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呼,不知何時,灼熱的氣息開始悄然瀰漫。

“閣下真的不準備接受我的道歉?”

大陣內,臉上的笑容僵硬,看著始終不發一言,臉上帶著玩味笑容的張純一,毒鳩道人的心沉了下去。

“我知道閣下實力強悍,但我這護島大陣同樣不簡單,強行為之,閣下就不怕磕碎了自己的牙嗎?”

冷冽的目光注視著張純一,知道事情難以善了,收起了所有的諂媚,毒鳩老人的態度變得強硬起來。

看到這樣的一幕,張純一點了點頭,這一刻的毒鳩老人倒有了幾分陰神修士的模樣。

“我很想看看你作為依靠的烏龜殼到底有多硬,是不是真的敲不開。”

言語著,眉心生光,十隻渾身縈繞著純質陽炎的金色火鴉出現在了張純一的身邊。

“去。”

伸手一招,十隻火鴉啼鳴,合而為一,化作一隻巨大的火鴉王裹挾著無邊火海向著毒鳩島衝擊而去,遠遠看去,就好似一輪墜落的太陽。

“冇用的。”

金色照耀天地,如驕陽橫空,看著那席捲而來的火海,毒鳩老人雖然麵色沉重,但並不慌亂,這一擊很強,但依舊冇有超過黃沙陣的極限,甚至危險程度還比不上剛剛的那一劍,畢竟那一劍的力量凝練到了極致,遠不像這火海分散。

轟,火鴉啼鳴,烈陽墜落,刺目的光輝迸發,刹那間天地間隻剩下燦爛的金色,熾熱的火焰如同浪潮般以毒鳩島為中心向周邊席捲而去。

咕嚕嚕,遇水不滅,金色火焰席捲周邊上百裡,海水被煮沸。

“我說過你殺不了我,隻要你願意罷手,我依舊會履行之前答應的條件。”

黃沙依舊,站在古陣之下,無視了那股灼熱,看著張純一,毒鳩老人再次開口了。

聽到這話,張純一淡漠的神色冇有任何的變化。

就算是他也不得不承認毒鳩島的這一座黃沙古陣的防禦力確實足夠強悍,那怕以紅雲和赤煙為憑依同時進入妖化狀態,他也冇有能力將其一擊擊破,可想要殺人也並不是一定要破開大陣才行。

“你既然喜歡躲在這層烏龜殼裡,那麼就在裡麵沉眠吧。”

看著臉上有著一絲得意之色的毒鳩老人,張純一開口了,話語中有著讓人心底發寒的平靜。

與此同時,悠長的龍吟聲響起,隨著張純一揮動衣袖,九條鱗甲猙獰的火龍自虛空中悄然浮現。

吼,龍吟驚世,地火上湧,九條火龍舒展龍軀,盤旋在毒鳩島的上空,也就是在這一刻,空間扭曲,一個無形的罩子成型,將毒鳩島完全籠罩其中,隔絕了內外。

張純一之前驅使火鴉煮海為的隻不過是讓九火神龍施展出來更加舒暢而已。

“龍,真龍!”

感受到那股煊赫的龍威,毒鳩島弟子心神動搖,身處南海,他們對於真龍的可怕有著更清楚的瞭解。

“隻不過是術法而已,慌什麼慌。”

內心慌亂,滿臉陰沉,毒鳩老人揮手將幾位失態的弟子擊斃,他已經察覺到了不妙。

“也不知這一爐丹能不能成?”

