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海底,秘境,天鵬真人將自己的洞府建在了這裡,一共有八個出口。

無形的力量流轉,分開海水,看著敞開的秘境大門,張純一走了進去。

嗡,空間變幻,一片陰沉沉的天空映入了張純一的眼簾。

“環境還真是惡劣。”

狂風呼嘯,電閃雷鳴,看著眼前的這片天地,張純一發出了一聲感歎。

這一處秘境就好似一片未知的海域,自然環境十分惡劣,颶風、海嘯、雷暴這類災害性的氣候時有出現,一旦被捲起其中就算是修仙者也不會好受。

而天鵬真人則將自己的傳承留在了一座座小島之上,當然了,除了這些傳承之物外,那些自然生長的靈藥也是修士們追求的目標。

雖然說這個秘境靈機濃度比外界高的有限,但經過漫長歲月的生長,還是有不少珍品靈藥出現的,隻不過這些島嶼上大多有陣法守護,想要得到上麵的東西並不容易,甚至不少島嶼上還被天鵬真人留下了致命的陷阱。

“這一處秘境看似普通,實則非常特殊,這裡的島嶼都是可以移動的,甚至可以沉入海底,就算多次闖入,修士也很難確定準確的路徑。”

揮手,將一道落雷驅散,看著海麵上隱隱約約可見的小島,張純一心中的念頭不斷轉動著。

確認了一個方向,張純一的身影消失不見。

“這一方秘境本身就被一道天然形成的大陣籠罩著,移動的島嶼、各種災害性的氣候都由此而來,而天鵬真人本身應該也有著不弱的陣法造詣,他後期的佈置更是讓這一方秘境變成了十足的險地。”

對照寶圖,親臨實景,張純一心中有所明悟。

“按照寶圖上的記載來推算,這個時間點天鵬真人專門用來培育靈藥的靈島應該會在這裡出現。”

風聲呼嘯,張純一的身影顯化了出來。

不多時,海水翻滾,一座島嶼從水麵之下浮現了上來。

不過在看清島嶼上麵的情況之後,張純一沉默了。

島嶼上的陣法早已被攻破,一片狼藉,曾經的靈藥園早已被毀去,不要說成熟的靈藥了,就連一株靈藥苗都冇有剩下。

“萬修遠說當初得到傳承寶圖之後,隻有他一人掌握了全本,其他三人各自掌握了一部分,但現在看來,這殘破的寶圖資訊應該被彙聚到了一起。”

雖然心中有所預料,但真的看到這樣的景象的之後,張純一的心中依舊忍不住泛起了波瀾。

當初萬修遠以及另外三位散修一起冒險得到了這一張寶圖,相約一起來探索,其中萬修遠的修為最高,另外三人都隻是鎖二魄的修為。

為了安撫另外三人,萬修遠將寶圖的資訊一分為三,分彆告訴了三人,自己則掌握全圖,隻可惜他們終究是高看了自己,小看了這一方秘境。

那怕有著寶圖作為指引,他們也無力探索這一處秘境,能得到的收穫寥寥無幾,後來訊息走露更是為他們招惹來了殺身之禍,萬修遠還算是比較幸運的,遠走大離王朝,勉強保住了自己的性命。

“去其他地方看一看吧,希望能有漏網之魚。”

發出一聲歎息,對照了一下寶圖,張純一的身影消失不見。

在接下來的兩個月裡,張純一的身影在這個秘境的多個角落出現,可收穫卻十分慘淡,他根據寶圖找到的島嶼基本上都是空空如也,其中可能孕育的寶物早已被其他人取走了。

馮家、許家、鯨王宗手中掌握的資訊或許冇有他手中的齊全,但這三家都是陰神勢力,各有底蘊,手段不俗,更不用說後來還有那麼多的修士進入了這裡,其中並不缺乏陰神修士,在這些人一波又一波的探索下,這一處秘境能剩下的東西還很多纔是真正的奇怪。

“七十二地煞之一的巽風煞,可惜了。”

再次來到一座小島上,看著眼前空蕩蕩的煞坑,張純一發出了一聲歎息。

這是寶圖上標註的一座小島,趕來之後張純一才發現這座小島上孕育了一條煞脈,雖然體量不大,隻是微型,但卻是七十二地煞之一的巽風煞,十分難得,隻是可惜的是在他趕來之前,這條煞脈就已經被修士采集完畢了,隻留下一點氣息縈繞不散。

“天鵬真人留下的東西大多不凡,看來真的和傳聞一樣,他已經成就了上位陰神。”

收回目光,張純一心中的念頭不斷轉動著。

當初得到萬修遠獻上的寶圖的時候,張純一實際上並冇有太過在意,畢竟寶圖上雖然標註了不少的島嶼,但並冇有標註具體的寶物資訊,但現在看來還是他小看了這位天鵬真人。

從這位天鵬真人留下的種種寶物來看,其修為必然不俗,十有**是上位陰神,甚至有可能在這條路上走出了極遠的距離。

也正是因為如此,這一處遺蹟的訊息在走漏之後纔會引來如此多人的關注,也就是馮家、許家以及鯨王宗的動作夠快夠果決,要不然因為這一處秘境很可能爆發更多的爭端。

但就算是這樣,馮家、許家和鯨王宗後來也不得不放棄了這一處到手的秘境,將其對外開放。

“最多再逗留一個月,如果再冇有收穫,我就該離開了。”

寶物固然動人心,但張純一心中的目標依舊十分清晰,並冇有一定要在這裡找到珍寶才甘心。

經曆了這麼長時間的開發,這一處遺蹟十有**已經被人挖掘乾淨,要不然這一處遺蹟現在也不會隻剩下一些散人境修士還在探索。

與其在這裡浪費更多的時間,張純一寧願返回龍虎山修煉。

心中念頭轉動,張純一的身影消失不見。

半個月後,天鵬秘境突然異動。

“這是怎麼回事?”

天地在搖晃,察覺到這突如其來的變化,張純一眉頭微皺,不過不管他怎麼探查,都冇有發現異變的源頭。

一時三刻,秘境再次恢複了平靜,這一次異變來得快,去的也快,而就在這個時候,張純一散發出的感知被觸動了。

“這是···”

身形消散,當張純一再次出現的時候,他已經來到了一座小島之上,這座小島是剛剛出現的。-endcontent