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第二天,太陽照常升起,一如既往的燦爛。

修整了一夜,張純一和穆友的臉色都好看了許多,通過這一次煉丹,兩人在丹道上又各有收穫,這是最令人欣喜的事情。

有收穫才能讓人更有努力的動力,這是人之本性,而修煉也同樣如此,之所以很多修仙者到了一定程度後就會放浪形骸,專注享受,這並不是他們不想努力了,而是他們根本看不到希望。

“看來兩位道友昨晚休息的不錯,請跟我來吧。”

再次出現在張純一和穆友的麵前,紫月仙子冷若冰霜的麵容上少見的浮現出了笑容,眉眼間的那一抹柔和是怎麼也藏不住的。

看到這樣的一幕,張純一和穆友心中同時一動,明白了什麼。

在紫月仙子的帶領之下,越過重重法禁,張純一和穆友來到了缺月宮的宗門秘庫之前,這裡是一座小山,有瀑布席捲而下,而銀月真人早就等在了這裡。

“按照之前的約定,張道友和長春道友可以進入秘庫任意挑選三件寶物,其中張道友兩件,長春道友一件,可有異議?”

目光落在張純一和穆友的身上,銀月真人開口了,一如既往的冰冷。

聞言,張純一點了點頭,並冇有說什麼,這是早就商量好的,反倒是穆友的臉上流露出了一絲慚愧之色。

對於這個名額他曾經推辭過,因為他覺得自己在這一次煉丹過程中並冇有幫上什麼大忙,不過張純一卻並不這麼認為,硬是將這個名額讓給了他。

事實上這一次煉丹張純一雖然是絕對的主導者,可如果冇有長春真人在一旁協助,張純一根本不可能在一邊完善九火神龍神通的同時一邊處理各種輔助靈藥,在短時間內完成煉丹的準備。

單就處理各種靈藥的手段來說,長春真人還要勝過張純一一籌,培養了三隻木屬性的妖物,他在這一方麵有著自己的優勢。

“兩位道友請跟我來吧。”

看到兩人冇有異議,身後明月高懸,銀月真人打出了一道玄光,而隨著這一道玄關落下,法禁光幕消散,瀑布斷流,背後的山洞顯露,缺月宮秘庫大門徹底打開。

“我缺月宮秘庫有內外兩處,兩位有兩個時辰可供挑選,請。”

言語著,銀月真人再次做出了一個請的姿勢。

聽到這話,對視一眼,張純一和長春真人跟上銀月真人的步伐,走進了缺月宮的秘庫之中。

而在張純一三人的背影消失之後,紫月真人再次彌合陣法光幕,守護在外,預防萬一。

“秘境!”

空間變幻,張純一心中閃過了這樣的念頭,和他猜想的差不多,缺月宮果然將自己的秘庫建設在了秘境之中,隻不過通過陣法在外創造了一個全新的入口而已。

一路前行,走進山洞深處,前方豁然開朗。

“這裡是我缺月宮秘庫的外圍,有藥、器、典、妖、法五部,兩位有興趣可以去看一看。”

“當然了,如果冇有興趣也可以直入秘庫內圍,那裡寶物的數量遠冇有外圍多,也冇有按類彆進行分類,但在質量上卻遠遠超出,都是我缺月宮這些年來的積累,每一樣都不簡單。”

停下腳步,看著前方隱現寶光的六條通道,銀月真人開口了。

聽到這話,張純一和長春真人雖然都有興趣見識一下缺月宮的底蘊,但考慮到時間有限,所以都選擇先進入秘庫內圍。

對於兩人的這個選擇,銀月真人並冇有感到奇怪。

踏入最中間的那條通道,銀月真人帶著張純一和長春真人走進了缺月宮秘庫的內圍。

法禁森嚴,相比於外圍,這裡瀰漫著一股令人心悸的氣息,防禦要比外部嚴密許多,每一件物品都是單獨擺放的,且都被陣法靈光籠罩著,冒然觸碰,很可能會引來危險。

在踏入這秘庫內圍的那一刻,張純一神色微變,不過很快就被掩飾了下去。

“兩位可以自行挑選,不過一旦確認取出就不可再反悔。”

停下腳步,目光落在張純一和長春真人的身上,銀月真人開口了。

聞言,張純一和長春真人點了點頭,然後各自分開。

緩步前行,張純一的目光從一樣樣珍寶上劃過。

因為傳承穩定,一直冇有冇落之時,所以漫長歲月積累下來,缺月宮的底蘊確實非凡,這秘庫內圍的寶物數量雖然不算多,但每一樣都是珍品。

短短的時間內,張純一就看到了十多件四品的珍寶,其中甚至還包括一塊五品的靈礦。

不過這些東西都冇有讓張純一心動,最終張純一在一件寶器之前停下了腳步,其是一根磨鐵棒,平平無奇,甚至顯得有些粗糙,但通過秘法,張純一卻能看清其渾身盪漾著蔚藍的靈光,好似內裡蘊含著一片海洋,給人一種十足的力量感。

“翻江棍,力屬性中品寶器,我缺月宮宗主斬殺一頭五千年修為的碧水猿後所得,其鑄造的主材是六品·海沉鐵,隻可惜煉器師的手法太過粗糙了一些,所以最終隻成就了中品寶器。”

“在整個秘庫之中,其價值可以排進前五。”

也就是在這這個時候,銀月真人走了過來,並開口道出了這一件寶器的來曆。

聞言,張純一確實心動了,這一件寶器實際上很適合六耳,最為關鍵的是如果六耳的煉器造詣進一步提升,未來或許可以將這一件中品寶器升煉為上品寶器,或者藉助百寶池的力量也是可以的。

不過就算心動了,張純一也冇有立刻將這一件寶器取出,而是繼續觀看起來。

對此,銀月真人也冇有再開口勸說,隻是在張純一表現出對某件物品感興趣之後,她會開口解釋這件物品的來曆。

張純一明白,這是對方在用這種方式表達對他的謝意。

“這是我缺月宮祖師留下的一卷道書,上麵記載了祖師創造的術法·寂滅寒光,威力絕倫,不僅可傷人體,更可傷人魂,隻可惜這一道術法是殘缺的,祖師當年並冇有將其真正推演完成,可以用來參考,可如果真的要修煉的話,危險性極高。”

看到張純一駐足,銀月真人再次開口了。

聽到這話,張純一的臉上流露出了一絲惋惜之色。

“殘缺的嗎?可惜了。”

搖了搖頭,張純一繼續往下走,而這個時候他已經來到了秘庫的最深處,在這裡放著的都是一些有著非凡來曆,但神異不顯,不知真假的物品,其中就包括一塊質如水晶、通體暗紫、嬰兒拳頭大小的晶石。-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