以九火神龍籠罩毒鳩島,端坐在雲端,張純一手中捏出了一個丹訣。

下一個瞬間,鱗甲抖動,九條火龍頓時張口吐出了慘綠色的龍息。

九火神龍這一神通的根基是九條地底火脈,單純以殺伐而論,最與其相配的靈火併不是六品·純質陽炎,而是五品·地肺毒炎。

因為地肺毒炎的誕生與地底火脈息息相關,九火神龍能將其威力催發到極致,產生一加一大於二的效果。

地火灼燒,那怕有著大陣守護,毒鳩島也立刻成為了一個灼熱的大火爐,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股發自內心的惶恐。

“所有擅長水法的弟子立刻運轉水係術法。”

看到這樣的一幕,毒鳩老人的心徹底沉了下去,但他並冇有束手待斃。

運轉術法,穩固大陣,毒鳩老人儘可能的隔絕著那股灼熱,但效果並不明顯。

“我有大陣作為依憑,隻要堅持下去,他一定耗不過我,這種程度的力量就算是中位陰神也絕對無法長時間維持。”

看著盤旋於毒鳩島上的九條火龍,毒鳩老人不斷堅定著自己內心的信念,可他不知道的是九火神龍以地氣為根,最恐怖的地方就在於其永續性。

時間流逝,一晃就是三天。

火龍舞空,神采奕奕,不斷噴吐著毒炎,大陣的光輝已經暗淡到了極致,有幾分搖搖欲墜之感,而此時此刻毒鳩島上更是死寂一片,除了毒鳩老人以及他的妖物綠皇鳩之外,毒鳩島上已經冇有任何的活物,包括所有的植物都已經枯死,這裡已經成為了一片真正的死寂之地。

地肺毒炎既然沾上了一個毒字,自然有著非同一般的毒性,時間一長,那怕是有著大陣阻隔,毒鳩島的修士依舊難免被其詭異的火毒侵蝕。

“道友,我願降,我願意為道友當牛做馬,還請道友放我一條生路。”

大陣內,嘴脣乾裂,頭髮已經枯黃,氣息萎靡到極點,毒鳩老人開口求饒了,他的眼神不複當初的狠辣,其中滿是哀求,在九火神龍的籠罩之下,他的種種逃跑手段都失去了效力,這些天他不止一次嘗試逃跑,可都失敗了,這讓他不由心生絕望。

曾經毒鳩島是他的依仗之地,在此,他無懼任何人,現如今卻成了他的牢籠,不久之後或許還會成為他的墳墓,將他埋葬於此。

對此,張純一充耳不聞。

“火候差不多了,該投入其他輔藥了。”

心中念頭轉動,張純一從雲端扔下了一株又一株的靈藥,這是他之前收集好的。

吼,震耳欲聾的龍吟聲響起,隨著張純一扔下靈藥,九條火龍再次噴吐出了熾熱的毒炎,熔鍊藥力。

第九天,萬籟俱靜,大陣的光幕早已被灼穿,九火神龍盤旋,無形的力量籠罩,毒鳩島已經徹底化為了焦土。

“火候已足,合丹。”

當海平麵上第一縷陽光出現的那一刻,手捏丹訣,張純一再次催動了九火神龍。

啊,飽受毒炎灼燒,一道殘破的陰神忍不住發出了淒厲的慘叫,其麵容扭曲,有幾分毒鳩老人的模樣。

以其為主藥,種種靈藥合流,一顆宛如黑珍珠的丹藥悄然成型,正是五品寶丹·喚魔丹。

“成了。”

臉上露出一絲笑容,伸手一招,張純一將那一顆喚魔丹捏在了手中,九日辛苦,終有所得。

打量了一下,將喚魔丹封入丹瓶,張純一將九火神龍收入赤火爐內,在火獄之中得到孕育,這九條地底火脈的力量還會不斷增長。

呼,狂風捲起,在九火神龍被散去之後,紅雲將一個收妖袋和綠皇鳩的妖屍送到了張純一的麵前,這是張純一特意保留下來的,否則在九火神龍噴吐毒炎不間斷的灼燒之下,這兩樣東西早就化作灰燼了。

“走吧。”

將這兩樣東西收起,看了一眼已經化作焦土的毒鳩島,喚來快哉風,張純一的身影消失不見。

而在張純一離開之後,一個浪花打來,毒鳩島轟然崩塌,化作砂礫,沉入了海水之中,這九天裡它已經被九火神龍抽乾了地氣。

------題外話------

今天就兩章-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