。

“變異的靈植,陰屬性,品階應該在五品,似乎對鬼物有所剋製。”

仔細打量著眼前這棵高不過一丈,葉片灰白的怪異柳樹,張純一若有所思。

這棵柳樹的跟腳他並不知道,也許是某種比較少見的靈植,也有可能是變異出的新品種,不過在弄清其基礎特性之後,張純一卻對這株柳樹有了不小的興趣,可以剋製鬼物的靈植可並不多見。

“鬼道即將大興,此物也算應運而生,既然隱約能剋製鬼物,那麼就取名為打鬼柳吧。”

心思浮動,張純一為這一株怪異柳樹取了一個名字。

而在這個時候看著陷入沉思的張純一,六耳開口了。

“我想要用它的枝條來煉製寶器。”

看著張純一,六耳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聞言,張純一點了點頭。

“可以,但不是現在,這株打鬼柳的火候還是淺了一些,現在取其枝條煉器,想要煉成下品寶器都難,還是交給紅雲培育一番再說吧。”

沉吟了一會兒,張純一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聽到這話,思考了一下,覺得是這個道理,六耳點了點頭。

而得到張純一傳出的訊息,裹挾著快哉風,紅雲很快就出現在了竹園之中。

不斷打量著打鬼柳,紅雲越看越滿意。

“紅雲,這株打鬼柳就交給你了,找一個合適的地方將它種下吧。”

聽到這話,紅雲先是高興的點了點頭,然後又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龍虎山天地靈機最濃鬱的地方自然是血河秘境,靈機達到了六品,但那裡是閉關之所,而且也不適合種植靈植,然後就是它的百草園,可這株打鬼柳份數於陰,同樣不適合種植在那裡,否則其他靈植很容易出問題。

小腦袋不斷轉動,久久無果,紅雲的心情越來越煩躁,白裡透紅的身軀漸漸染上了一抹烏黑,有向烏雲轉化的趨勢。

嗬,看到這樣的一幕,有些看不過去了,六耳發出了一聲低吼。

聞言,明白了什麼,喜笑顏開,紅雲的身軀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紅。

呼,喚來快哉風,裹挾起打鬼柳,紅雲的身影瞬間消失不見,它的煩惱總是來得快去的也快。

看到這樣的一幕,臉上的笑容一閃即逝,不發一言,幾個大跳,六耳離開了飛來峰。

看著這樣的紅雲和六耳,搖頭失笑,張純一轉身走進了煉丹房之中。

丹經的編撰已經接近尾聲,在這一個過程中,他對於煉丹也有了新的感悟,恰好開爐煉丹印證一下。

“就煉一爐歸元丹吧,紅雲、六耳、無生都用的上。”

呼,赤色的火光升騰,相比於之前,現在的張純一煉起四品寶丹來更多了一分從容。

時間流逝,一晃就是三月。

隨著觀瀾宗將自己在雀尾道的暗手不斷收回,隨著老牌家族劉家被龍虎山連根拔起,原本還有些暗流湧動的雀尾道瞬間安靜了下來。

飛來峰山頂,一株打鬼柳紮根於此,而鎮獄冥虎石則宛如一隻黑虎一樣橫臥於樹下,兩者之間隱約有一絲氣息勾連在一起。

相比於之前,這一株打鬼柳長得越發茂盛了,原本不過一丈的身軀現在已經高達十丈,絲絛下垂,隱約間形成了一個華蓋。

這裡麵既有紅雲催熟的功勞,也有鎮獄冥虎石的影響,與打鬼柳類似,鎮獄冥虎石同樣份屬於陰,在它的氣息浸染之下,這一株打鬼柳長勢越發喜人。

盤坐於冥虎石之上,種種丹道經意彙流,輕車熟路,張純一的意識進入到了天君爐之中。

“也不知何時我才能真正動用這天君爐?”

一念泛起,張純一闖進了純白火幕之中。

一個時辰之後,張純一再次睜開了雙眼,與此同時,太上丹經卷五的傳承已經沉澱在了他的神魂深處。

相比於之前的四次考覈,這一次的考覈隻能用水到渠成來形容,按部就班,冇有任何的波瀾,張純一就通過了這一次的考覈。

“喚魔丹。”

輕聲呢喃著,張純一的眉頭皺了起來。

太上丹經卷一附贈了萃靈丹、萃妖丹、養神丹三種丹方,卷二附贈了丹王食氣訣,卷三附贈了辯藥術,卷四附贈了逆丹訣,而卷五則附贈了一種名叫喚魔丹的丹方。

“以丹為餌,模擬陰神成就的氣息,釣天外之魔,這種丹藥還真是詭異。”

“最為關鍵的是這種丹藥的主藥竟然是陰神修士的殘魂。”

仔細揣摩著丹方,張純一的眉頭越皺越緊。-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